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三只小狐狸听到弟弟的动静,都赶了过来。

白墨衡握着思儿的小爪子,看到门口的三只,把思儿的爪爪暂时放开,抬起腿来到门口,一下抱起了三只小狐狸。

太可爱了。

粉粉的小狐狸在白墨衡怀里别扭的扭过头去,自己实在是不想这样……

但是,爪爪指甲实在是长长了……不修剪一下就忍不住磨床。

白墨衡把四只小狐狸放在床外侧,里侧的凌子汐正昏睡着。

接着,白墨衡拿起小剪刀,挨个给儿子修剪爪爪。

白墨衡一开始还比较生疏,但马上上了手。

四只小狐狸排队被父亲修剪小爪子,很快便修剪好了。

小狐狸们看着自己的爪爪,毛毛修剪的很整齐,不过,父亲修剪的指甲和爹爹有些不同,爹爹修剪的比较短,而父亲修剪的还有锋利的小尖尖,既有一些攻击性,但也不会过长。

四只小狐狸虽然没有说,但第一次被这样修剪,还是挺喜欢的。

小狐狸们剪完爪爪也没有走,趴在昏睡的凌子汐身边守着凌子汐。

白墨衡试探着摸了摸粉粉小狐狸与白白小狐狸,还好,两只小狐狸只是动了动,并没有太拒绝他的触碰。

小狐狸们心想,毕竟,刚刚这个男人给自己修剪了爪爪,就……勉强让他摸一下吧。

傍晚,白墨衡带着四只小的去用晚膳,凌子汐一个人躺在房间里。

房间门被推开,一个紫衣美人走了进来。

重紫的眼眸带着些水光,走向凌子汐,脚步放的很轻。

重紫来到床边坐下,轻轻抚摸了一下凌子汐的发丝,“子汐,快点好起来吧。”

这些天,何尝是白墨衡担忧,他也担忧的夜不能寐。

听雨楼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该给的情报也都交给千杀阁,重紫终于有空来看看凌子汐。

重紫拿一旁的布巾轻轻给凌子汐擦了擦脸,又用灵力温养了一遍凌子汐的心海,轻轻握住了凌子汐露在被子外面的手。

重紫握了很久,才把凌子汐的手慢慢放回被子里盖好。

重紫离开后,房间门又被打开了。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鹅黄色的身影。

小黄莺穿着鹅黄色纱衣,来到凌子汐身边,平日里轻快的脸上略微有些忧郁和沉重。

“子汐,你怎么还不醒呀。”小黄莺用他独有的少年语气说道。

“你知道吗,我和重紫已经捣毁了辉正司三个据点啦。”

“孩子们也被我们照顾的好好的,但是,孩子们都很担心你。”

“现在虽然是冬天,但是海岛上还有些植物盛开,对了,下雪的时候,雪落在海面上,可好看了。”

“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一起去醉仙楼,一起去看雪纷纷扬扬落在海水里。”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有一只小黄莺……”

……

凌子汐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白墨衡坐在自己身边,而重紫和小黄莺坐在房间内的座位上,竟然一人抱着一只小狐狸。

刚刚睁开眼睛的凌子汐马上清醒过来了:“重紫……小黄莺……你们怎么知道……”

看样子,两人已经知道了孩子们是半妖的事……

重紫抱着白小思微微一笑:“你醒了。”

“重……重紫,你不介意孩子们是半妖……?”

“为什么要介意?”重紫的声线如烟雨迷蒙。

“这……”

重紫摸摸白小思毛茸茸的小脑袋:“孩子们非常可爱。”

白小思被重紫摸的眯起了眼睛。

太舒服啦。

白小思小时候跟重紫呆了两年,因此和重紫很是亲近。

凌子汐看向江莺:“那小黄莺……你呢?”

小黄莺抱着小黑炭:“子汐,我当然也觉得小狐狸很可爱呀!”

重紫是早就知道孩子们是半妖的事,而小黄莺自然和真身白墨衡同步知晓。

白墨衡都不介意的事,小黄莺自然更不会介意。

无论子汐和孩子们是什么,小黄莺都会好好爱护他们。

凌子汐心里的大石这才放下,重紫和小黄莺是自己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亦师,一个亦友,凌子汐不希望与他们产生芥蒂。

知道他们两个不介意自己和孩子们的半妖身份,凌子汐觉得人生圆满了。

白墨衡轻轻扶凌子汐坐起来:“可饿了?”

凌子汐摸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腹部,还真是有些饿了。

虽然修仙者辟谷,但凌子汐重伤初醒,身体机能处在一个很差的阶段。

“先喝点水吧……”凌子汐嗓子有点哑。

重紫坐起来倒了一杯水,白墨衡接过,喂到凌子汐嘴边。

凌子汐没什么力气,便就着水杯口喝了。

当归和芍药带着下人们摆了一桌灵食,白墨衡盛了一小碗,一口一口喂凌子汐。

凌子汐唇色有些苍白,张口吃了,慢慢的,恢复了些血色。

几个小的看爹爹吃完饭,全部变成小狐狸跳上了凌子汐的床,隔着被子蹭凌子汐,对着凌子汐撒娇。

尤其是白小思和凌小寂,两个小的亲眼目睹爹爹重伤,已经吓坏了。

这些天虽然被白墨衡安抚好了,但内心还是害怕的。

凌子汐醒了,给了两个小的很大的安全感。

凌子汐抱着儿子,轻轻摸着儿子的毛毛,凌子汐知道儿子们心里的阴影不是一时半刻能消去的。

一个月前,这么小的儿子们亲眼目睹了捉妖人攻击自己,近距离感受到了妖族的不容于世。

凌子汐希望他们能小心,但又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孩子们的心理。

凌子汐把小狐狸紧紧抱在自己怀里,下巴搭上两只小狐狸的肩膀:“乖,爹爹会保护你们的。”

只要自己不死,孩子们就不会有事!

