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谢欢上前扶住肖薇和秦挽月,“现在先扶她回去休息,她应该快醒了。”

肖薇和汪湉点了点头,两人合力扶着秦挽月,先朝另一栋别墅走过去。

谢欢随后将那件寝袍和旗袍,收了起来带走。

这两件煞气一样重,要是继续留在这,迟早还是要生是非。

收拾妥当后,谢欢回头看了一眼,二楼的衣帽间,看着那化为齑粉消失的凤袍,才转过头,离开。

……

肖薇和汪湉扶着秦挽月回了卧室。

没多久,谢欢也走了回来。

秦挽月眼皮微微动了动,似乎有苏醒的迹象。

肖薇便紧张地看着谢欢,小声道:“挽月,是不是快醒……”

哐当!

肖薇的话还未说完,门外就传来一道大门震动的声音。

肖薇连忙走到卧室的阳台上看了一下,就看到大门外又停了一辆车,一个男人已经走进了院子。

她一眼认出来,那个男人就是乔一勋。

“怎么办!乔一勋回来了!”肖薇急忙跑回床边,紧张急切地道:“要是被他看到挽月这个样子,该怎么解释?”

秦挽月身上再次出现了大面积的皮癣和烂疮。

这要是被乔一勋看到了,秦挽月怕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

正在这时,谢欢就看到秦挽月睁开了眼。

见状,她朝肖薇微微一笑道:“薇薇姐,请你帮个忙,下去拦着他一会儿。我有点话,想单独和秦小姐说。”

肖薇愣了下,看着秦挽月睁开眼,却有些呆滞的目光,点了下头,连忙走了出去。

谢欢朝汪湉也看了一眼。

汪湉乖觉地走到门外。

谢欢这才走向床边,看着秦挽月,“我知道你已经清醒过来,也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秦挽月呆滞的双眼,这才有了片刻的晃动,眼底迅速积攒出来一层血色,动了动干裂的唇,“我快死了?”

谢欢嗯了一声,“最多不过还有三个月。”

秦挽月眼底流下泪来。

见她双手紧紧抓着被子,谢欢继续道:“刚才我跟乙弗纯说的话,你应该都听见了,尽管乙弗纯操控了你的身体,但并没有夺走你的神识,对吧?”

秦挽月没说话,但眼底完全不像之前那么暴虐和惊恐,反而透着无限的悔恨。

可见,她确实听见了。

谢欢:“既然听到了,你就应该明白,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再让你去害无辜的人。”

所以,想要用人皮外衣维持自己的完美,继续活下去,不可能。

秦挽月撑着双臂,坐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是吧?”她抬头望着谢欢,“你要把我抓走,交给警察吗?我不会拒绝。”

“你的生命已经进入倒数,我也不想做的那么绝。”谢欢这话,就是说,她不会把秦挽月抓走。

秦挽月闻言,道了一声谢,“谢谢你。”

谢欢:“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和想做的,刚才我和肖薇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你还剩下不到三个月,好好珍惜吧。”

话音一落,外头就响起了男人的声音。

“你们这都站在外面干什么?”听这声音,秦挽月神情显得有些激动,但也仅仅是片刻。

紧接着,她就恢复了一脸死寂。

肖薇是认识乔一勋的,刚才出去拦了一下,乔一勋就问秦挽月人呢,她也只能说秦挽月有点不舒服,在屋里休息。

乔一勋就非要上来看看,结果就看到汪湉站在外面。

好端端的,来了外人不说,还站在外头跟个保镖似的,乔一勋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肖薇还在打岔,“刚才挽月说,她想洗个澡,觉得身上不舒服,我们就出来等她,这个是我一个邻居妹妹,我带她来跟挽月买裙子的。”

秦挽月听到外头的动静,摸了一下自己脸上和双臂上的疮,忽然低声问道:“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谢欢注意力放在屋外,闻言,便问:“什么?”

“我知道,你好像很厉害,那你能不能帮我,帮我恢复一下,我不想在他面前那么难堪。”秦挽月摸着自己的伤,低声。

谢欢了然,却不理解,“到了现在,你还想用外貌留住他?”

秦挽月摇头:“不是,我只是不想在他面前,显得太狼狈太难看,我想就算离婚,在他面前,起码也没有灰头土脸过,没有因为这场婚姻而难过过。”

谢欢这才明白,这是秦挽月骨子里的骄傲。

就算真的被折磨到遍体鳞伤,还是不愿在渣男面前,暴露自己的软弱。

看着秦挽月那模样,谢欢想了一下,往床边靠了靠,握住秦挽月的手,一抹玄气灌注到秦挽月体内,同时在她身上放了一张诛邪符。

秦挽月就看到她身上的伤口,在一点点的消失,恢复了往日的光彩。

……

门外。

乔一勋觉着有点不太对劲,看着肖薇和汪湉明显紧张地神色,他一皱眉,不顾肖薇的阻拦,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看到一个生脸的小姑娘,站在床边,秦挽月换了一件红色的吊带裙,正坐在梳妆台边,整理头发。

看到乔一勋回来,秦挽月笑吟吟地站起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乔一勋看到没什么异样,心里的不对劲也就放下来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提步走过来,跟秦挽月贴面亲了一下,好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旋即,他才搂着秦挽月的腰肢,看着谢欢,问道:“挽月,这位是?”

秦挽月介绍道:“她是薇薇介绍过来的,跟外头那个小姑娘一样,都是来找我买裙子的。”

乔一勋哦了一声,笑道:“家里又不缺钱,那些裙子都是你心爱的东西,自己留着呗。”

秦挽月却道:“不用,我自己又穿不了那么多,更何况华衣赠美人,这两个小妹妹都长得真好看,陪我那些小裙子再好不过了。”

乔一勋现在对秦挽月骄纵的很,也不在乎这一些细枝末节,便道:“你自己喜欢就好。”

秦挽月勾着红唇,亲了他一下,旋即朝谢欢笑道:“小妹妹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话想和我老公说。”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