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虽然她的舞不一定是很完美的,可她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和顾子渊一同合作,得到那么多人的注目,她已经很满足了。

顾子渊紧接着眯起了眼睛,盯着她看:“说起来,我竟不知道容儿还能将剑与舞结合起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容儿,你身上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只见白容俏皮地眨了眨眼,神秘地卖起关子:“你以后都可以慢慢知道,急什么。”

不过她之所以这次能应付自如,当然也因为自己样样都好奇的性格了。

现代的时候,她对很多没有接触的事物都很感兴趣,为了丰富自己的阅历,同样也是为了丰富生活,她专门去找老师学了不少民族舞,虽不至于出类拔萃,倒也算精通如常。

而先前跟着顾子渊练习武功和练剑的时候,也锻炼了自己的柔韧度,所以今夜为了给顾子渊一份惊喜的登基礼物,她也是突发奇想,将剑和舞蹈融合了起来。

效果自然是比她想象中的更要好了。

“对了,我想把潘婆婆接回来,你觉得如何?”

顾子渊会询问白容的意见,是因为他担心自己一个人的想法就决定了潘婆婆的去处,可能会不太妥当。

他是希望潘婆婆留在他身边的,这样他可以更好地保护她。

想了想,白容斟酌着道:“我觉得潘婆婆不会拒绝的,毕竟她是一直照顾你的亲密之人,你现在当了帝王,身边多一个可信可用的心腹,也是有助于你的。”

点点头,顾子渊又道:“也是,而且潘婆婆等了那么久,藏了那么久,为的就是看着我重登皇位的这一天,如今实现了,她功不可没,我必须风风光光迎她回宫。”

“她一直都为你而自豪。”白容对他笑道,“我同样也是。”

两人深深对视,其中的感情不用言语,也足以表达互相的情深。

顾子渊派了人连夜赶去往潘家县。

当潘婆婆知道顾子渊的事迹后,又惊又喜,更多的是一种欣慰:“子渊,不,殿下他终于成功了,他没有辜负先帝啊,他如今终于得到属于他皇位上了。”

她看着苍天,再回想当初发生的政变,她

带着顾子渊逃亡,一路到现在顾子渊登基为王,仿佛做梦一般。

派遣前来接潘婆婆的大人不敢有所怠慢:“潘婆婆,陛下如今正等着您回京与他团聚呢。”

顾子渊作为新帝登基,又派了一队阵仗人马过来接潘婆婆的事情,早就如同旋风一般卷遍了这个小县城,潘大宝家也是透进了风声。

“顾子渊他,他真的当上皇帝了?”潘大宝难以置信,他没想到顾子渊有那么大的能耐,居然摇身一变从毛头小子变成了当今的皇帝!

再回想当初他对顾子渊百般刁难和陷害的种种事,潘大宝浑身冒出了冷寒,开始发起抖来。

而王兰儿也慌了,开始怪潘大宝:“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之前那样待他们,他会不会把我们都抓起来关进牢里?我不想坐牢,潘大宝你快想想办法啊!”

她怕死怕累,一点也不想跟着潘大宝受罪。

潘大宝踉跄着,险些摔了个狗吃屎,他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去找姑姑求情,我可是她的侄子啊,她一定会心软帮我的。”

可等他赶到过去,潘婆婆早就不在了。

潘大宝追问还未散去的围观者:“我姑姑呢?”

“潘婆婆早就跟着那些皇兵的人马走了,嘿,多风光啊,潘婆婆以后都可以享尽皇福咯。”

“依我说这顾子渊当初在潘家县就是最不同常人的,瞧瞧,不一样吧,人家可是真龙天子,不像有些人,一辈子就只能是一坨烂泥巴,谁爱扶谁去。”

扑通一声,潘大宝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晚了,一切都完了,我潘大宝完了啊。”

京城。

浩浩荡荡的人马将潘婆婆送进了皇城,顾子渊和白容早就在城门准备好迎接她的到来。

潘婆婆一下车,激动无言地拉着顾子渊的手,顾子渊温声道:“婆婆,欢迎回来。”

眼眶猛地湿热起来,潘婆婆热泪盈眶:“是啊,时隔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回来这里了,没想到我临终之前还能有那么一天,老婆子我当真是死而无憾了。”

“潘婆婆,你不老,你还能活很久,我和子渊也会陪着你的。”白容微笑道。

子渊点点头:“对,婆婆,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你不必再伤怀了。”

听此,潘婆婆无语凝噎,此刻她不需要再说些什么,这些年来她心中的期盼和夙愿,都已经如愿以偿了,剩下的,就是默默在顾子渊身后扶持,见证他即将创造的辉煌。

安置好了潘婆婆后,宁舟后脚就进了皇城来,他一见到顾子渊,连忙行礼:“参见陛下。”

顾子渊见他这幅诚惶诚恐的样子,笑了笑:“现下也没有旁人,你就按往常那样叫我罢。”

随后白容又道:“宁舟,我下午正要去找你呢,你怎么先过来了。”

犹豫了半晌,宁舟还是说了出来:“是这样的,我瞧着你这边都没什么事,正想着回去潘家县继续做我的小老板,这不,就过来跟你们打一声招呼。”

白容试着劝他留下:“你既然都来京城那么久了,怎么不索性留下来?”

她在京城有一些未发展完成的商业,还想着能和宁舟一起在京城闯出一片名堂来呢。

闻言,宁舟还是摇摆不定,顾子渊见状提出:“留下来吧,我可以给你个一官半职,你也算是可用之材,假以时日,定有杰出之举。”

一听这厚礼,宁舟忙表示担待不起,他连连摆手:“免了免了,实在是我心性不在朝廷中,无心也无力啊,何况我也不喜被皇城里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束缚,实在不好意思,多谢顾大哥的好意了。”

顾子渊接着又提了别的法子:“那不如你就当个异姓小王爷,既能让你蒙受皇恩庇护,又能逍遥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何?”

现下新皇登基,很多眼线都在盯着顾子渊,包括他身边的人,虽然宁舟并没有很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但还是会被人查出他这个人来。

目前前朝是很安稳,并无波澜,可顾子渊并不能保证以后的时局不会有所动荡,如果放任宁舟在外,唯恐会对宁舟不利,同时也会对顾子渊的判断不利。

但若是给宁舟冠上一个皇亲国戚的名号,也就没有人敢轻易动他了,不仅是一种瞻长顾远的保护,也是为了不让白容为此忧心。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