凌子汐的眼神很坚定,活着一日,就拼着血肉保护儿子一日。

白墨衡在一旁看着凌子汐和孩子们,默默坐近了一些,很想伸出手臂环住他们。

犹豫了一下,白墨衡还是用手臂轻轻碰了碰凌子汐和儿子们,他也会倾尽所有保护他们的。

他们就是自己一生最爱的人。

凌子汐醒过来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陪了凌子汐几日,白墨衡也有空去做其他事情了。

这天,凌子汐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闲着无聊,又看到了床头的凝冰剑。

只见凝冰又散发出讨好的莹莹辉光,在向自己发出撒娇的信号。

不知为何,凌子汐就是知道凝冰剑在撒娇。

它想出来。

凌子汐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刚一落地,脚下就是一软,差点摔倒,扶住了床框才避免了与地面亲密接触。

躺了太久了,久到已经快忘记走路的滋味了。

腿部肌肉都不听使唤了。

凌子汐一手扶着床,一手握住凝冰:“你想出来?”

凝冰剑的辉光闪了闪。

凌子汐又试着解开凝冰的封印,没想到,虽然困难,但这次竟然被自己解开了。

凌子汐看着自己的手,自己的心海被白墨衡温养了许久,也许,是因为白墨衡气息的缘故吧。

凝冰剑一出鞘,刺眼的光芒就照亮了整个屋子,凌子汐都能感觉到凝冰剑的欢呼雀跃。

凌子汐不由有些心疼凝冰,被白墨衡封印了那么久。

原主被刺的事情,其实不关凝冰的事,那不是都怪白墨衡那个渣攻吗?!

凌子汐叹了口气,不过从白墨衡的角度,自己也理解他为什么把凝冰封印起来。

凌子汐手指试着想触碰一下凝冰剑的剑身,这把剑可太漂亮了,威风凛凛,又精致又有气势。

然而,凌子汐刚刚靠近凝冰的剑身,还没碰上,就感到强大的如砺风般的剑气。

凝冰感到凌子汐手指接近,赶忙收敛锋芒,却晚了一步,还是把凌子汐的手指割伤了。

血珠从凌子汐的手指流出,但这点伤跟自己一个月前的重伤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凌子汐甚至感觉不到疼。

只是,这时,白墨衡正好打开门进来了。

凌子汐心里一紧,赶忙把凝冰剑往剑鞘里塞,七手八脚把凝冰剑重新用仙绫缎缠绕起来。

白墨衡眉头一皱,走近了凌子汐,冷凝的看着凝冰剑:“子汐,怎么把凝冰剑放出来了?它又伤了你?!”

“不怪它不怪它!”凌子汐赶忙尴尬的笑笑,为凝冰解释,“是我硬要碰它的剑身……”

凝冰剑很乖的,凌子汐能感觉到,凝冰剑刚才对剑气割伤了自己很愧疚。

甚至白墨衡把凝冰剑封印的更深也没有反抗。

“你别……”凌子汐开口阻止白墨衡给凝冰加更深的封印。

白墨衡捉住凌子汐流血的手指,放在自己身前,轻轻擦拭,接着用纱布轻轻包裹起来:“子汐,你知道吗?”

“什……什么?”

“我不能再看到你受伤了。”白墨衡心痛的看着纱布上渗出的点点红晕。

凌子汐这次重伤,所有人都在提心吊胆,只有白墨衡冷静理智的处理了所有的事情,做众人的主心骨。

可最难受的,也是被众人忽略了情绪的白墨衡。

如果凌子汐真的出点事,白墨衡觉得这个世界也没什么意思了。

凌子汐愣了一下,笑笑:“这只是小伤……”

“那也不行。”

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凌子汐心想。

凌子汐想走到桌子旁倒点茶水喝转移尴尬,走了一步却差点摔倒,白墨衡赶忙扶住了凌子汐:“想喝水?”

白墨衡给凌子汐倒了水喝了,又扶着凌子汐的胳膊,陪凌子汐走路,慢慢恢复腿部机能。

两人一边慢慢往门外走,凌子汐一边道:“我已经醒了,什么时候去寻寂儿的解药魅灵?”

“我已派人去寻到了。”

“那接下来做什么?”

“等你再好些,去醉仙楼吃大餐,带你和孩子们去海边看雪。”

“再然后呢?”

“子汐想做什么?”

“我……我想我爹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721:48:33~2019-12-0821:31: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6970561、12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酒歌13瓶;doar083瓶;青雲雀躍之時、yvette、落の叶2瓶;白衣谪仙、夜瞳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