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却说宋江见方腊已经打定主意不再拖延,答应即刻乘船出海,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也该盘算一下自己下一步的行动了。他趁着夜晚辞别了方腊,从台州乘一只小船悄悄地北上,身边只带了焦挺、山士奇、孔明、孔亮和二十名亲兵,随行而来的威盛军小营中其余的人马都交由花荣、吕方、郭盛带着从旱路潜行向北,寻机去与威盛军大队会合。为了避免在他人口中落下个通寇的说法,宋江特意命船只在杭州附近靠岸,随即一行人绕到西湖西面的灵隐山,顺便拜访了一下灵隐寺的长老普慧和尚。

普慧和尚学识广博,通晓梵文,是江浙一带颇有名气的僧人,他的名字是宋江在前段与方腊杭州城外双雄会的时候就听闻过。此刻初次邂逅,攀谈之下,双方都佩服彼此的见识和心胸,一僧一俗竟然天南地北的畅谈了一夜。

普慧在此间收了个弟子,唤作济颠的,如今有十七八岁,甚是顽皮,见师傅与访客倾谈,他也赖在门口不愿出去,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话,有时对宋江做个鬼脸,引得宋江瞧着他直乐:“我有个女儿,也有他这般年纪,却是一般的顽劣,平素里不像个女儿家的,不好女红,唯喜诗词歌赋,周围数十里的先生们以为奇事,常舀她的习作评头论足,她自己也不知天高地厚的,到处吹嘘,在那些年长学究面前摇头摆尾,倒与您这高徒有几分神似。”

普慧也笑了:“大抵天资聪颖之人都是如此吧。贫僧这顽徒鬼怪得很,让他打坐却坐不住,让他诵经也看几眼就放下,偏偏到了与他师兄弟理论的时候,引经据典,偈语频出,数十门人皆辩他不过。早先他祖师还在,说他独具慧根,佛缘颇深,非常人自有非常道,贫僧也便由着他罢。”

说话间不知何时济颠自己又溜达出去,不一会儿就听他在外面与人讲话:“我说小秃驴,手里抱着的最上面那根是什么?”就听有人答话:“是送去斋堂的劈柴。哎,你怎么口出不逊呢?”济颠说:“俗眼不识金香玉!那棵分明是可以入药的合欢木,你光头无发,脸拉得老长,叫你秃驴又何曾冤屈于你?还不将那药材放下!”过不多时,济颠提了根木头踱进来,口中兀自嘟囔:“金好银好,不如苦药。”

普慧对他把脸一板:“贵客在此,你口不择言,全无礼数!”济颠头也不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天下大同,道理唯一。有理无礼,在人心里。”普慧闻言呵呵一笑:“你听他的狡辩,出口即合禅意,贫僧真是终日被他搞得哭笑不得。”宋江却在沉思,觉得济颠话中似果有深意。

济颠把那块木头随手放在窗台上,对普慧说:“修禅可以修空禅,读书不能读死书。师傅何时准许弟子出寺修炼?”普慧沉吟着说:“非是为师不准你游方,是担心你行迹颠放,恐在外吃苦头。”济颠又口出偈语:“苦不是苦,不苦是苦。苦中有乐,乐苦不苦。”宋江抚掌夸赞:“妙啊!小师父果然参透玄机,前途无量。”济颠白了他一眼:“玄机?什么是玄机?小僧只知东山下林家老店的烧鸡香的很哩!”搞得宋江当真哭笑不得,眼光无奈的望着普慧。

普慧似乎对自己的徒儿也很无奈,只好挥手让他出去,偏偏济颠不想走:“师傅说飞来峰那块石头像猫,徒儿看那块石头像鼠。昨日徒儿攀到近前一看,师傅你猜象什么?”普慧与宋江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说:“像石头!”济颠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然也。”三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宋江更是捂了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济颠收了笑容,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非道,非常道。世人臆想的多,追本溯源的少,是故大惊小怪。”见宋江渐渐收住笑容,他问宋江:“听居士适才言谈也算是位有见识的。请教居士家居何处?令爱闺名何如?”宋江不解地问:“小师父问这些作甚么?”济颠说:“待师傅准我离寺云游,方便时就去瞧瞧令千金,居士口中奇异的小女子。”

宋江听他这么说虽然有违男女大防,不过对方是个年纪轻轻并无恶意的出家人,自己心中先行释怀,倒便不好责怪于他:“宋某家乡是河北东路的济州郓城县,不过小女爱莲现在济南府,就是原先的齐州,拜在礼部尚书李格非的千金李清照门下。顽劣小女,喜欢耍小聪明而已,倒是有劳小师父挂怀了。”普慧听了倒也没说什么,济颠则是一惊:“居士所言,令嫒拜的可是赵明诚的夫人李清照,唤作易安居士的?”宋江和普慧又是一愣:“济颠你是如何知道此人?”济颠双手合什:“易安居士文采超人,已经不能以女中魁首相论,不禁当世无以匹敌,即令唐宋八大家也不遑多让。”

宋江和普慧对李清照知之甚少,不明白从不轻易赞人的济颠为何对一个身处千里之外,从未谋面的闺中女子如何的褒扬,宋江更是心中暗暗记下,想着自己原本只是在两年前托老上司、郓城前知县时文彬帮着找个能让女儿继续学习的合适老师,具体的事情都是请父亲宋老太爷以及王英、扈三娘夫妻去办理的,没料到却是遇到一个女中翘楚,便有了日后亲往拜见赵明诚和李清照的想法。

待济颠离去,普慧突然问起江南的战事来。宋江微笑着说:“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大师为何还要眷恋凡尘中的俗务?”普慧摇摇头:“诵经是修行,祈祷是修行,慈悲是修行,卫道也是修行,只要一心向善,哪分什么俗务不俗务?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江南百姓,芸芸众生,宋施主若能将一场屠戮消于无形,自然是会功德无量的。”

宋江嘉许地点点头:“大师心怀令宋某诚服,不瞒你说,江南战火持续不了几日了。待明日宋某告辞去杭州,定会依着大师心意,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秀美江南再现平和。”普慧闻听连颂佛号,称赞宋江的慈悲心怀。却不知江南的战事并不像宋江预想的那样,而是还要经历一段激烈的局部争夺。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