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第一个房间,这里住着的是名单上的第一个人。

空荡荡的房间中,一个形容枯槁的人躺在床上,柯宇几乎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干尸!

这具“干尸”从样貌上已经分辨不出年龄,他只是一言不发的躺在床上,双目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有人来看你了,你要不要起来说句话?”姜医生走过去,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

“干尸”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姿势,连眼睛都没有转动一下,柯宇看着灰白的天花板,又看看他空洞无神的眼睛,问道:“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姜医生想了想,“应该是在半年前,他刚被送过来没几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柯宇听完转头看向李诗文,李诗文翻了翻白眼,意思是不要来问我,问我也没有用,柯宇又说道,“那他这样是什么病症。”

“紧张性精神分裂症,基本上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他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就连打针的时候也不例外。”

柯宇点了点头,他突然感觉自己没什么话好问了,他转头刚想看看李诗文,没想到李诗文却扭过头去一言不发。

这是什么意思?

柯宇心中有些疑惑,明明是李诗文要来调查,为何她却一言不发。

但之后柯宇还是迅速的冷静下来,李诗文不是自己那些不靠谱的同学,她绝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情,她一定是想让自己做些什么。

于是柯宇赶紧捂着自己的肚子,“哎呦,我肚子好痛呀,姜医生你能不能带我去一下厕所,我上个厕所就好了。”

柯宇的演技十分的拙略,但姜医生却十分担心的问道:“你来之前有吃过肉吗?可能是食物中毒了,现在六月份,肉一过夜很容易就放坏的。”

说着带着柯宇走到了门口,柯宇走到门口的时候用余光撇了撇李诗文,只见她从自己的口袋了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果然是这样!柯宇心想李诗文果然有所准备,只是她提前没有说,让柯宇一阵好猜,还好自己没有领会错她的意图。

柯宇走到厕所,假装进去上了个厕所,等他回来的时候,李诗文已经和姜医生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姜医生走上前,“柯记者你没事吧!”柯宇摆了摆手,“没事,就是正常的生理排放而已,没有食物中毒的迹象,我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说着,还学着班长的样子,活灵活现的挺了下自己的胸膛。

李诗文微微的翻了个白眼,柯宇一下就读懂了她的意思,他知道李诗文是在说自己的演技太僵硬了。

但紧接着他也毫不示弱的皱了皱眉毛,他想说要不是我,你哪有什么机会做小动作。

几人走的是第一层,名单上的人大部分是在第一层上,不过也不知道李诗文对姜医生说的是什么要求,他们一路上多走了好几个房间。

上三楼的时候,柯宇瞬间就想到了那个月季花窗口,不知怎么的,他心中竟然有一点小小的期待。他很好奇,究竟住在这个房间中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样的。

他感觉月季花窗口可能是这个病院最有生气的地方了,他在外面的时候,整个病院都是灰色的,只有月季花呈现着红色的色调。

几人顺着路走了过来,果然走到了月季花房间中。

一打开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房间中,她的手上握着一朵花,她的身体像绽开的月季一样,鲜血满溢了整张白色的床铺。

在她的旁边,一株月季藤顺着窗户爬到血泊里,倒像是在吸食着血泊的养分。

“妈妈!”柯宇闻言转过头去,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她的手上还抱着一个木偶娃娃,正是刚刚在楼下遇到的小女孩!

后面的护士手无足措的看着面前的几人,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害怕。

小女孩跑了过去,手中的娃娃落到了地上,娃娃在地上摔了几下,那张可以活动的嘴巴居然掉了下来。

柯宇突然想到小女孩说过的那一番话,他心中无比震惊!

……

柯宇和李诗文已经离开了医院。

柯宇开着车,在回学校的路上。他远远的望去,在夜色之间,整个精神病院如同一座在夜幕中的古堡一般,一群渡鸦盘旋在大楼的上方。

远远的看去,高大的围墙下,精神病院犹如一座监狱。

李诗文拿起了自己手上的娃娃,“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么一桩事情,你说这个小东西究竟和《精神病患者》有什么关系?”

柯宇没有说话,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心中有种不舒服,毕竟刚刚碰到了那种事情,那真是一个令人感觉不太好的意外。

他没想到,小女孩的母亲竟然就是月季花房间的主人,他没有想到,女人竟然会是这么一种死法。

姜医生报了警,按照现场的情况,警察推断这是自杀,但作案物品是什么的暂且不得知,按理说,病人的房间不会有锐利的物品的。

警察做了个简单的现场目击笔录,留下了柯宇和李诗文的联系方式。小女孩暂且由精神病院代为看管,之后在联系她的其它亲人,临走的时候,柯宇将小女孩已经丢弃的娃娃捡了起来。

他总觉得这个娃娃和女人的死亡脱离不了干系。

“也许这就是《精神病患者》里面那个娃娃也说不定。”

柯宇说道。

“不可能吧,那本书都快写了一百年了,这个娃娃怎么可能保持这么久都不损坏。”李诗文说道。

“只是说说而已,既然亚拉伯罕写过一个高等魔物的介质,会是一个娃娃,那么也有其它的可能,也许这个娃娃也是‘介质’也说不定。”

“不可能,我一点魔能都没察觉到。”李诗文嗤之以鼻。

“魔能?”柯宇十分敏感的察觉到了李诗文口中的新名词,这是他从未听过的名词。

“哎呀,说漏嘴了,你不要管这个,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有什么你以后会知道的。”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