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早,窗外日迟迟。”徽宗赵佶一觉醒来已是巳时。因为梦中得了一个吉兆,大抵是意味着往后一段时间内将国运昌盛,所以赵佶心情不错。他一边与早已醒来的爱妃**,一边吟唱起不知何人所作的一首古诗。见圣驾今日心情好,趁两人起身整理衣物,爱妃更是卖弄般的打趣道:“此既非草堂又非阳春。万岁爷可是文不应景了。”徽宗呵呵一笑,呼唤内侍的宦官宫女进来帮自己更衣。

自从常年服用一清道长进献的仙药以来,赵佶的身体比几年前大有好转,如今不单是偷偷养在外面的那个李师师,就是三宫六院中的众位嫔妃又可以时常轮到在皇帝身边侍寝了。不仅赵佶本人对公孙胜信赖有加,后宫的佳人们对这位仙长也是感激万分,每每有娘娘妃子传谕对一清道长赏赐则个。今日不是大朝日,所以徽宗又心安理得的睡了一个大懒觉。

当下他穿着整齐地走到宫室门口,在等候太监们摆设御膳的时候悠闲地呼吸了一下屋外清新的空气。一日之计在于晨,眼下境内大患渐平,北边的辽国又忙于内乱,无暇南顾,他的心情自然好的不得了,满脑子都是风花雪夜,书画美人。

按揭气说现在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芒种之后,汴梁城位于黄河之滨,夏日的骄阳已将院子里晒得热烘烘的。幸好这座寝宫位于他费尽心机亲自设计的艮岳御苑(著名的“花石纲”的目的地)的中心地带,四周都围绕着景龙江中引来的水面,微风中轻轻摇曳的柳丝和那一块块鬼斧神工的太湖石似乎将院子里的温度降低了不少。他忽然想起几个月前南方各路要员上的旱情折,心中正奇怪怎么他们也不来跟自己捣乱了,是不是那里的旱灾已经缓解了?

早膳的时候,心情不错的他照例多吃了几样可心的点心。见皇上胃口好,在边上轮值伺候的秉笔太监总管一边指挥着小太监们悉心照顾,一边细声细气地禀告说太子今日有事求见。赵佶嗯了一声,让太子到小瀛洲等候。

小瀛洲周围花团锦绣,两株高大的龙柏将宫殿掩蔽在一片鸀荫中。在这炎炎的五月中,有这样一片鸀荫是难得的。得了太监的通禀,太子早在皇帝之前就在这里恭候,陪同太子赵桓来的还是他的师傅太子少师李纲。

徽宗对这位太子少师近来德表现很是满意,认为太子之所以迅速地成长起来,并且几个月来在开封府尹这个历练的位子上做得有模有样,这与李纲的功劳是密不可分的。他在铺了团龙垫的竹榻上坐下,摆手让太子坐下讲话,并特例赐了李刚的座。

赵桓对自己的父亲很是恭敬。这既是因为父皇丹青绝冠,在历代帝王中无出其右,又是因为羡慕父皇命理天成。据一清道长讲,父皇的生辰八字出奇的好,时日月年顺之又顺,故而在经历了境内盗匪横行,边患不断的动荡之后,屡有良臣相辅,天下终归太平。他常常在想,自己在笔墨上没有父皇那样的天分,但自己完全可以在国事上勤勤开拓,最终同样可以在那些史学家的笔下流芳百世。不禁他自己有这样的决心,他的老师也是这样教导他的。

赵桓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李纲,见师傅微低着头,微微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鼓励。太子暗暗咽了口唾沫,开口对父皇讲:“今日孩儿乞旨进宫面见父皇共有三件事,敬请圣裁。”见徽宗和蔼地望着自己等着听下文,他赶快接着说:“这头一件,近来黄河水涨,据说西北那边雨水多,汴京就在黄河左近。孩儿想,是不是当整治一下河务,开封府愿从中协助。”

徽宗嗯了一声,努力地回想一下,好像**年前开封附近的黄河曽有过一次水患。当时朝廷很费了一番周折才安顿好受了灾的难民,后来一直再没有人提过这桩事情。这按例当是工部的事情啊。包括工部尚书齐晖在内的那些大臣对于这样的大事反而不如自己的孩子上心。他用嘉许的口气对太子说:“你能够未雨绸缪,防微杜渐,这很好。虽然这治河照理当由工部来做,但你能顾及天下民生,不负朕的期望。拟个本子上来吧,朕照准就是。”

赵桓受了褒奖,马上与李纲跪倒谢恩,起身马上接着说第二件:“连年以来,京师日盛繁华,外地流民来京谋生的人越来越多,现汴京城内居屋难以堪用,有些人便流连街头。加上城中活计难找,更加生活不易,还会导致治安混乱。儿臣想这样下去恐乱了汴京的秩序。”徽宗对儿子说的情况稍有感受,毕竟他是喜欢夜晚微服出宫的,便“哦”了一声。赵桓说:“儿臣以为我大宋如今国富民安,对于这些流民也应有所体恤,不知父皇以为如何?”

徽宗听儿子讲得是想要让国家出钱去予以安置,眉头略略地一皱:“具体怎么做可有主张?”赵桓与李纲早就此事商议多日,毫无踌躇地应对说:“儿臣想,这些人来京师是为了图慕汴梁的繁华,也是为了到这里能比以前生活的更好一些,这个似乎无可厚非,只是汴梁人口已百万户,而城垣所限,居屋无多,故而难堪重负,不如在这近郊处新起几座卫城用以分流,就让这些居无定所的流民去筑城,官府予以登基管理。建好卫城之后再把城内的房屋交由这些人去居住。这一来解决了京师的秩序隐患,二来不费国家的多少钱粮,三者还可以在汴梁四周更为繁华,足以彰显我大宋国威。孩儿愚见,还请圣裁。”

徽宗听了,拍案称绝,愈发欢喜太子的聪慧过人。欣喜之余,却又想到偏偏这么聪明的儿子对于书画丹青不甚钟情,使得自己引以为豪的绝技不能传给自己的继承人,暗暗可惜地叹了口气。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