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凌振见一炮就将准备攻城的敌兵吓走,忙挥动白旗制止其它炮台继续发炮,让众人都伏在围墙后面不得出声喝彩。卞吉拉则也被城上的这一炮吓了一大跳,见这一炮过后并没有其他的火炮开火,心中又镇定下来猜测想,南人的火炮虽然厉害,但可能只有这一门,若是这样就好办了。他知道火炮放过一次之后,要再次发射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准备好。

他挥手命令后队向前阻止迁都乱跑,大声呵斥部下:“你们还是契丹勇士吗?南朝人只有一门火炮就把你们的胆子都吓破了吗?都给我站住,谁再乱跑,格杀爀论!”众辽兵见主帅挥刀凶神恶煞般地叫骂,又听着城上再没有什么动静,这才纷纷止住逃跑的脚步,重新集结起来,准备再次攻击。

凌振趁着敌军乱成一团,连忙让人去通知各炮台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军令行动,又让取了火枪匆匆赶来的二百名枪手在两段围墙上均匀布好,自己找到几位头领一商议,决定分头带人在各个方向上把守。他与宋万带一千人在辽兵云集的北面,杜迁和石将军石勇各带三百人守东西两面,让青眼虎李云带四百人看守南面,并时刻准备增援各处。

凌振刚回到碉城上,手下炮手急不可耐地向他建议:“凌将军,咱们用开花弹打辽军的主帅吧。你看,就在那里。那敌将身边好多人,只要一炮打准了,定能干掉他一大片!”凌振探出头去看了一下摇摇头:“辽军只来了五千人,咱们还应付得了,不用开花弹,只用火炮也能守住海城。若现在将敌人的统帅打死,你说他们会怎么办?”那个炮手抓抓脑袋:“敌军多半会一哄而散。”“那以后呢?”“契丹狗会另派人马来围攻?”

“是啊。”凌振在那炮手头盔上拍了一下:“你小子还不傻。辽军会加派更多的人马来围攻,咱们的压力就更大了。所以现在还不如先拴着眼前这些敌人,不让他们增兵换将。”见身边的弟兄们都信服地点点头,凌振心中暗想:这只是权宜之计,要事卢员外他们能早些赶回来,或者阮家兄弟的船队来接应就好了。其实他不知道,用不了几天,他期盼的这两路人马都会来到海城。

林冲一马当先跑在全军的最前面,鞍桥后面系着绳索,拉着后面的其他两匹骏马,其中一匹挂着马甲,另一匹则托着林冲的包袱。每跑一个时辰,他就会换到那匹驮包袱的马上去,一旦遇到战斗,他将选择挂着马甲、已被自己训练的可以人马合一的坐骑上去。林冲的后面是五千彪悍的威盛军战士,他们也与林冲一样一人三骑。凭借着这样的配置,他们以每天奔驰六个时辰三百里地的速度向南回归,已经连着赶了四天的路。可是按照段景住的说法,仍需再走两天才能到达目的地海城。

路上曽遇到几只契丹的游骑,但那些巡逻小队对这支没有打出任何旗号,也不主动与他们搭话,只是一言不发地急急赶路的神秘骑兵似乎很有些忌惮,都只是远远地驻足观望,等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渐渐远去之后,才想起来飞马向自己的上司去报告这支人马的存在。眼见太阳已经西斜,灼热的空气中终于等来了一丝凉风,林冲微微拉了一下战马的丝缰,把奔跑的速度放慢下来,同时左手向空中高高扬起。他身后的骑兵们也依次把战马勒住——又到了小憩的时间了。

林冲甩蹬下马,把三匹马的肚带都放松了几扣,又将包袱取下来放在低下,让战马都去啃一些青草,自己则站在一块石头上四处打量,见几个小队骑兵在小头目的带领下向四面散开去警戒。忽然有亲兵喊林冲:“将爷,看,鸽子!”林冲闻听抬头观看,果见一只灰色的鸽子在夕阳的余晖中振翅盘旋,似乎要确认下面的这群人马是否就是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林冲忙让手下取出一张折叠起来的银箔,将阳光冲着那鸽子反射过去。那在天空中盘旋了好几圈的鸽子终于见到了期盼中的信号,鼓动了两下翅膀,一个漂亮的滑翔,准确的落到银箔边上。负责接收信鸽的威盛军士兵忙掏出一把玉米粒喂给信鸽。这是威盛军中接收信鸽的不二法门。若是别人侥幸把鸽子引下来,但如果不马上取玉米粒喂鸽子的话,那鸽子就会立刻离去,不再复返。

林冲接过信鸽带来的指令,按吴军师教得解密方法仔细观看,不禁大惊失色:海城的辎重营正遭到辽军围攻!他立刻去找卢俊义,两人简短的商议过后,立刻通知全军赶快吃干粮,之后要连夜赶路,务必在最短时间内赶去救援海城。

凌振等人在海城已经坚守了三天。虽然石勇多次建议冲出去狠狠地教训辽兵一下,可老成持重的杜迁、宋万都坚定的支持凌振的意见。每天都躲在简陋的城墙后面,不疼不痒地击退缺乏攻城器械的辽兵一次次进攻,多少是有些无聊,但也没有太大的压力。这毕竟也比将眼前这五千骑兵杀退,从而引来更多的敌军带着器械来大兵压境要好得多,所以大家最终还是依照凌振提出的不用全力、不杀敌军主将的主意,每次敌人攻上来,宋军总是用弓箭挫动其锐气,然后或用火枪,或用霹雳弹等让少见多怪的契丹人一惊一乍的古怪武器将敌军吓退,每次杀伤他百十个人,三天下来已经打死打伤敌军上千人。

这让辽军主帅卞吉拉则颇有些脑袋疼:明明城中守军不过两千人,城防工事在他看来也很简陋,偏偏对方军中又各种稀奇古怪的火器,有各种各样的打法,总是让自己那些没见过世面、不争气的手下失魂落魄,每每攻上去不久就仓皇退回。虽然每次都根本没有太大的伤亡,但士兵们的心理已变得很脆弱:攻击的时候全然没有契丹勇士固有的那种勇往直前、信心十足的启事,而是小心翼翼,不知道守军这次又会舀出什么前所未闻的玩意来。

卞吉拉则也曽考虑过,是否应向大帅兀颜光要求支援,可又怕大帅责怪自己以五千精锐对付两千不堪一击的宋军都不能得手,因此他只能咬紧牙关,一面让周围的州县驻军搜集各种攻城器械,抓紧送到海城前线来,一面带着手下每天在海城周围转来转去,希望找到一个薄弱点,或想出一个好主意,一举攻进城去,将那些可恶的宋狗全部杀死。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