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古阳微微点头,示意手下把箱子搬进屋里,待办妥,古阳对着柳瞳躬身:“王妃,古阳告退。”

柳瞳点点头,待人走后,主仆两个走进屋子里,舒儿跑过去把两个箱子打开,望着一箱闪闪发光的首饰和一箱华丽高贵的衣裳,舒儿惊叫出声:“哇,小姐,这些东西好贵重啊,王爷真的是要送给小姐的吗?”

对比舒儿的惊叹,柳瞳的表情却是无比不屑,讪讪地说道:“他又想搞什么!”

而如儿听见柳瞳的话,立刻严肃起来,想起古阳刚刚的话,紧张地问道:“这下糟了,小姐,王爷要小姐表演才艺,那不是要让小姐你出丑吗。”对上柳瞳的疑惑,舒儿解释道:“小姐琴棋书画样样不行,更何况是才艺了,奴婢还以为王爷变好了,原来是另有目的啊,小姐,你说这怎么办啊?”

看着舒儿紧张的神情,柳瞳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哦,是这样啊。呵,丫头,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小姐我那么没信心啊,哈哈。”哼,南宫景,你尽管放马过来吧,擦亮你的眼睛看吧。

舒儿紧张的心在看见柳瞳眼里闪着的光芒,也稍稍放下了,是啊,相信小姐就对了,舒儿在心里默念着。

……

南宫阳从宫中回到府里,此刻正坐在大堂,举着酒杯把玩着,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抬头望向烈风,含笑说道:“烈风,你猜,今天早朝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舞枫见南宫阳脸带笑,看来心情很好,问道:“阳,我猜不出来,你明说吧,什么事情让你那么高兴啊?”

“哈哈!确实是一件高兴的事。”大笑两声,南宫阳接着说道:“今天,景在大殿上顶撞父皇,惹得父皇很是生气,哈哈。“

烈风听了,问道:“哦,为了什么事顶撞皇上呢?”

“烈风,你还记得吗,上次父皇为我们俩赐婚,当时景得知自己要与柳丞相之女婚配,而要与夏咏荷婚配的人是本太子之时,景不是跑去找父皇,说是打死不愿意迎娶柳瞳进门吗,当时差点将父皇气昏,若不是父皇以剥夺权利要挟景,我看景是绝不会屈服的,哈哈。”南宫阳悠悠说道。

烈风点点头,道:“是啊,那时候真是挫了南宫阳的锐气。不过,那件事跟这事有什么关联吗,莫非,南宫景这次又是因为那事而顶撞皇上吗?”

南宫阳摆摆手,说道:“不,不是跟那事有关,不过,若是没有之前的事,也就不会发展出这件事了,哈哈。说来,也真是巧啊。”

“那也是阳你聪明,在半年前丧母之时,懂得利用皇上对你的愧疚,适时向皇上请旨赐婚,事情才会发展得如此顺利啊。”烈风说到此事,抬眼望了南宫阳一眼,发觉南宫阳神情的悲伤,知道触及了宫阳的伤心事,立即转移话题:“阳,说说今天的事吧。”

南宫阳也稍稍恢复,清了清喉咙,答道:“嗯,就是下个月有一场才艺切磋,父皇要求本太子和景分别携带正妃及侍妾前去表演才艺,而景煜竟当着众臣之面,扬言不带景王正妃柳瞳,还出言侮辱她,柳丞相当时脸都囧了,你说,父皇能不气吗。最后父皇只得对景煜下令,我看景现在肯定气愤到极点,哈哈。”

烈风听了,也露出得意的笑,又想起了什么,说道:“阳,那你没有侍妾,就只带太子妃去么?”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