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战败了江南箭神庞万春,花荣扭头望了方杰一眼见好就收,提马回归本队。这厢里方杰催动坐骑上前:“小李广英名广播,枪射俱是上乘,还请休息片刻,方某在此恭迎其他英雄下场。”田虎环视身边的威盛军将领,心知山士奇、程通、雷横未必是方杰的对手,朱仝、邓子雄又负了伤,暗自庆幸宋江把双枪将董平带到营中,希望这位名动一时的董平能抵得住方杰,至少让花荣休息回复,再用车轮战克住方杰。董平自然知道大家都把期望寄托在他身上,右手并持双枪,左手一带战马,脱颖而出。

方杰起先与董平交过手,只是事出仓促,双方并没有互通姓名,在使用的兵器上料想是董平,此番见又是他出面迎战自己,便在马上问道:“来将可是梁山五虎将之一的董平吗?”董平在上梁山之前就有“万人撞”之称,性格向来傲气十足,这次宋江为战方杰特意把他从台州带来,他自己心中很是自负,认为这是展露身手的大好时机。

威盛军攻打江南虽然战事不少,战果也颇为可观,但真正的硬仗却并不多。如今梁山五虎八骠的上将中,关胜留在山西,林冲与卢俊义远征塞北,呼延灼镇守河北,徐宁在东京潜伏,张清在沿海忙活,其实在南下军中的也不多。在随军南下的几员大将之中,花荣在江阴城外立过首功,秦明随后杀败厉天闰,挫败湖州军,唯有他董平却战绩平平。

绍兴分兵的时候,他对吴用没有分派身为左厢副指挥使的自己来统领去往昱岭关的援军,而是让田虎这个军指挥使去统管其他的几个军指挥使有些意见,但由于对军师的尊重,他并未公开提出异议,只是心中感到可能又少了一个立功升职的机会。幸好宋江及时赶到军中,并且慧眼独具的带了自己赶奔昱岭关,并告诉他可能那位号称大越国第一猛将的方杰就在那里,需要他去应对,他心中真的很兴奋。

刚才方杰力压山士奇,幸亏他董平及时赶到,才把田虎手下的这员猛将救了下来,这也让他初步领略到方杰的厉害,也为寻到一个真正的高手而激动。在庞万春邀战的时候,他本想出战,又对小养由基的神箭有所忌惮,幸好自有针尖对麦芒,小李广花荣出手将庞万春打败。此刻方杰出马,董平知道是自己动手的时候了。

他按捺一下内心的激荡,边走边回忆方杰表露出来的招法,琢磨该如何应对,听到对手道出自己的名字,董平不由得在马上将身子挺直:“不错,正是董某,请指教。”两人对面站定互相打量。

刚才方杰与董平交手的时候就感到他的势大力沉,此刻仔细看过去,见董平果然面相威武,尤其是手中提着的那对双枪长有六尺,粗如儿臂,双头枪尖,显得很有分量。“看来是个劲敌!”方杰深吸一口气,两腿加紧马腹,双脚一磕,战马扬蹄嘶鸣,挺画戟冲着董平那边奔来。

董平见方杰的画戟引而不发,故而上前迎击的时候双枪也先凝立不动,等离得近了,见方天画戟闪电般地突刺自己面门,董平这才左手枪使了五分力,在前面一格,心中防着对方的后招。果然不出所料,方杰使的真是一个虚招,两件兵器刚一接触,貌似势大力沉的画戟却立刻借势荡起,划了个小弧之后挂着风声斜砍下来。

董平识得此招的厉害,忙用右手枪全力向外招架。枪戟相碰,火星四溅,两人身形都微微一晃。良马错镫,董平回身抡枪杆砸向方杰的背后。方杰也早料到对方有此一招,及时伏身避开,两人都暗自在心中赞叹对手好身手。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你来我往战了十几合不分上下。不过方杰总是凭借自己招数精奇在外路远攻,董平却只能以守为攻,封格磕架,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若是不能在众人面前将方杰舀下,岂不堕了自己的名头。

在方杰又一次纵马冲过来的时候,董平一磕马肚,硬是将身子横过来拦住对方的去路。方杰见状,双臂发力,用丈八长戟猛地横砍过来,董平也用了全力,两支短枪斜着砸出去——震天动地的一响,三件兵器都荡开数尺,两匹战马都不禁倒退几步。

