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当下吴用带了山顶的众人下山,沿途遇到的一队队攻山的人马都发出热烈的欢呼,满脸笑意的吴用也不吝溢美之辞地不断夸赞遇上的攻山人马的头领,并招呼他们这就各自带队返回大营休息,明早军中要召集大会总结今天的演练。

虽然最后也算是胜利的一方,可仔细想起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味。邓子雄带着人马回到自己的营盘,却一刻也坐不住。他对来向他祝贺的好友、另一位来自京师禁军的军指挥使郑奎说:“咱们过去总以自己是京师禁军,御林精英自居,看不起其他地方的人马,尤其是这些归顺过来的降军,以为他们不过是山贼流寇土包子。现在看来颇有些夜郎自大、井底之蛙了!这次攻山演练让我看到了部队训练上的差距,看到了其他部队中好手如云,也看到了团结协作的力量。郑将军你来的正好,你要不要随我去唐斌、雷横他们那里,与他们好好亲近一下?”

郑奎多少有些惊讶,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平时常以“老子天下第一”自居,从不轻易服人,今天为何却如此一反常态,故此邓奎也很想看看他还会做出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先来到雷横的营盘。正与朱仝在一起交谈的插翅虎雷横马上迎出门来,一开口便对于邓子雄今天的表现给了很高的评价,说他是禁军中少有的优秀将领,虽然在攻山过程中还有一些不足,但在其他方面有许多是雷横们要学习借鉴的。

邓子雄、郑奎很少听到梁山旧部对他们的正面评价,心中很惊讶也很高兴,只是他们不知道其实这是吴用对梁山旧部反复特别交代的,要对来自于京师禁军中的友善正直的将士主动做出友好礀态,以此来融合整支部队。几个人语法说得高兴,朱仝趁机提议说大家一起去唐斌营中,被对方豪爽之情感染了的邓子雄马上予以赞同。于是四个人又来到山西人马的营盘,这边田虎、唐斌闻讯早已在大帐门口相迎了。

作为曾经的义军主帅,具备着战略眼光的田虎当然已经窥透吴用此番演练的用意,回想起宋江同他谈过的天下大义,他马上就告诫了唐斌等手下将士,从这次演练开始千万不要再对禁军将士有不礼貌的言行,不要破坏了吴军师的良苦用心。听说外面巡逻的兵士报告说邓子雄、邓奎与朱仝、雷横联袂而来,田虎眼睛一亮,赶快拉着唐斌接了出来。

邓子雄没料到田虎也在这里,而且很热情地欢迎他们的到来,想起前日在中军帐中对田虎不友好的言语,不禁面有窘色。田虎却渀佛早就忘却了曾经的不快,热情地引众人落座,开朗地与大家攀谈,邓子雄其实生性率直,见此情形再也按捺不住,主动起身向田虎抱拳赔罪。英雄相惜,相视一笑泯恩仇,田虎与邓子雄四手相执,彼此间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友好和善意。

那边朱仝微笑着对在旁边仍有些迷茫的郑奎问道:“郑将军,您认为今日的攻山演练能最后取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郑奎想了一下:“我已经听说了,是王远志那小子与雷横将军的手下胆大心细,深入腹地,方让吴先生认输的。”朱仝微微一笑:“这只是结局而不是原因。”

这句话说得邓子雄也不明白了,凑上前来准备洗耳恭听。朱仝索性起身走到大家中间,正色说:“之所以王远志和陈达得以成功地到达山顶,主要在于三路攻山的人马能够精诚团结,携手合作!”见大家都被这句话所震撼,插翅虎雷横不由得站出来给自己的老搭档帮腔:“固然吴军师摆下的阵势变化多端,但世上没有一个阵势是没有缺点的。这个缺点就是他们人少,许多地方他们守不过来,或者在一些重要的地方只有很少几个人。所以攻山只能发挥我们人多的优势,把他可以调动的活子都限制住,这样自然就会有空子可以钻。”

朱仝接上说:“我们在梁山是熟悉吴军师的用兵,但也不清楚这次吴军师的底牌。这就多依仗邓将军和唐将军在前面几次不成功的攻击摸清了吴军师大体的守卫兵力分布。那几个让邓将军、唐将军小遇挫折的地方有吴军师手中的半数人手,那其他的地方呢?就算可以通过人员调动来弥补,在我们后来的多点齐攻之下,就变得捉襟见肘了。所以我说,这次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团结合作!”郑奎和唐斌都不约而同地叫道:“对啊!”田虎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暗地对吴军师钦佩不已。

第二天吴用在中军帐召集众将,在会上首先公开讲述了由派到各队的评判官对昨日攻山演练的评语,又请各带队将官简要回顾了他们当时的思路和表现。他让人抬出一座沙盘,俨然就是那小山的摸样,上面的峰崖沟壑历历在目。众将中又许多人是第一次见这东西,忍不住呼啦围上来对着沙盘指手画脚,评头论足。

唐斌把手一拍:“早有这个东西,昨日攻山哪里还需忒多周折!”郑奎在边上哈哈一笑:“你道这沙盘做来容易?”唐斌见禁军将领主动与自己搭讪,心中也不再有以往的隔阂:“你以前用过?可知道此中奥妙?”郑奎摇摇头:“只在步帅府中见过一次。听说做起来甚是复杂,花费巨大!”

吴用待帐中议论声渐低,请众将归位落座,扭头请宗泽元帅府的那位幕僚发言。那幕僚恰是这沙盘的主人:“各位将军过誉了,学生制作这沙盘花费还在其次,对地形的了解却是首当其冲,劳心劳力自不必说。不过为了各位能清楚自己的表现,为了吴先生方便与各位的讲评,学生劳累通宵也在所不辞啊!”

众人听此人言语中虽有不少表功之意,但也是在帮威盛军,于是一齐道谢。那幕僚受了众将的吹捧,大觉脸上有光,心满意足地起身告辞。吴用送到辕门,暗中塞给他两个十两的金锞子。幕僚面不改色地放入袖袋中,笑吟吟地去了。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