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澄水晶莹,奇峰锦绣,山色怪石都应和着一个“幽”字。

幽州的美景确实不错,但是马车内的人毫无心思欣赏,她只是一心想要见到幽州封地的主子刘义。

秋天的山带着千种色彩,也丝毫不及她此刻的复杂情绪。收到书信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从来不被疼惜的“公主”。

“我这个公主,在别人眼里是北华最受宠最尊贵的,可是我倒是一点也没感受到!情况至此,我还被蒙在鼓里,依靠这匿名信来知晓信息!”

凉华每逢想到这里,总是忍不住心中酸楚,窗外的美景更是无心看了。

刘义的情绪也不尽安和,最近他心中总是不安,还经常做些奇怪的梦。昨日,刘义见天象微微有异,于是悄悄潜到午阳河偷看了一番,发现那三个人确实有些动作。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母后啊母后,你不要再干预时局、扰乱天下了好吗?”

刘义一遍一遍地抄写经文,试图为他的母后积些福德,他越来越担心太后会成为天下的罪人。

卯时一刻,刘义清闲幽静的门被敲响,外有侍者来报:凉华公主求见!

“凉华怎么来了?”

刘义放下笔,看了看桌子上的经文,起身去迎接。

打开门,凉风灌了进来,身心都有凉意。低头一看,只见阶梯上蹿动着一抹红影,凉华冒着小雨迅速地跑了上来。

刘义的阁楼外有七十七阶木梯,沾着秋雨有些湿滑,但一向恐高的凉华竟然不顾一切地跑了上来。

“凉华何时不惧高了?”刘礼有些惊疑,出门迎了上去。

“大哥!”

凉华见了刘义,又哭又笑,模样还是那般清秀,但神态里丝毫没了曾经的骄傲。

看着凉华激动的样子,刘礼心中感到一阵阵凉意。“皇妹,你这是怎么了?”

凉华哭着冲到了刘义的怀中,此情此景令那唯一的侍者尴尬地走下楼梯。

“大皇子、公主,久别再见可喜,奴才不打扰了!”

刘义点了点头,“你下去吧!吩咐厨房做些菜,再熬一壶姜汤!”

“是!”

刘义将凉华好生劝到屋子里,递给她手帕擦拭泪水和雨雾,又将火炉端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刘义轻声问道。

凉华收拾好装束,整个人精神了许多,但那些哀愁和失意总是挥之不去。

“大哥,你可要救救我啊!母后她,她太狠心了!”

刘礼的心中突兀地响了一声,好像是最后一点希望破灭了。他早知道太后并非行善之人,却没想到她竟然对自己的儿女也不放过。

“你说…母后怎么了?”

“母后,母后她跟着二皇子一起谋害三哥,现在…现在三哥恐怕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刘义一惊,紧紧地捏着衣角不松手。“此言当真?”

“大哥,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凉华说着说着,泪如雨下,声音哽咽。“她…对三哥不欢喜…就罢了,竟然起了杀心,还…还要以此事做要挟,她们…她们就要攻打平梁了!”

刘礼一愣,心神紊乱,丝毫没有淡然的神色。“你,你从何而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大哥,你躲清闲倒是厉害,现在都火烧眉毛了!”凉华而语,止不住眼泪。“母后要给你我赐婚,这你知道吧?你明明无心娶妻,母后却要将侯王的女儿赐给你。而我呢?比三哥好一些,我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平梁王子……你说,母后有那么讨厌我吗?还是说,这骨肉亲情都比不上权谋?”

“凉华!”

“大哥,你最受母后宠爱,她的狠心你不会明白!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母后就是要走一条毫无人性、颠覆黑白的路,你难道还要维护她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义愣在原地,心中浮现起以往那些点滴琐碎;原来,母后真的是在迷途之中越走越远了!那午阳河的人,确实是母后派去刺杀三弟的凶手,也是扰乱皇宫的凶手!我竟然,我竟然包庇了这么久……

“大哥,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不能再站在母后这边了!跟着母后,我只是一颗棋子!就算是逃,我也不愿意被她控制!”

刘义看着激动无比的凉华,苦涩地笑了笑。“你以为我想吗?”

凉华欣喜地看着刘义,拉着他的手说:“大哥,我就知道你是非分明!到了这一步,那我们怎么办呢?”

刘义欲言又止,看着凉华想道:皇妹原来是向我求助,她没有可以依赖的人了!三弟,真的不行了吗?从前,凉华最黏三弟,现如今也只有我了吗?

“大哥,若你也没办法,那就和我一起归隐吧!”凉华摸了摸眼泪,看着窗外的小雨。“或许,我不该投生到皇家!”

