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齐雍看起来不像是装的,他倚靠在横榻上,闭着眼睛,也不动弹。

姚婴叫护卫烧了热水送来,又跑去药房买了些材质较好的纱布,护卫身上有伤药,她把他额头上的伤口好好的清洗消毒了一番,这才用纱布沾药按在了上面。

大概是药沾了伤口有些疼,齐雍不由得皱起眉头,他的眉毛特别的好看,十分有气势。这般一皱起来,别说,还挺吓人的。

那个精瘦的年轻男人始终都在这屋子里,自从进来了,他就没出去。大概在姚婴出去的时候他和齐雍交谈过,但是她回来了,他们俩就没再说过话。

而在他刚进来时,就跟姚婴打过招呼也自报过家门,他叫鹤玉。是长碧楼中情报部门的,负责的是调查搜索。

姚婴听过他的大名,是从东哥那里,那时听东哥言语之间,对这个鹤玉也很是信任,看起来很相信他的能力。

这鹤玉其貌不扬,瘦的像营养不良,他也不知是何时跟着齐雍一同下了地道。可能在山里时他就出现了,但是也没在姚婴附近出现过,而是直接见了齐雍,跟着他下了地道。

他没任何伤,只是满身的泥土而已。坐在那里看着姚婴给齐雍涂药,他一声不吭,像个隐形人。

“别动眉头,从现在开始,表情保持平和。”放下手,姚婴看了看,随后道。

缓缓地睁开眼睛,齐雍若有似无的舒口气,“你干脆把本公子当成木头人来摆弄好了。”正因为不是木头,他才会知道疼痛,继而有表情。

“我说公子,以前见你受过那么多次的伤,也是不会吭一声。如今只是这额头上小小一处伤,怎么忽然矫情起来了?”他好奇怪啊!莫不是,真是故意在她面前讨同情的?

这种话齐雍自然不爱听,蹙眉,却又牵扯的伤处疼痛,“哪次都疼,只是这次更疼而已。”他倒是也奇怪,牵扯的头中一处疼痛不已,一直延伸到后颈。

“可能你这全身上下都不如这脑袋娇嫩吧。”姚婴摇了摇头,算了,他若是矫情便矫情好了,他是谁呀,想矫情别人也拦不住。

齐雍微微晃了晃头,其实他倒是可以忍着,尽量忽略它。

“公子,咱们出发吧。”就在这时,那鹤玉终于出声,原来他是在等着齐雍一同离开呢。

“好。”齐雍起身,他也觉得差不多了。

“你去哪儿?”仰头看着他,就他这状态,出生入死有点儿不太行吧。

“别担心,本公子去去就回。你呢,也别再待这儿了,回客栈去。”齐雍抬手罩在她脑袋上摸了摸,唇稍染上若有似无的笑意,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歪头躲开他的手,“我没担心你,只是希望你接下来脑袋不要被开瓢了。”这么好看的脑袋若是被开瓢了,那可怎么是好。

“温柔一阵儿就原形毕露。”齐雍的手用力,把她的头发弄乱,之后便绕过她与鹤玉离开了。

转过身,看着他们离开,姚婴轻轻地哼了哼,也不知又要去做什么。这晌午都过去了,她都觉得饿了,但他们好像根本就体会不到凡人该有的感觉。

洗干净了手,姚婴也走出去,瞧见对面房门孟乘枫的护卫出入,端着水盆,有进有出。

这孟乘枫不会因为满身都是泥土,在那屋里洗澡呢吧?比齐雍还讲究。

“阿婴姑娘?阿婴姑娘,您现在有时间么?若是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我们家公子么?”她本打算再回那塌陷了的卧室瞧瞧的,但走出几步,就被一个端水盆的护卫给叫住了。

“孟公子怎么了?”姚婴问询,随后垂眸看向他手里的水盆,里面的水是淡红色的,是血。

“公子也在下面塌陷的时候被伤了,可奇怪的是,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在流血呢。”护卫说道,迷惑不解。

“还在流血?好,我去看看。”姚婴不解,脚下一转,朝着那房间走过去。

进入房间,便看到孟乘枫坐在椅子上,他身前蹲着护卫,正握着他的手在擦拭。地上已经堆了一堆的纱布了,沾满了血。

“孟公子,你的手怎么样了?”走过去,姚婴看了看那护卫擦拭的地方,是他手肘以下的部位。

“应该没什么事,流一些血而已。”孟乘枫的脸色有些苍白。他身上脸上的泥土都被擦拭掉了,所以他看起来就更苍白了。

“我看看。”推开那护卫,姚婴蹲在了他身前,抓住他的手臂看那伤口,一指长吧,应当是被划开的。

其实瞧着这伤口也没多深,但是在渗血,只是眨眼间,便聚集在伤口四周,逐渐的形成一堆,流了下来。

“还真是有些奇怪。孟公子,你不会有凝血功能障碍吧?”拿过干净的纱布按在他伤口上,姚婴一边抬头看他。

“什么障碍?”孟乘枫没听懂,颜色浅淡的眼眸也同样是一片不解。

“就是那种,凝血速度比正常人慢的障碍,属于一种病吧。要真是这样,那你以后可得小心了。若是真受了比较严重的伤,流血不止,会没命的。”这种病,治不好。

“除了这旧疾,有没有其他的病症,我也不知道,大夫从未说过。”孟乘枫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有一些病,这个世界的大夫也未必了解,毕竟医学技术没那么发达。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头晕么?”按在上面的纱布很快被浸湿了,姚婴又迅速更换了一块,同样又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得想个法子止血才行。

