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王爷驾到”,门外传来侍卫的通报声,景煜王来了。

嬷嬷做辑说道:“王爷来了,老身先行告退。”花菱点头同意。

南宫景今日仍然是一身月牙白色的长衫,还是那样冷酷潇洒,俊逸不凡。缓缓走进暖轩阁,花菱见南宫景人到,俯身行礼:“花菱恭迎王爷。”“爱妃起来,不必多礼。”南宫景扶起花菱。搂着雪灵走进内室,笑道:“府里那么多宫阁,本王还是觉得花菱你的暖轩阁最得本王心,每每来到这里,本王都不舍得离去了,呵呵呵。”

花菱也搂着南宫景,手轻轻抚摸着南宫景的胸膛:“花菱多谢王爷的抬爱,如果王爷不舍得走就不要走嘛,妾身也不舍得王爷走啊。”

“哈哈,花菱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南宫景笑声不断。

扶着南宫景坐下,花菱说道:“让妾身为王爷弹奏一曲。”说完走到古琴前,妩媚一笑,纤纤玉手轻抚着琴弦,弹奏着动人的乐曲。

南宫景沉醉在其中。想想花菱进府也有半年了,跟着柳瞳同日进来的。当日,正是南宫景与柳瞳成亲之日,南宫景因气愤,拜过堂之后,便撇下新房里的佳人,去到南彩国最大的酒楼,在那时便看见了百花楼的花魁,也就是花菱,见其在楼台上抚琴,神情与何采吟极为相似,心中对何采吟的思念之情被牵引出来,于是便买下了花菱,做了自己的侍妾,于同日带进了门,一方面是在羞辱柳瞳,另一方面又是为了一解自己对何采吟的相思之苦。

每每望着花菱抚琴,就好像是看着何采吟抚琴一般,所以南宫景并不是因为喜欢花菱而把她带入府的,而是以此来让自己从失去何采吟的痛苦中清醒过来,以此来慰藉自己的心罢了。

随着琴声停止,南宫景的思绪也回来了,望着花菱,欣喜地道:“不管是人、琴艺,都是本王所爱啊!”南宫景眼前看的人是花菱,心里想的人却是何采吟。是啊,吟儿不管是人、琴艺都是本王所爱啊。这才是南景煜真正想说的啊。

花菱听了这话,以为是在说她,高兴地往南宫景怀里依偎:“王爷真是太懂得妾身了,妾身倾尽所有去爱王爷,就只希望王爷能不辜负妾身就可以了,此生能永远常伴王爷身边,妾身死也无憾了。”

花菱说得感人肺腑,南宫景无言的拥抱着花菱。在心里叹了口气:本王知道你的心意,只是本王心中的位置早已有人占据了,实在无法全心全意去爱你,你还是静静陪在本王身边,就只是陪伴就可以了。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