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太子见父皇刚刚喜形于色,忽又面有惋惜的样子,不解其意地望着徽宗。赵佶醒悟过来,忙说:“你讲的办法可行,照例写本子上来,交朝臣们廷议。”停了一下他又对李纲说:“李爱卿,朕见太子能够很好地把京师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朕很欣慰。朕赐你玉瓶一对,聊作表彰。”李纲慌忙伏地拜谢:“微臣无才无德,陛下厚爱,不胜惶恐。”徽宗微笑着说:“平身吧。爱卿有大才,朕早已心知,可惜你也是个不善丹青的,所以太子也随了你,与书画无缘啊!”

见父皇说到书画,太子赵桓马上接口道:“父皇,儿臣近日收了米芾的一副挑山,改日带进宫来孝敬父皇。”“哦?”赵佶有些意外,当世“米黄苏蔡”四大名家的笔墨在市面上已很少见到,人人都将家中的珍藏视为传世之宝,不肯轻易舀出来示人,只有那些家境中落的破落户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使得这四位均已过世的北宋书法名家的大作得见天日。徽宗问太子:“是真迹吗?哪里来的?”

赵桓回答说是四川眉山苏门后人携来,定为真迹无疑。北宋中叶,“苏门三学士”——苏洵、苏轼、苏辙,名满朝野,个个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一度官职显赫。只是后来苏家也卷入党争,苏轼从参政知事的副宰相职位上被贬到岭南做一个小小的惠州知州,那位曾经提携过高俅的“小苏学士”苏辙也从三品官职致仕返乡,苏家往日的辉煌早已不复。这不苏家在故乡摊了官司,故而上京准备告御状。

徽宗闻听很是奇怪,心想饶是苏门已经不是当年的气势,但其威望犹存,怎么会在当地被人欺负,忙问详情。太子说这便是今日乞请圣裁的第三件事。

原来眉山有一据说与朝中大员沾亲带故的唐姓巨富要起一座文殊院,恰与苏家在地皮上起了纠纷。苏家也是仗着家门显赫,冲突中伤了对方一个家奴的性命。那唐姓巨富便将苏家告上官府,又花重金买通上下,连四川经略使和提刑使据说也受了贿赂,拘了苏府官家等十几个人,又责令苏家赔礼道歉并让出土地。苏家咽不下这口气,因此来京托门子告御状。因为苏门子弟遍及天下,三苏的文章更是全国士子咏读的名篇,故而开封府听了苏家的申诉之后,赵桓和李纲都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没有公开介入案情的调查。

“原来如此。”徽宗听了也不禁沉吟半晌。原本消减世家豪门的势力,以免他们联手做大,是从他哥哥——哲宗皇帝开始就贯彻地一项政策。按说这次苏家打伤人命就应该予以惩治,可偏偏苏门几大文豪名声太响,绝非一般的世家可比,诗词书画样样皆精,深得徽宗喜爱,于是便有些爱屋及乌,难以决断了。

大宋朝自哲宗之后隐隐形成了新学、苏学和理学三大学派相互纷争的局面,作为苏学的嫡传正宗的苏家虽然因为元祐党争的牵连,势力大不如前,但朝野上下的影响之广泛还是让任何一个官员都不能小视的,偏偏四川这几个人就吃了熊心豹子胆?绝不那么简单!赵佶皱着眉头转脸问边上一语不发的李纲:“爱卿有何见解?”

李纲于刑案上不甚内行,但因此事干系重大,故而也早费神调阅卷宗,请教了开封府中的老人,见皇上垂问,便忙跪倒回禀:“圣上明鉴,微尘以为此案其中要点有三。这首先苏家行为确有不检点之处,作为天下学子皆闻其名的大家在类似的事情上没有正确处置,体现表率,反而纵奴伤害人命,理应受到严惩。只是在量刑上因实事求是,当事人和指使人按律查办是应该的,但无关的人不应过多的受牵连。”

他微微抬头瞟了一下皇帝的脸色,见徽宗轻轻点头,李纲又低下头接着说:“这第二桩是四川各衙门的官员在此事中的态度值得考勘,且不说他们是否象苏家说的那样收了原告的贿赂,但说这判决就颇为不妥。涉案的双方看来都不是一般人家,故而此案引起了外界的普遍关注,可以说四川百姓无人不知晓这件事,对此官员们就应该格外慎重,先要居中调停,大事化小的才对,偏偏他们把事情搞得路人皆知,闹得苏家还进京来告御状,于朝廷颜面无光。而且案子应该分为两个部分,苏家斗殴伤人是一个,土地之争是另一个,岂能因为苏家伤了人,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偏向原告,连着土地案子也偏向原告?这是微臣以为的第二个要点。”

见皇帝眼中露出嘉许的意思,李纲胆子壮了起来:“第三个要点是案子的起因,就是那块要盖庙宇的土地究竟该是如何的归属,又当如何的处置。那唐家敢与苏家生如此纠葛,想来在民间巧取豪夺小民的土地怕也未必可知?据微臣从卷宗中查看,丝毫不见详细的情节,现下倒不好定论,不过这倒让微臣联想多多。据说这原告唐家争这块土地是为着盖文殊院的,其实本朝开国以来道佛两家的庙宇修建的也不少了,虽然比起南梁那种局面来尚有所不如,但南梁因此亡国的故事不可不戒。庙宇过多,一来损毁良田,二来减少耕农,三来影响国家税收,其它不利林林总总。依微臣所想,朝廷应有个限制,不使它过度。不知圣意如何?”

听李纲说的头头是道,徽宗对于自己给太子选了这么一位能干的帮手还是很满意的。对于刚才李纲对案子的分析,赵佶也觉得有些道理,他想了一下,吩咐太监去取自己出宫的便装来,要此刻便去开封府见见苏家的人,顺便看看米芾的书法。

太子见皇上对自己提的几件事情这般的看重,心中很是兴奋。倒是李纲见皇上仓促间要出宫,有些担心皇上的安全。徽宗从李纲的神色看出他的担忧,正好有太监禀报说一清道长在院外候旨,徽宗便说有仙长一同前往总会是安全的吧。没想到赵佶这一出宫果然生出事情来。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