“还好,没觉得晕。”孟乘枫感受了一下,之后回答她。他说话好似始终都是那一个音调,很温和,让和他对话的人也觉得很舒服。

扔掉这块纱布,姚婴又扯过来一条较长的,在他手肘部位缠了几圈,缠紧。

随后,再用折叠起来的纱布按在他伤口上,希望能止血吧。

她蹲在那儿做的很认真,小脸儿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睛配合着手上的动作,她那一瞬间还真像个严谨严肃的医务工作者。

孟乘枫始终垂眸看着她,片刻后,他终是忍不住弯起眉眼,“照顾完三公子,阿婴姑娘又不得不来照顾我,惭愧。”

“你有什么惭愧的,我就是顺手帮忙而已。再说,我就是瞎帮忙,毕竟我也没有营业执照。如果这个忙帮坏了,你别怨我就行。”她是个冒牌的医务工作者,救人不是那么太在行,杀人可能更在行一些。

“怎么会怨你,我的荣幸。”孟乘枫看着她,轻声说道。

仰起脸去看他,这回反倒是姚婴不解其意了,“荣幸什么?荣幸变成小白鼠,让我研究么。”那他可能是比较荣幸。毕竟,她也不能拿齐雍耍着玩儿,他脾气不太好。他就不一样了,没根据的摆弄了这么久,也不见生气。

“阿婴的确是对三公子更上心一些,听闻地道坍塌,第一时间便赶回来寻找。见他受伤,心疼不已。没缘由的,我却忽然生出一股嫉妒之意来,可笑。”孟乘枫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动了动眉眼,“孟公子是对齐雍有意思,然后在嫉妒我么?”

孟乘枫失笑,看着她,几分不可思议,“我怎么会对三公子有意思?”这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点了点头,“那就好。”还以为这孟乘枫要抢人呢。

诶?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他若不是对齐雍有意思,那就是对她有意思?

再次抬眼看他,他也还在盯着她看,大概是没见过她反应速度这么慢的人。

“没想到,孟公子的眼神儿这么不好。”他的口味儿,还真是挺奇怪。

不过,她也不能这么贬低自己不是。但,她也并没有觉得开心,反而,怪怪的。

“这般骂自己可行?”孟乘枫更是觉得她很好笑,不害羞不尴尬也就算了,还说他眼神儿不好。

“我只是对孟公子的喜好无法苟同而已。”说着,她低头看向按在他手臂上的纱布,这一次没有浸湿。她缓缓的撤开,那伤口极其缓慢的渗出了一些血丝来,但比刚刚好多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孟乘枫倒是显得有些不甚在意,“那阿婴认为,我又该如何选择呢?”

闻言,姚婴想了想,“反正我不能控制孟公子的喜好。但如果我是个男人,我肯定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姑娘。”无趣。她最了解自己,和她这样一个无趣的人在一起,得无聊死。

“那你会选择什么样儿的姑娘?”孟乘枫好似很感兴趣,眉眼间始终带着笑意。

“我会喜欢、、、前凸后翘,肤白貌美,大长腿。”因为她一样都没有,所以也认为,这种女人是极品,可以说是老天的恩赐。能拥有一副完美的皮囊,万千大众之中,多小的概率。

孟乘枫笑出声,看着她那还挺认真的样子,显然是发自肺腑。

“皮囊而已,是为最下选。”他摇头,认为这属于选定一个人时,所有条件中的最后一位。

倒是真没想到他能说出这种话来,姚婴自然以前也从不觉得皮囊算得了什么。只不过,鲜少有人和她有同一种想法。

她认为皮囊不重要,是因为从小到大见识多了褪去皮囊之后的人,都一个样子。而孟乘枫也这样认为,不知是因为什么,兴许就是他已超脱出了凡人的短见?