刘义摇了摇头,给凉华倒了一杯热茶。“你别急,不要哭了,事情或许还有些转机!”

“有什么?”

“凉华,我也不再支持母后了,这根本就是助纣为虐!不过,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你似乎一直都没有关心过朝政时局,为何比我还知晓得多?”

凉华叹了口气,低声说:“实不相瞒,这一切都是一个宫中的人告知的。现在,只要是可靠的消息,我不会理会来源。尽管,此人有嫌利用我,但我也甘愿被利用,这总比蒙在鼓里强!”

“原来如此!”

刘礼明白凉华的意思,他也清楚这位个性要强的皇妹的为人处世之道,不过心中仍有许多惊疑:传信给皇妹的人似乎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其缜密心思、前后设计都精妙准确,还并不依附与母后的势力,那这个人会是谁呢?又在跟母后打交道,又不想让母后得逞,却也不是极其反对恶行、厌恶黑暗之人,会是谁呢?

“大哥,这北华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北华了,这母后也不是疼爱我们的母后了。如今,朝局动乱,江湖混杂,天下不安,我想借你的力量归隐田园了!”

“什么?”

凉华苦涩地笑了笑,“我本来是想让你跟我一起,但是看你似乎并不焦急。你我命运不同,我也就不勉强了,我只想离开这个勾心斗角、暗流涌动的地方!”

刘义愣了愣,随即欢喜一笑。“傻妹妹,你以为归隐有用?我归隐这么久,还是躲不过,你以为母后会放过你?况且,宫中那个指点你的高人似乎也不愿意你这样做吧!”

凉华皱了皱眉,叹息声更重了。“那大哥的意思是?”

“为今之计,就只有占领先锋、手握重权,否则只能任由践踏,无法还手!”

凉华惊喜地看着刘义,神情中带了些希望。“大哥,你终于觉悟了!”

“我认为你说得对,我也看清了时局,这样下去对我们谁也没有好处!我们要阻挡母后,尽可能地阻挡!”刘义叹了口气,心想:母后,我只能忤逆你了!我只有这样,才能保你一命!

“那大哥有什么打算?我一向心思简单、脾气暴躁,并不适合做这些费脑子的事情。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毕竟我们都是母后的子女,这也也不算是谋反忤逆!”

刘义点点头,想了想又问:“你说母后已经让二弟去平梁了?”

“对!二皇子昨天带着人马到了镇宁,想必今天就会达到平梁。他们想要借着皇上在平梁遇刺一事挑起战端,以他们的势力,平梁自然打不过!”

“那最关键的就在于三弟了!”

凉华点了点头,哀愁之情又布满全脸。“可是,我听说三哥似乎……”

“我相信三弟吉人自有天相,但是母后确实下了狠手,想必他并不好过。等他发觉一切,或许比你还要气愤激动,你说这怎么办?”

刘义悄悄看了凉华一眼,希望她并不是那般愤恨太后,不然又该怎么在刘礼手上保下太后呢?

凉华想了想,叹了口气。“我还好,只是被母后嫌弃,又干预婚姻大事罢了!说到底,母后都没有对我狠下杀手,对我也比三哥仁慈多了。可是,三哥从小不被母后喜爱,甚至一直不归还皇权,这一次竟然痛下杀手……”

“那你认为三弟会如何?”刘义问得紧张又小心,内心的忐忑都移到了声线的颤抖上。

“要是换作他人,应该会报复吧!我若是三哥,或许也很难放下芥蒂!不过三哥宽容善良、思维豁达,所以我真不知道三哥会怎么样!”

刘义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小雨,心中想到:三弟,对不起,我没有及时帮你!你一定要坚持过来,以后我绝对不会让母后对你下手,也希望你不要记恨母后!这天下太乱了,我也不能安心清修了,是时候出山了!

“大哥,你问这些,是打算重出江湖了吗?”

刘义低头一笑,心中充盈着苦涩。

“我本以为,我一直归隐、从未变过。没想到,从未变过的是我还是大皇子,一个没有办法迅速离开红尘的人!”

凉华听得懵懵的,却也有些感触,她的直觉告诉她:大哥就要涉政了,局面是要改一改了!

“若是三哥能挺过这一劫该多好!”

刘义侧身看了看凉华,“我相信,他能!”

“我也相信!”凉华走到刘义身边,同他一起看着窗外的山川,若有所思地说:“若是三哥回来,我们三个又可以相互扶持了!”

刘义点头一笑,他明白凉华的意思。“若他回来,我定会用尽全力帮他!”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