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顾天南送走凌苍雪回到紫霄宫,已是深夜。

独自走在洒满月光的熟悉山路上,顾天南抬头看了看满天星斗,只觉天地浩大,岁月无声,凡人不过渺小如蝼蚁,宿命之下的生离死别、悲欢哀乐,似乎谁也逃不过。

天意茫茫,眼前的一切是否已有定数?

顾天南心头如同这苍茫世间一般,仿佛结了一层寒霜,一股空落落的感觉突然袭来。

走回紫霄宫时,顾天南没有先回自己的居室,他转身走到东厢房处,拍了拍东苍阁普通弟子的房门,轻声喊道:“天阳,天阳,吃不吃夜宵?”

不多时,东苍阁二师兄赵天阳一边穿衣服一边打开了房门,他睡意惺忪,打了个哈欠,口齿不清道:“有酒有菜?”

“有!酒有烧刀子,菜有一荤两素,不过得先去厨房热一热!走走走,快跟我走!”顾天南热情异常,他一把搂过赵天阳的肩膀,半拉半拽把赵天阳拖出了东厢房。

“大师兄,你别说,我还真有点饿了!难得你有心!”被屋外寒风一吹,赵天阳顿时清醒了很多,他把白胖手掌拢入衣袖中,屁颠颠跟在顾天南身后。

半响过后,东苍阁大师兄的居室中传来一声狼嚎般的痛苦嘶吼,打破了小莲花峰安详静谧的夜色。

“菜得花钱买,油盐酱醋就不要钱吗?!”

北周王朝景初十六年冬,西北边陲的寒风呼啸着南下中原,云梦泽下了一场大雪,八百里水面冰封,起伏连绵的洞庭山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

鸿玄宗坐落于神州大地的南北交界之处,下雪并不多见,许多晚辈弟子们双手和脸颊被冻得通红,却都争先恐后跑出屋外,在亭台楼阁中寻一处适合赏雪的好位置。

肚子里有些墨水的弟子,就会文绉绉地吟上几句“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之类的雅致诗句,企图吸引来心仪师妹的目光。

读书少的弟子,则会给附庸风雅之人甩去一个白眼,腹诽一句“酸腐书生”,然后跑到漫天遍野的雪地中堆雪人,捏雪球。

譬如东苍阁二师兄赵天阳,此时他正蹲在雪地中,用粗壮的手臂拢起身体附近的积雪,准备堆一个跟自己一样白白胖胖的雪人。

大雪从昨夜一直下到了今日清晨,从不老峰到小莲花峰崎岖蜿蜒的山路上,积雪足能没过膝盖,大雪封路,凌苍雪应该不能来陪顾天南练剑了。

赵天阳转头看了看旁边一言不发正苦练拔剑式的大师兄,明显察觉到了顾天南脸上的失望神色,他站起身来跺了跺脚,抖落了一些黏在鞋底的积雪。

赵天阳模仿顾凡平时的姿态背起双手,慢慢悠悠踱到顾天南身边,咳嗽两声后压着嗓门说道:“为师平时是怎么给你说的,练剑必须心诚,心不诚于剑,剑必不诚于你。啧啧啧,看你这幅心不在焉的表情,又想媳妇儿了吧?就凭你小子这幅色眯眯的眼神,哪里成的了剑神?”

顾天南脸色一变,收起手中浣尘剑,俯身捡起一团雪,猛然塞进了赵天阳的后领中。

赵天阳龇牙咧嘴地一阵上蹿下跳,可惜碍于胳膊不长还很粗,他终究是没能掏出后背上那团透心凉的雪球。

赵天阳不甘示弱,撅起屁股抓起两团雪就朝笑容满面的顾天南追去。

顾天南、赵天阳兄弟二人自幼便在一起打闹嬉戏,如今也依然是手足情深。

就在这时,一道稚嫩清脆的男童声音从隐仙岩的石殿方向传来:“喂喂喂,你们两个游手好闲的笨蛋,那个漂亮姐姐今天不来了么?”

顾天南停下脚步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七八岁的稚童气鼓鼓地站在石殿门口,他左手牵着头壮如小山的健硕青牛,右手握着一支通体碧绿的竹笛。

这稚童头上挽着两个螺髻,身穿一袭青色棉袍,腰间系着一条枯黄草绳,明眸皓齿,眉宇间灵气飘飘。

顾天南微微楞了一下,这小童之前就来过隐仙岩看自己练剑,尤其他手里牵着的这头健硕青牛让顾天南记忆犹新。当时这青袍稚童一见到凌苍雪就格外亲热,几声稚嫩甜美的“漂亮姐姐”把凌苍雪逗得喜笑颜开,他便趁机扑倒凌苍雪的怀里撒了好一阵子娇。