“不流血了,但是这条纱布不能一下子解开,要缓缓的放开才行。我先松一点儿,然后过一会儿再松一些。一点一点的来,免得再流血不止。”姚婴换了一块干净的纱布缠在他伤口上,之后把之前缠在他手肘上的纱布条放开一些。

“好。”孟乘枫微微颌首,她这法子的确有效。

做完,姚婴站起身,“时间不早了,咱们也撤了吧。”这个地方也没什么值得探查的了,更况且,今日也有大收获,灵童。

孟乘枫也跟着站起来,不过在起身之后却是有些眼前发花,他身体无意识的摇晃,姚婴立即伸手扶住他。

“还是因为失血太多,赶紧休息吧。”他本来身体就没养好,看他这脸苍白的,倒是有些可怜。

“无事,不晕了。”缓了一会儿,孟乘枫轻轻的嘘口气。

他倒是不矫情,只不过,看着情况却是比齐雍更糟糕。所幸齐雍的身体本就强健,若是像孟乘枫这样儿,长碧楼一把手的位置,估计也得让出来了。

离开这宅子,孟乘枫本想用马车送她回去,但齐雍临走时给她留下了两个护卫,她便拒绝了。

见此,孟乘枫也没多说什么,上了马车,先行离开了。

“咱们也走吧。这个时辰了,我饿的胃都要抽筋了。”而且,也不知齐雍去了哪儿。

两个护卫跟随她,循着最近的路径,从这片豪宅聚集地离开。

到了热闹人多的街上,烟火气也随之而来,姚婴准备随意的找个地方填肚子,两个护卫也没反对。

最后,进了一家小面馆,三个人各要了一碗面,他们俩看来也饿的够呛。

这街上人不少,天气温暖,人们来来往往,看起来很是悠闲。

看他们这般闲适,其实也算是一种幸福,不知道人群中可能就混迹着危险的人物,可以笑的很放肆。

面的味道一般,属于宛南风味儿,但填饱肚子却是完全没问题的。

三个人吃饱,外面的天色也微微暗了下来。

那两个护卫只是保护她而已,他们也不知齐雍在何处,既然如此,就只能返回客栈了。

顺着街道走,不时的有小孩子从身边跑过,他们嘻嘻哈哈的,只是奔跑就觉得很快乐。

姚婴的视线也被那些小孩子吸引走,她对小孩儿了解不多。痋蛊之术,从不会用在小孩儿的身上,这也属于底限吧。

只是,这巫人之中有小孩子,却是突破了姚婴的底限,拿小孩子来做事,很可恶。

两个玩闹的小孩子从姚婴身边跑过,一个在脑袋顶上扎了个老鼠尾巴一样的小辫儿,四周都剃的干干净净,让人不由想伸手抓住他脑袋顶上的小辫儿,试试能不能把他整个小身体给拎起来。

另一个小姑娘梳着包包头,很是可爱。

视线追随着他们俩而去,姚婴也不由得弯起了嘴角,没有问题的小孩子应当就是这样子吧,可以在很简单的事情中找到快乐。

转过身,她继续向前走,又有一个蓝衣小孩子从她身边走过,他手里还举着一个吹得特别饱满的糖人。

姚婴的视线被那糖人所吸引,她只见过一些小老鼠小兔子之类的糖人,这造型像一头巨熊的糖人还真没见过,都比得上那小孩子的脸大了。

这吹糖人也是个技术活儿,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兴趣,只不过,想来齐雍也不会给她这种学习的机会,会被他视为不务正业。

向前走着,她眉眼略弯的看着街边两侧的商铺以及来来往往的人,天色暗下来,商铺都开始燃亮了门口的灯笼。虽说这个时代没有闪亮的霓虹灯,但也不耽误这城里灯红酒绿。

走着走着,姚婴忽然停下了脚步,两侧的护卫看过来,不由问道:“阿婴姑娘,怎么了?”

“你们说,这么高的小孩子,手会有多大啊?”她抬手比了一下高度,仅仅到她腰的位置。

两个护卫看了看,然后转头往旁边看,正好有几个小孩子在乱跑,他们仔细的观察,找到了一个高度和姚婴说的差不多的小孩儿。

“看他的手。”那小孩儿脏兮兮的,小手儿也脏兮兮,但还是挺可爱的。

姚婴看过去,随后面脸色也一变,“刚刚过去的那个手里拿着糖人的小孩儿,他的手可不是这样的。”她当时只顾着看他手里的糖人了,只是眼角余光瞥见了他的手。

这会儿忽然想到,他拿着糖人的手,太宽厚了,那哪是小孩子的手。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随后看向走过来的路,人影绰绰,哪还看得到那个举着大糖人的小孩儿。

“他穿着蓝色的衣服,头发束在脑后,这么长,走。”如果那个小孩儿就是和孟梓易见过面的,那姚婴觉得他可能不是小孩儿,哪个小孩儿会长那么大的手。

三个人迅速的朝着原路返回,街上奔跑玩闹的小孩子特别多,看见有穿着蓝色衣服的他们便上前去,可都不是。

蓦地,远远地瞧见有个穿着蓝色衣服背对着大街站在街边的小孩子身影,三个人快步的往那边跑。与此同时,街道另一侧也有一行人跑过来。两伙人几乎是同一时刻将那小孩儿给围住,互相看了一眼,是自己人。

护卫出手扣住那小孩儿肩膀将他转过来,他也的确是在啃手里的糖人,但是个正常的小孩子,小脸儿脏兮兮的。

“又让他跑了。”从对街跑过来的护卫气急败坏,他们几乎跟了半座城。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想要看的书!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