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书房中,南宫景靠着桌子,手抚着下巴沉思着,看向站立一边的古阳,古阳一直都能帮我解决难题,这回这件事该不该问问他呢,可是关系到那个女人的事,又该如何开口问呢。

想了想,还是脱口说出:“古阳,柳瞳这件事你怎么看?”

古阳想了想,回道:“爷,古阳觉得这事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哦?怎么说?”南宫景心急地问道。

“爷,你进屋之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吗。”古阳说道。

南宫景想了想,进屋之时,被看到的情景气得都没时间去思考别的东西,更何况是闻到什么了,摇了摇头。

古阳见主子摇头,又说道:“古阳一进门就闻到了一种**香的味道,所以我猜想,王妃可能是被人迷晕陷害了。”古阳说完这话,察看着南宫景的神情,见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又继续说道;“再者,那名男子临被带走的时候,嘴里说着一句话,重复说的一句话;都是王妃勾引的。所以古阳就此认为王妃是冤枉的。”

听完古阳的描述,南宫景想了一会,说道;“那你猜会是谁想陷害柳瞳?”

古阳摇摇头,确实没有人有什么动机陷害柳瞳,她都被打入冷宫了,还有谁会这样做呢。“不如爷去审问一下那名男子,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古阳建议道。

“走,前往牢里一趟。”南宫景起身走出门,古阳紧跟其后。

来到牢里,侍卫将男子带到南宫景面前,跪倒在地,淡淡地扫了男子一眼,南宫景开口说道:“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男子心里一颤,唯唯诺诺回道;“没有人指使,是王妃勾引奴才的。”

南宫景一脚踹过去,愤怒地说道:“还敢撒谎,说,是谁指使,否则本王绕不了你。”

男子被踹倒在地,爬起身抱着南宫景的腿,喊道:“王爷,真的没有人指使奴才,真的是王妃勾引的。”古阳走过去推开男子,不让他玷污了自己的主子。

“还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啊,行刑。”南宫景怒吼道。

几名侍卫拿着刑具走进来,男子见状,眼色一变,拼命一咬牙,把舌头咬断了,两眼一翻,向后倒去。古阳向前探查,回身禀告:“爷,断气了。”

“该死的,把他的尸体拖出去喂野狗。”南宫景气极,怒瞪着地上的尸体,狠狠一转身,离开了地牢。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