顾天南以为这青袍稚童是附近村庄来山上放牛玩耍的孩子,给了他几块点心后就没在意。

赵天阳见眼前这七八岁的稚童出言不逊,于是故意板起面孔呵斥道:“呔!你这小娃儿懂不懂礼数?瞅你这一身翠绿,从头一直绿到脚,我看你不是菜花蛇成精就是蚂蚱成精!今天算你走运,碰见阳哥这样胸襟似海、虚怀若谷的宽仁长者,不然的话,哼哼哼……”

赵天阳瞪大双眼,尽力装出一副狰狞模样,两只白胖手掌狠狠揉搓雪团,直到把雪团捏出了水。

顾天南抱着双手,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青袍稚童。

稚童沉默片刻,低头蹭了蹭青牛的脖子,忽然开口道:“唉,可悲可叹,好好一个鸿玄宗,居然要交到你们这些幼稚蠢笨的庸才手中。既然那位漂亮姐姐不在,我也懒得看你们这俩笨蛋练剑!”

说完,青袍稚童还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口长长的浊气在隐仙岩的寒风中化成了袅袅升腾的白色烟雾,须臾之后,这稚童那天真无邪的白嫩脸蛋上似乎多了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老气横秋。

顾天南和赵天阳都怔了一怔,然后又都开怀大笑,顾天南双手叉腰笑道:“小娃儿,这话,你跟谁学的?也许你放牛吹笛是一把好手,可练剑修道却不一定在行。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每个人的天资际遇不同,进境自然也不同。”

“就你们这两头蒜,还修道,还练剑?不知羞!”青袍稚童双眉一挑,狠狠瞪了顾天南一眼,那气鼓鼓的样子非但不惹人讨厌,反倒有几分稚气未脱的可爱。

青袍稚童一边摇头一边拍了拍青牛的脖子,壮硕如山的青牛

立即温顺地跪伏下来,青袍稚童跨上牛背,眼神中带着再明显不过的轻蔑,一人一牛慢慢离去。

赵天阳见状怒喝一声:“小娃儿,你既然敢口出狂言,为何又夹着尾巴逃跑?有胆你别走,跟你阳哥较量三百回合!阳哥让你一条胳膊一条腿,照样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顾天南给赵天阳甩过去一个眼神,示意后者闭嘴。

顾天南指了指那一人一牛的背影,赵天阳不明所以,一脸茫然。

顾天南走到赵天阳身边耳语道 :“你看那青牛的四条腿,上面可有一片雪花?”

青袍稚童所骑的那头青牛看上去与田间地头的家牛别无二致,只不过稍显壮硕而已。可那四条牛腿踏过皑皑白雪后,的确没有沾染一片雪花。

赵天阳转头看了顾天南一眼,竖起大拇指低声道:“好牛!”

青袍稚童骑着青牛离开隐仙岩后,一路走下了小莲花峰。

此刻大雪初歇,碧空初晴,薄云方散,金黄色的阳光洒在身上显得格外温暖。

大雪封山,很多下不了山的香客此刻纷纷走出禅房,舒展一下困乏的筋骨。

洞庭山连绵起伏近百里,山路陡峭曲折,这稚童座下看似笨重的青牛却奔驰如飞,犹如虎豹般矫健灵活,只有赏雪香客偶尔出现在稚童视野中时才会放缓速度。

青牛在满山积雪中大约奔驰了一个时辰,稚童似乎到达了他的目的地,洞庭山天柱峰。

天柱峰在武当七十二峰中高度仅次于摘星峰,山势陡峭险峻,高耸入云,犹如一根天柱支起苍茫天地,故而得名天柱峰。

由于天柱峰山势太险,景致并无出众之处,故而不对香客开放,鸿玄宗弟子也很少踏足天柱峰。

青牛撒开四蹄,不一会就奔至天柱峰上一处流水淙淙的小竹林。除了水声之外,竹林中还传来好像是利刃破空的阵阵尖锐呼啸,青袍稚童双眉一挑,心中暗自想道:“才几日不见,这小子的剑法似乎又有进境!”

飞剑,无论放在北周江湖的哪个剑法宗派中,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才能掌握的绝技,鸿玄宗也不例外。只要是能够控制飞剑的剑客,肯定有一品离尘之境。

青袍稚童拍了拍牛角,青牛放慢了步伐,慢悠悠朝竹林走去。

青牛懒得去前面走那条完全被白雪覆盖住的小路,它直接用壮硕身躯挤开了茂密竹林,枝头的积雪纷纷洒落。

雪花落满了衣衫,青袍稚童也毫不在乎。

竹林被青牛硬生生踩出一条小路,一人一牛往竹林深处走了几十步之后,林中那尖锐的呼啸声陡然清晰明朗,果然是剑鸣,而且是飞剑破空的剑鸣之声!

听着尖锐剑鸣,青袍稚童手中紧紧握着那根青色竹笛,白嫩脸颊上露出了一种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欣慰神色,。

青牛终于把锋利的牛角伸出了竹林,青袍稚童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

(本章完)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