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是因为楚珏太过自大了吗?

楚珏确实不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这也和他们楚家的家训有关。

三代调查员,见过的人太多了。

莽撞到极点的,慎重到极点的。

他们都见过,可是无论什么样的性格,该死的话也绝对逃不掉的。

不会因为你的性格就突然天降某种光环,报你无忧。

但这一次,楚珏还真不是太过自大了。

天钿玄子也没有半分留手。

可偏偏就在她那势如破竹的光芒就要给楚珏身上开个透明窟窿的时候。

楚珏的影子却突然动了。

是的,楚珏的身体一动没动,影子却移动了起来。

甚至化作一个漆黑的如同盾牌一样的东西,挡在了她的身前,为她扛下了这抹光束。

就像是动漫中那种可以操纵影子在虚实之间转换,进行攻击和防御的能力一样。

这是之前在生化危机任务中她也没使用过的能力。

不知是后来获得的,还是当时觉得没用,才一直未曾展现。

不仅仅是简单的操纵而已!

楚珏一挥手,影子立刻覆盖了她的全身。

如同一件黑色的盔甲,也如同一件漆黑的夜行衣。

除了眼睛,再无一处肌肤露在外面。

“厉害啊!”始终找不到帮忙机会的陆羽,此刻才发现自己好像更适合看戏......

大小姐这么强了,王朝马汉好歹明面上还是保镖呢,要是再不做点什么的话有点太丢人了吧。

“一见生财!”王朝轻声喊道。

一黑一白,两顶长帽立刻出现在两人的脑袋上。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马汉没喊,也出现了帽子,帽子上还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大字。

黑白无常!

陆羽作为杂书爱好者,一眼就认出了王朝马汉头上那造型奇异的帽子。

黑白无常,亦称无常,也称无常二爷。

位居阴间十大阴帅。

白无常总是喜笑颜开,黑无常从来一脸严肃。

两人正是分别带着两顶高帽。

白帽上书:一见生财。

黑帽上书:天下太平。

虽然平时王朝马汉两人的表情和行为跟黑白无常还真有点像的。

可谁没事拿人跟鬼比啊。

始终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随着长帽的出现,玉佩发射出的光芒就再没有办法将两人逼住了。

现在的两人半人半鬼,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每次光芒击中他们的身体,就像是直接穿透过去一般,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两人的目标似乎并不是天钿玄子,至少不是陆羽所看见的那个白发老婆婆。

而是冲着天钿玄子背后而去。

是要夺取玉佩吗?

“天下太平。”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马汉的喉咙里说了出来。

这还是陆羽和小胖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呢。

别说,还真不怎么好听。

可有用啊!

一句话出,右手凌空一抓,一道黑色的影子被马汉一把掠走。

王朝则是眼疾手快,在黑影被马汉掠走的同时,连忙接住了玉佩。

随着黑影和玉佩的被夺走,本就苍老的天钿玄子,顿时萎靡起来,瘫软在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的。

“西奈!”小姑娘已懒得关心天钿玄子的状态了,此刻的她如同入魔一般,不要命的对楚珏连连猛攻。

只是决心不小,效果却有限。

完全无法伤到楚珏分毫。

她的纸牌明明锋利无比,却连楚珏用影子构成的衣甲都划不破。

“宫本,如果你还要继续发疯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哦。”楚珏似乎认识那个小姑娘,所以才迟迟没有下狠手,但长时间的僵持让她有些烦躁了,不得不出言威慑道。

“你以为我真的是疯了?”宫本答非所问。

也不再继续追砍楚珏了,收起纸牌,伫立在原地。

“不用我以为,因为你本就是个疯子啊。”楚珏的语气有些无奈,似乎并不是在说气话或者骂人,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陆羽也搞不懂她们是在说些什么,只是宫本两字让他好像想起来了点什么。

他就不认识几个樱花国人,除了几位老师,也就之前的冈板日川,眼前的天钿玄子和宫本哀了。

那个在生化危机任务里,一开始伪装成npc扮猪吃老虎,最后在众人“死伤惨重”后凯瑞起全场的那个人。

虽然当时陆羽确实有些埋怨,埋怨她不早些自曝身份,或许多个资深者,就不会导致各个挂彩,人人带伤了呢?

可当时宫本哀的解释也很直接啊。

她就算自爆身份了,面对威廉,面对古老者,甚至面对那所谓的“邪神”,根本就是多送个菜而已。

而且最关键的是,万界侦探社何尝规定过,一定要合作完成任务?

何尝说过要调查员冒着风险,去帮助别人的?

更何况,当时的她只是以一件道具,用特殊的形式出现在生化危机世界中的,根本没有办法动用多余的力量,来提供什么帮助。

难道,刚刚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段被遗忘的记忆,是关乎她的吗?

她就是宫本哀?

由于之前在任务世界中,宫本哀都是以雪莉的形象出现,就算是之后现了原形,也不过是道具的原型,一只木偶罢了。

所以陆羽并不能确认她究竟是不是宫本哀。

“提线木偶。”宫本的手指在身前不断动着,就像手上拿着一个操纵木偶用的提线板,现在正在操纵着木偶表演一样。

神奇的是,随着她手指的动作,楚珏的身体也开始动了起来。

可以看出,楚珏很想抗拒,但庞大的力量,又让她无力逃脱。

楚珏见无法抗拒,倒也没做什么无谓的挣扎,而是干脆撤去了影子盔甲,苦笑着对宫本说道:“宫本哀啊,你要我跟你说几次才好。你真的是疯子,你根本没有姐姐。你姐姐也不是我害死的啊。”

还真是宫本哀,不过竟然是个疯子吗?

怪不得之前她说自己和姐姐的剧情,那么像八点档狗血偶像剧来着......

“死到临头了还要胡言乱语。你给我去死吧。”宫本哀当然完全不信,这也算是正常,换谁来也不能真就信自己是疯子啊。

说着,手中浮现出三张纸牌,眼见着就要趁楚珏撤去影子盔甲的空隙,取她性命。

楚珏无奈,只得说道:“得,动手吧。”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