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来人,备马!”纳兰元述朝亲卫喝道:“本官要踏平朝天观!”

陈辩阻止道:“纳兰大人,如今中堂大人失踪。您最好还是坐镇衙门,统御四方为好。白莲教这群祸害,就由我和黄师傅去料理了吧。”

黄飞鸿点了点头,赞同陈辩的看法。

对于白莲教这群装神弄鬼,欺骗百姓的家伙,黄飞鸿对他们本就没有丝毫好感。现在确定是这群家伙绑架了张之洞,黄飞鸿更是觉得他们死不足惜。

国难当头,不思报国,反而胡作非为,该杀!

纳兰元述沉吟了片刻,朝陈辩两人抱了抱拳,说道:“那就有劳两位了。”

夜色渐暗,花城中的灯火渐渐亮了起来。

位于花城城东南的神奈会馆之所以能成为花城著名的销金窟,是因为它是唯一一家有着扶桑特色的高档会馆。这里向来是花城洋人们最爱去的地方,也是他们后半夜社交的不二之选。

此时,神奈会馆后院的一处密室中,川岛小姐与一名面容粗豪的男子相对而坐,似乎正在商议着什么。

“统领大人,张之洞那家伙还没有松口吗?”

被称为“统领大人”的男子正是扶桑神奈社大统领服部一郎,他奉扶桑军部的命令秘密潜入花城,为军部的计划做准备。

服部一郎把玩着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摇摇头说道:“雪姬,张之洞是清廷仅有的几个抵抗派之一,他不可能松口的。”

川岛雪姬苦恼地说道:”大统领,那该如何是好?张之洞不松口,只要刘永福的黑旗军出现在战场上,我扶桑海军即使是胜也只是惨胜,军部诸位大人要的并不是这个结果。“

“实在不行的话,”川岛雪姬咬牙狠声说道。“我们就把张之洞带到军舰上作为人质,我看看到时候刘永福敢不敢置张之洞的生死于不顾!”

最毒妇人心,要知道,刘永福是张之洞启奏清廷方启用的,张之洞算得上是刘永福的“?相”。川岛雪姬这条计策,却是把刘永福放到了火上烤。

服部一郎摆了摆手,说道:“雪姬,你刚到中国不久,有些事情你还不了解。中国这个地方,说起来奇怪。越是太平年间,内斗越是激烈;反而到了国破家亡的危急时刻,却是有无数能人志士涌现,奋不顾身,以死报国,譬如屈原、文天祥等等。张之洞、刘永福这二人也属此类。

雪姬,你若把张之洞带到军舰上,我敢说,刘永福还真敢做出那种事来。所以,我们最重要的是找到那枚金印。有了金印,我们就可以伪造张之洞的书信,把黑旗军引到我方布下的陷阱里。到时候,没了黑旗军,我大扶桑海军攻打台州就易如反掌。“

黑旗军是清廷屈指可数的强军,若是能将其一举坑杀,对于整个扶桑国的计划来说可算得上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自己说不定能够借此再上一层楼。

川岛雪姬说道:“我们并没有在张之洞身上搜到金印,总督府内的暗线也传来消息说总督府内也没有发现金印。统领大人,我们似乎把一个人给忽视了,那就是上官傲。他是张之洞的亲兵统领,属下想,这金印十有八九是在他的身上。”

两人正说着,忽然密室的门被敲响了。

一名黑衣男子走了进来,说道:“统领,副统领,监视总督府的二组传来消息,黄飞鸿带人朝着朝天观去了。”

服部一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退下吧。”

“嗨!”

黑衣男子转身出了密室。

“雪姬,你去一趟朝天观,不要显露行踪,如果白莲教那些人挡不住黄飞鸿的话,”服部一郎将手向下一挥。“那就杀了他们灭口,不要让他们走漏了风声。那群蠢货,真以为我大扶桑的一万两银子是那么好拿的?那是他们的卖命钱!”

“是,大统领,我这就去办!”川岛雪姬站起身来说道。

服部一郎说道:“白莲教那边就拜托你了。”

等川岛雪姬出去以后,服部一郎沉思了片刻,按下了桌子上的一个铃铛。

过了不到五分钟,一名黑衣男子推门走了进来,躬身说道。

“服部统领,您找我?”

服部一郎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小泉君,一炷香之后,你带着你的一组人去总督府,找到上官傲,把金印带回来。记住,换上白莲教的那一身行头。“

“嗨,服部统领。”

小泉君躬身领命,退了下去。

…………

望着眼前的这座道观,大门上方的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朝天观。

“就是这里了吧?”

黄飞鸿喃喃说道。

“什么人?朝天观乃大师傅修行之地,无关人等速速离开!”

从道馆中走出两名身穿白衣白服的白莲教徒,看见陈辩和黄飞鸿站在观外,没好气的说道。

“我是什么人?”

陈辩看了一眼身旁的黄飞鸿,眼珠子一转,大声喝道:“我乃观音大士座下惠岸行者木吒是也,此乃我父托塔天王李靖!奉玉帝之名特来下凡降妖,叫你家大师傅速来迎接!”

陈辩识海中的万界珠微微跳了一跳,而后恢复平静。

“开什么玩笑?快滚!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见陈辩站在道观门口大放厥词,这两位白莲教徒又好气又好笑:“跑这里来装神弄鬼来了?快滚快滚!”

一名弟子“唰”的一声拔出背上单刀,对陈辩喝道:“滚!再敢胡言乱语,把你脑袋给砍下来喂狗!”

话未说完,陈辩欺身而上。

拳影翻飞,这两人已被陈辩打翻在地。

陈辩脚步不停,径直向朝天观深处走去。

见陈辩搞怪,黄飞鸿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陈辩方才在门口的大喝声已经惊动了不少人,两人没向前走几步的功夫,从朝天观院内“呼啦啦”走出了一群白莲教徒,约有十几人,为首的更是大声喊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本观!”

陈辩和黄飞鸿对视了一样,也不答话,拳脚并用,眨眼间这些人便被放翻在地。

黄飞鸿大喝道:“大胆九宫,竟敢擅立邪教,歪曲真言,还不速速出来领死!”

陈辩看了一眼黄飞鸿,这家伙玩cosplay是一把好手啊,入戏挺深,功力精湛,佩服,佩服!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