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离威盛军大营三四里外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山虽不高,倒也树木茂盛,怪石林立。吴用连夜从宗泽元帅营中请来了一位与自己交好的幕僚作为公判,自己带了几位头领和一百名兵士在山上防守,告诉报名攻山的邓子雄、唐斌、雷横三人,每人只许带手下百人,可轮番攻山,也可联合起来,但不得强攻硬打拼死力,否则将被视为攻击无效,若是伤了人更是要抵偿对命。另外各队里都派下去分别从梁山旧部、山西义军和京师禁军中挑选出来的营指挥各一名,随队作现场评判。营中其他无事的将领都乐得远远地围在山下观看这出好戏。

三队人马开到小山之下,各自把队伍摆开,仔细打量山上的情况,各队的领队将官更是骑着马围着小山转了一圈。之间这座小山草木葱茏,由于很少有人上去,所以并没有明显的道路,只是因雨水冲刷形成几条低洼的山沟。由于山坡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树木,所以从山脚下并不能看清上面的情况,只是从树木的间隙隐约可以看到有些旌旗。看过山势之后,各队的统兵军官都分别与自己的手下亲信凑在一起商量。

邓子雄手下挑选出的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勇武之士,五六名营指挥、都头更是深得邓子雄赏识的人才。见在山下看不出个究竟。又怕让其他的人马抢了先机,便七嘴八舌地嚷着先攻一下看。倒是邓子雄此刻加了小心,觉得吴用绝不会让人轻易冲上山去,定会设些埋伏。好在山虽然不大,可吴用讲明驻守的兵力也只有一百人,不肯面面俱到,所以邓子雄想了半天,决定派两名都头各带二十名士兵分别从东南、西南两个方向尝试攻击。自己与两名营指挥及剩下的人在正南方观察。他告诉那两个都头官一定要小心,如果遇到埋伏就马上退回来。

两个小队奉命出发后,邓子雄转头朝唐斌、雷横那边望过去,见那两路攻山人马也准备要开始动手。邓子雄心中一急,大声喊了起来:“唐将军、雷将军且慢上山。待俺打过头阵,你们再动,休要抢了俺的功劳!”

雷横知道吴军师心机甚多,在山上不知会设下多少机关,见邓子雄急于抢着上山,倒乐得让他去吃个苦头探探路,便约束部下按兵不动。

唐斌是田虎手下头一号大将,对于禁军官兵的歧视早有反感,并不想搭理他,转念一想又怕给田虎大哥惹来麻烦,勉强咽下胸中的恶气,让身边的弟兄停下来,静观邓子雄他们攻山,心里念叨着:小子不用猖狂,说不准一会儿你就神气不起来了。

邓子雄见自己的话很有效果,那两路人马都停下不动了,这才得意洋洋的扭过脸去查看山上的动静。

不一会儿,就见去往西南方向的都头带了人退了下来,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邓子雄忙问情形。那都头哭丧着脸说:“我们从西南角摸上去,坡势倒还算平缓,只是杂草乱石甚多,山腰都是密林。属下怕是吴先生在林中藏有弓箭手,舀我们当活靶子,就带人从山水冲出来的深沟里向上走….”

“不错。还算你没白跟老子几年。”邓子雄对手下的选择比较满意,觉得换成是他也会这样做。“到了半山腰忽然两壁抛下许多小石块,接着上面守卫的人出来说我们已经全部阵亡了!”

“什么?扔下几块小石子就说你们全死了?”邓子雄不解地问。

那都头苦笑着说:“属下也是这样问。上面带队的是刘唐将军,他反问我,是否能找地方躲闪这些小石子。我看看四周并无藏身之处,就只好实话实说。刘唐将军让我上去看了,结果发现上面有十几个守军,每人身边一堆西瓜大的石头。他们说是担心真伤了我们的性命,所以才不抛大石头,按照真的打仗的时候,我们就是要全被那些大石头打中的。”

邓子雄“哦”了一声,随即又不甘心地说:“你不会跟他说,你们转身就跑,那样也不能全算阵亡了啊!”都头的脸看上去更像苦瓜了:“属下当然要与他据理力争了,可是他听我这么说又带我向上走了十几步。那里有一道土坝,里面蓄满了水,说他们昨天就开始筑坝蓄水,如果攻山的人顺着沟谷向下逃走,他就把土坝掘开,保证我们不用腿脚也可以下到山底。”

“嘿!”邓子雄这下无话可说了,只好埋怨手下:“你真是个猪头!想必沟谷中还有水迹,你为何不早防着人家放水淹你?”那都头委屈地说:“那沟谷还有小股山水在流淌,属下对这山涧并不熟悉,哪里知道原本的水流有多大呢?”说话的同时心中暗想:您刚才还夸奖我这样选择上山的路径是对的,估计换成您老人家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邓子雄心疼五分之一的部队就这样消耗掉了,还想责骂他几句,忽见另一个都头也匆匆带人跑了回来。邓子雄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莫不是他们也“阵亡”了?

听那都头禀报说,他们从东南方向摸上山坡,过了一道密林后遇到一片开阔地,那地方的树显然是刚刚被砍掉的。邓子雄身边的一员营指挥吃惊地说:“守军必定有埋伏,不可轻举妄动啊!”邓子雄回头哼了一声,心想:是人都知道,你现在提醒管个屁用。

听那都头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他当时也是担心有伏兵,所以让队伍停在密林边上,派了两个人爬到前边查看,见空地中央又一道壕沟,宽深各有四五尺,同时可以看到对面的树林里隐隐有旗帜。都头官觉得还是小心为上,故而没有贸然再向前,而是带队退回来请示。

邓子雄听说这个小队无一伤亡,心中宽松了许多,拍了拍都头的肩膀表示认同他的作法。他身后一个叫周迅的营指挥却说:“这恐怕是吴先生的疑兵之计。你们胆小怯战,怕是贻误了战机。”邓子雄楞了一下,回身问究竟。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