董平胳膊略有酸麻,但他顾不上这些,策马摇枪抢攻近前,左手枪虚点对手面门,未等方杰的戟接触上来便旋即收回,右手枪急刺对方左肋。方杰没料到董平的招数也使得如此凶狠,急切间拧腰闪身,磕马躲过,枪尖堪堪从身侧穿过。

董平一击不中,果断地策马绕着方杰抢攻,或刺或砸,双枪翻飞,把方杰罩在自己的枪影之中,一举扭转了刚才只能防守的局面。而方杰落入守势,不过他似乎毫不在意,凝神定气,不断地用兵刃将对方的攻势逐一化解,看得大越军将士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这可是他们当前最后的希望了。

突然之间,方杰寻空隙将双把前移,瞅准机会用戟上小枝去格董平的枪尖。董平正用左手枪点刺对方的肩窝,不想枪尖正刺入方杰戟枝的空隙中。方杰戟杆已拧将短枪锁住,双手用力回拉。董平单臂对方杰的双臂,险些被对方将兵器夺出手,忙大喝一声发力向回拉。两人在马上较起力来,引得双方观战就是齐声呐喊助威。

却说董平发起神威,人借马力,将方杰连人带马拉近几步,右手抡枪直砸对方头顶。方杰只好闪身躲开,被董平将左手短枪抽了回去。两人各旋马头分开两厢,略作喘息。方杰心中暗暗叫苦:适才的好机会没能将董平的枪夺出手,不是自己力量不如董平,问题出在自己的马匹上。

他原来的宝马早已在回龙峪失落,现在的坐骑是庞万春在昱岭关中为他挑选的。虽说也是训练有素,但毕竟是寻常的战马,在力量、速度和熟悉程度上都比起董平的坐骑大有差距。刚才两人较力,居然被人家连人带马拉着走了几步,看来这样下去,自己想取胜是有困难的。虽然如此,但方杰心里也并无其他选择。庞万春已在花荣手下失利,自己无论如何要打败董平。

他拍了拍战马的脖子,计划着不再与董平拼力量,而是尽量的远攻,用多变的招式压制对方,寻机先将他的战马杀伤。打定主意,方杰双腿一夹马腹,猛踹绷镫绳,战马由慢及快直奔董平。

董平刚才急于抢攻,险些被方杰夺取兵器,此刻心中已冷静下来,知道自己若过于冒失,就会导致败局。见方杰策马冲来,他豪气又起,高声呐喊着催马迎了上去。两马接近,方杰抢先出手,戟尖连点对手上盘,等董平起枪来格,他大戟回拖,想用戟头小枝挂住短枪。董平吃过一次亏,哪肯再上当,手中暗蕴收势,轻巧躲过。

方杰计策不成,回戟作势横砍,趁董平贴到近前,忽用戟尾小刺直插对方小腹。这下让董平出了一身冷汗,堪堪用短枪将尾尖格住。刚一眨眼,方杰的大戟又从背后拦腰砍来,董平连忙拨马回身,短枪外挥格了出去,心头不由得咚咚乱跳。

方杰的一马四招虽未得手,但见了董平狼狈的样子,心中也很是痛快,圈转马头又向对方奔去。董平学了乖,见方杰迎面一戟招式不老,手中双枪一高一下护住身子却引而不发。果然方杰虚招收回,戟尖猛然横划肩颈。董平把心一横,手中兵器就是不动,硬是靠身子后仰闪了过去。方杰见招式走空,手腕转动,拧得三十六斤的大戟戟杆反着旋了一周,突地回斫董平的面门。

董平见方杰终于发力,俯身向前把画戟从头上让过,双枪齐出,一扎小腹,一刺前胸!方杰没想到对手使出这样的险招,此刻自己招数用老,回收不及,虽然两人离得较远,但由于两人董平俯身向前探,而自己也正身子前倾,故而枪尖完全又足够的长度给自己来个透心凉!情急之下,方杰撒手弃戟,双手瞅准对方的枪杆来势,就势下抓,扯了枪杆向后就拉,同时身子向右一拧。

董平是全力前刺,眼见对手无可躲闪,却没料到方杰竟然抛弃画戟来夺自己的枪,收势不住,与方杰一起都从马上跌了下来!两人摔落在尘土之中,犹准备爬起来再战,早听宋江在场外大喊:“都住手!不要再打了!”话音未落已经催马冲到场内:“大家都听我说,切爀再动刀兵!”董平和方杰都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

此时东方的云层中已透来第一缕阳光,照见二人脸上汗水和泥土混在一起,都成了花脸猫!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