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当沈熙从电视屏幕上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事先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过,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解约了他们的婚约了。

打电话给御词千一直处于忙音的状态,打电话给御母,响了好久才缓缓地接通,“喂,伯母,你知道词千这么做是为什么吗,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在电话的那头,御母表现得十分的淡定,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你和词千你们两个人之间有过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既然他现在这么做了,肯定有他的道理,你要是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你就自己跟他聊聊。”

还没来得及等到沈熙说话,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顿时之间,沈熙感觉到自己好像被耍了一般。

紧接着疯狂地给御词千打电话,就是一直无人接听,等到她准备放弃的时候,在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但不是御词千。

“沈小姐,总裁现在在开会,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你转告还是待会让他给您回电话?”

此时的她,早就已经心烦意乱,再加上这种事情,让她更加的烦恼,“算了算了,待会让他给我打电话吧,他现在在工作就不打扰他了。”

“好的,稍后我让总裁给您打电话。”

御词千看着助理,脸上微微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眼睛里审过一丝惊喜,缓缓地开口说道:“沈熙,现在也知道开始慌张了。”

“是的总裁,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她的怀疑,毕竟之前的事情已经让她有所芥蒂了。”

“不着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会议”结束之后,御词千悠哉游哉地给沈熙打了个电话,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刚刚在忙并没有时间接通她的电话,询问她这么着急打电话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沈熙让御词千好好解释一下新闻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甚至还让自己灯大家知道了之后她才最后一个知道。

“沈熙,这件事情我很抱歉,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我明明知道自己不爱你,偏偏要跟你在一起,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折磨,难道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词千,你听我说……”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刚刚哭过,男人对这个声音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觉得她就是在演戏,“你爱你,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无所谓,我可以接受的。”

“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自欺欺人没有一点意思,我想重新跟榕榕在一起,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快乐。”

终于,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

沈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有些可笑。

原来自己一直活在欺骗

之中,这样继续下去有什么意思。

看来,游戏要结束了。

她已经想好了自己的计划,打算利用段铭,当着巫杰的面戳穿黎岁秋的真实面目,现在这个人一直都是黎岁秋,从来都不曾是顾榕。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沈熙买通了医院的人,让他去传达病人需要二次手术的必要性。

得知这个消息的黎岁秋立马去病房查看情况,并不像事情所说的那样需要二次手术才能恢复,她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圈套,想必除了沈熙没有人会这么做了。

她私底下偷偷约了御词千出来,商量对策,他紧紧地皱着眉头,眼神有些犹豫,缓缓地开口说道:“既然她呢么想看到你进行手术,那么你就做给她看。”

“可是这样难道不会引起巫杰对我的怀疑吗,你别忘了以前的顾榕只是考了护.士.资.格.证,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那你之前不也是出现过记忆重叠的情况,难道在她的身上就不能够重蹈覆辙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黎岁秋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要是稍微有些不注意的地方,露出了马脚可就不容易掩盖过去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沈熙将段铭约了出来,说明自己的计划。

“我就说怎么好端端的要安排一次手术,原来这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看着她的眼睛,不知道在背后隐藏着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能够将人逼到这种地步。

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玩弄着自己食指上的戒指,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只不过都是小菜一碟罢了,我们的合作还在继续着,难道不是吗?”

“但是不代表这样子就可以允许你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个你放心好了,病人我买通好了,巫杰到时候我自然会骗他过去,至于你需要做的就是需要让顾榕露出马脚,让巫杰知道现在的这个顾榕是黎岁秋,仅此而已。”

段铭知道要是自己不答应的话,肯定会让沈熙产生怀疑,而且还会想一些别的办法出来,到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没有控场的能力了。

等到那个时候再想对策的话,已经太晚了,表面上段铭同意了沈熙的要求,并表示这件事情自己会处理好,无需她多插一只手进来。

听见他的应允,沈熙自然乐此不比,就放心地将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做。

这一边,沈熙根本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管理公司的事情,几乎都是交给手下的人去处理,自己也就是偶尔了解一下情况,御词千抓准这个时机在沈氏集团里面布局。

此时的掌控者由于经验不足很快就掉下了御词千事先布好的全套里,但是对方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跟往场一样

一直在股市里操控着,全然不知现在已经羊入虎口了。

助理将这几天的情况整理好了之后汇报给他,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份报告,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早已按耐不住。

“不错,看来沈氏集团很快就要被针对了。”

“总裁,那么现在我们需要继续放风吗,还是说顺其自然?”

“这些事情不能太着急,要慢慢来,先给他们一些甜头尝尝,等到时候他们有所觉悟的时候我们再出手,出其不意。”

黎岁秋和段铭两个人进入手术室,他站在门口的外面,却迟迟没有迈出脚下的一步。

看见他整个人双目无神地站在门口,还以为他是担心手术实验的事情,连忙安慰道:“没事啦,这种实验的手术也经常做,今天也只不过是过来熟悉熟悉,顺顺流程而已,你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紧张。”

“不是……顾榕,要不,你还是找过另一个人做你的助手吧。”

他看着自己颤抖的右手,抬久了,微微有些吃力,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在手术室里面待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他没有把握了,甚至以后能不能自己单独一个人完成一台手术都是一个问题。

更何况是现在。

黎岁秋十分强硬地说道:“难道你就一辈子不打算碰手术刀了吗,而且这一次你只不过是我的助手,根本无需做很多的事情,你何必这么担心?”

“这不是做多少事情的问题,我是担心我自己根本做不来,我担心我的存在会拖累你,拖累整个手术的正常进行。”

“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只不过是手受伤了而已,至于把自己想的这么悲观吗,无论如何你今天一定要和我进去,我要看到你完完全全地将手术做完。”

与此同时,沈熙找到了巫杰,向他列举了黎岁秋这段时间的行为,虽然很多事情跟以前大不相同,但是这也不能够表示她就是以前的顾榕。

“你要知道,顾榕是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么高难度的手术,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好奇她变回去之后,会不会做这些事情呢?”

巫杰依旧选择相信黎岁秋,他开始有些反感沈熙,有些厌恶地说道:“你没有必要三番四次地跟我强调这些事情,我的事情无需你去插手,如果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事情的话,那我请你离开。”

“今天他们有一个实验的手术,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看吗?”

他想看吗?

此时,在巫杰的心里开始有些动摇了,甚至开始怀疑沈熙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见他如此犹豫,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道:“只是让你去看看而已,又不是做什么坏事,难不成你连这个也不愿意去面对?”

“好,我去

!”

在实验室里,黎岁秋一如既往地和以前一样练习着快手法的手术,争取将前半部分的手术时间缩到最短,前部分完成了,她仅仅用了十三分二十七秒就完成了。

段铭在一旁一点惊讶地表情,不可思议地看着上面的时钟。

“你现在的速度可是越来越快了,就连我都快要看不清了。”

喘着粗气,带着口罩,黎岁秋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痛,抬起头对着强光,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颤抖了一下,感觉到自己背脊有些发凉。

急忙转过去看向那边,除了仪器什么也没有。

她有些担忧,看向段铭询问道:“你刚刚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东西进来了,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顺着目光看了过去,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你是不是神经紧张,想多了。”

“不,肯定有。”

(本章完)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