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连续带着人马奔驰了一天一夜的林冲在看到海城北面燃起熊熊大火的时候,心猛地向下一沉:难道还是来晚了,辎重营的弟兄都已葬身火海了吗?顾不上整顿队伍,他摘下长枪向空中高举,然后两脚一磕,催动战马加速向着起火的方向冲了过去。身后数千名训练有素的铁甲骑兵也都望见了海城的火光,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迟疑,纷纷跟着林冲摘下骑枪策马前冲,渐渐地把行军的纵队演变成冲锋的三角队。魏定国、单廷圭各自在三角队形的两条边的中点上占据了自己的位置。离着海城渐渐近了,威盛军将士们都已看清楚大火还只是在城墙上燃烧,城外有数千辽军骑兵正不停地向城头放箭。见身后突然到来这样一支可怖的重装骑兵,不少辽兵都不知所措,少数醒悟的快的人转身列队,企图与他们对决,但甫一交手,辽兵们就感受到对方的强大威势。黑色的钢铁箭头般插到他们刚刚排成的横队中,摧枯拉朽地将敢于阻挡在前的一切踏于马下。当抵抗者的队伍分崩离析,当辽兵辽将开始哭爹喊娘,他们惊慌地发现,己方的主帅卞吉拉则早已抢先逃走,于是抵抗瞬间就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在催马逃走,大家的信条是——我可以跑不过敌人,但绝不能跑不过自己的同伴。

当林冲他们在海城城下大开杀戒的时候,卢俊义带着远征军的后队主动接管了重装骑兵们携行的那两匹换乘马,在地势较远处摆成方阵驻足观看。虽然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打仗了,卢俊义对前队表现出来的良好素养还是很欣慰。从女真人那里学到的一些作战技巧在威盛军中得到了应用,在饱餐了几十天的牛羊肉之后,他们的身体似乎也更加强壮。等见到敌军已经四散奔逃,卢俊义传令,留下一千人在原地看管马匹,其余的一千人也上去参与扑灭海城的大火。

海城里面的威盛军将士早有一部分人从东西两面涌出来,与自己的战友会合。虽然前来增援的人马没有打出任何旗号,但大家都清楚地知道这是豹子头林冲率领的重甲骑兵。只有这支部队才能具有这样的威势,别说区区的四千辽兵,就是更多的契丹轻骑也绝不可能阻挡住他们无敌的冲击。果然,等城中的守军来到北城,城外只剩下黑云一般的自家队伍,辽兵的尸体和逃走时抛弃的刀枪、弓箭扔得满地都是。

杜迁和石勇顾不上与林冲等人寒暄,他们首要的任务是配合城里的宋万、凌振抓紧扑灭城墙上的大火。虽说寨墙上的人都已后撤,大火也暂时没有波及到城内,但在那些个青石碉城上都还留有宝贵的火炮,那可是凌振的宝贝呀!林冲见杜迁们急着救火,忙将长枪向空中一摇,喝止了部下向四散奔逃的敌兵的追击。毕竟算上马甲的重量,铁骑兵比那些只披着牛皮护甲的契丹逃兵要重上何止百斤,追击的活还是留给卢俊义派出的轻骑兵们去干吧。林冲命令一半的人原地列阵,提防又敌人反扑,其余的人马上也去帮助辎重营的弟兄们灭火。

由于城墙是用内外两层圆木排夹着夯土建成,所以大火一时间很难控制住,加上手中又没有应手的灭火工具,救火的人们都很焦急。林冲问清楚情况,他望了一眼前边的青石碉城,大喊一声:“众人都闪开!”自己催动战马,手中紧握精钢打造的长矛冲刺到石堡边正熊熊燃烧的木排前,钢矛扎着木排猛地向上一挑,连带着四五根碗口粗、一丈来高的圆木排惊人被他的神力被从土里面拔了出来,大枪一抡,将燃着大火的木排甩出三丈多远!

………

卞吉拉则逃回东京辽阳,立即被大辽统帅兀颜光骂了个狗血喷头:“海城只有两千不堪一击的宋军,你手中却有五千契丹精锐,打了五六天居然攻不下来。现在光杆一人逃回来,真是个窝囊废!”卞吉拉则忙为自己辩解说,海城原本没有城墙,可宋军在短期内修建了城墙,他手下没有攻城的器械,所以才多日攻城不下。兀颜光斥骂为何不马上回报东京,可以调器械和人马再去增援,分明是卞吉拉则贪功,故而贻误战机,理应斩首。卞吉拉则吓得面如土色,跪地求饶说自己已想出火攻的办法,眼见就要大功告成,没料到突然来了一支神秘的铁甲骑兵,从背后偷袭了他的队伍。那支重骑兵是在太可怕了,个个就如同地狱中的恶魔一样刀枪不入,所以才使得他功亏一篑。

望着手下眼中那种恐惧的眼神,耶律兀颜光猛然想起两个月前黄龙府外那支铁甲骑兵在十数万辽军阵中所向披靡的样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以为那时南院大王萧现常扮作宋军的一支精锐,现在看来这支骑兵真的是来自于南朝。一直都不堪一击的宋军如何能训练出这样可怕的军队来呢?他又看了一眼跪在自己前面瑟瑟发抖的卞吉拉则,心知这个人已经被吓破了胆,要不要把他杀了立威呢?还是暂且把他留下,将来或许对自己有用处。兀颜光让人把他先看管起来,传令从东京辽阳的驻军中迅速选拔两万精兵,自己要亲自带队去再征海城。

三天之后,兀颜光带着手下人马气势汹汹地杀到海城,却见这里已经是人去城空。在询问了附近居民后才知道,前天夜里海城的守军已全部向南边撤去了。南边?那里就是大海了,他们是要从海上撤走吗?可如果不是这样,他们还能去哪里呢?他早已下令各地的驻守部队提高警惕。这支宋军是无路可去的。兀颜光不甘心地带兵追到海边,那里果然见到了沙滩上有许多的马蹄印。兀颜光坐在战马上向南方眺望,那里只有茫茫无际的一片蓝鸀色海水。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