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第二天一早,梁红玉带了二人骑马直奔立刻昱岭关大道北边大约十五里之外的山脚下,让二人与军中暗自挑选出来的两位登山好手一起上山。等四人上山之后,梁红玉留下几名亲信家将和一小队士兵在原地等候,自己悄无声息地回到大营。

韩世忠很奇怪夫人为何一大早就带人骑马出营,回来之后却什么也不说。问她也只是微笑着回答说:“我给你去找人和去了。”“什么人和?”韩世忠依旧一头雾水,再问却也没有结果。

午饭过后,梁红玉开始有些坐卧不安,直到快要黄昏的时候,才有家将悄悄来回禀,梁家兄弟已回营,在后面等候向夫人禀奏。梁红玉一跃而起,跟着家将快步去见梁家兄弟。一进帐篷,见兴邦、定邦虽是浑身尘土,满脸疲态,但马上跳了起来:“姑姑要说话算话,我们已登到那山顶,这下子该收我们参军了吧?”

梁红玉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连忙拉着兄弟俩坐下,迫不及待地问登山的情况。兴邦、定邦虽不明白姑姑为何如此焦急,但还是把上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梁红玉听。梁红玉听完又问跟着去的两个军卒,大队人马可否从那里上山?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她高兴地一拍兴邦,叫了个“好”。梁红玉转身让人马上去请韩世忠,又关爱地让登山的四个人去梳洗吃饭,同时嘱咐帐中众人谁也不许将登山的事说出去,否则格杀爀论。

韩世忠很快就赶到了。梁红玉朝着他笑吟吟地说:“将军,破关之日不远矣。”随即将梁家兄弟上山探路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韩世忠边听边点头:“不错,夫人果然高见。”当晚韩世忠召集几个重要的将领商议如何绕路上山破取昱岭关,商定次日便在军中挑选数百名精锐,由军指挥副使、韩世忠的堂弟韩启功带队,携着足够的干粮饮水,跟随梁家兄弟上山,然后从山脊上接近昱岭关顶上的山峰。如遇贼兵抵御时,不可恋战,但要选择险要据守。

韩世忠特别交代,让韩启功带上几只经过训练的鸽子,可将山上的情况及时报告大营。此外如能再派人翻山去到东面张所大人的营中了解那边友军的情况和想法则更好了,也可以用信鸽把消息传递回来。随即他又让在营中将息,伤势已痊愈的弟弟韩世杰召集手下两千多人做好战斗准备,作为韩启功的后应。之所以选韩启功带队先行上山,是因为他做事向来考虑周全,比世杰更能独当一面。启功让兴邦兄弟在前面开路,后面跟了几十个身手矫健的勇士,背了绳索,遇到难以攀登的地方就放下绳子,好让后面的人缘绳而上。

由于山势的遮挡,从这里一点也望不见昱岭关,相信关上的守军也瞧不见这里的行动。兴邦、定邦果然是爬山的好手,俩人就像猿猴一样,逢树攀树,遇石登石,带着那几十个前锋很快就爬上去一大截。韩启功心中嗟叹: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这两个后生貌不出众,武功平平,谁料想却是登山好手。他催动手下赶紧跟上。

眼见太阳就快要落山了,全营攀到距离山顶只有几百步的地方。眼见着前面也没有什么特别艰难的地方了,韩启功传令就地休息,众人各找避风处宿营,但绝对不允许生火,只可食用干粮。

他将兴邦兄弟找来攀谈,这才知道两个孩子的那个武功很高的爷爷,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用药水为他们每天沐浴,又让他们习练轻功身法。可惜在俩孩子刚入门径的时候,爷爷就在一次外出时遇难身亡,一身功夫就此失传。兴邦的父亲好武,可惜天资一般,只能按照祖父的传授教兄弟俩一些基本的功夫。倒是兴邦那个不好习武的叔叔广闻博识,在其他方面对两个孩子指点颇多。这次就是兴邦的叔叔断定韩世忠军前需用善于登山之人,故此让从小就喜欢爬树登崖的两兄弟特来军前报效。

再问下去,兴邦说他叔叔虽识天文,懂地理,但对大宋朝廷很是失望,所以宁愿在家赋闲。韩启功不禁叹息:林泉之下,藏龙卧虎。兴邦问起明日是否要顺着山梁向北去打昱岭关。启功摇摇头:“庞万春不是等闲之辈。昱岭关两侧高山之上也有人把守。我们不可轻易暴露意图。明日你们两兄弟跟一个统领任长新,翻山去找山东面的友军。我把你世杰叔叔的人马也接应上来,等山两边都有所准备,定好计策之后,再同时发动,方能一举击破昱岭关。”兴邦冲定邦吐吐舌头,带兵打仗的确不像他们想像的只需打打杀杀那么简单。

皖南军营指挥任长新带了梁兴邦兄弟以及十几个士兵翻山来寻友军,直到第二天黄昏时节才找到威盛军的营盘。田虎听说是山对面韩世忠的手下,连忙将几人让入大帐,又把朱仝等人叫来一起去商议。

任长新见山这边的攻山队伍已经换成威盛军,起初有些吃惊,不过想想威盛军攻无不取战无不胜的种种传闻,继而大为欢喜。又见田虎虽只是个军指挥使,但对自己甚是客气,心中更添好感,便对田虎、朱仝等人把这些天来皖南军的情况一一通报,又将此番奉命前来联系的意图和盘托出。

田虎听说可以登山绕至昱岭关的顶上,心中也十分兴奋,扭头见朱仝脸上也是一团喜色。不过后来听说方杰带的三五千人也已上了昱岭关,目前山上怕是有万八千人,两人心情又沉重了许多。都知道方杰此人武艺高强,且深通军事。昱岭关本来一个庞万春就让人够挠头的了,如今与方杰合兵一处,势必更加难以攻取。

虽是如此却也不好在外人面前露怯,田虎笑吟吟地起身拍拍梁家兄弟,对任长新说:“皖南军马同仇敌忾,少年尚且英武如斯,料小小昱岭关指日可下。”说的皖南军众人都觉得自己脸上有光。田虎让人带他们去休息,说好每日一早就给韩启功和韩世忠回信,这才转身与朱仝等众人商议。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