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听柴进说了此番南下的用意,李俊沉吟半晌。原本在山寨之中多事恃勇好斗的蛮勇豪侠,肯下心思揣摩大事的不过寥寥数人,李俊知道柴进特地来找他,必是知道李俊也是个有主见的人,一来是要听听他对梁山军前途各事的看法,二来也是想约他一同向宋江进言,凡大事要召集众人会商。

李俊对宋江下山前后的独断专行也颇有微词,此番柴进所兖是与他相合的,只是他担心如此去找宋江谈,是否会被认为是坏了兄弟间的义气,是否会被认为他们要另立山头,因而他沉思良久并不答言。穆弘见无人说话,便接口酒劲上头要去休息,屋中只剩下柴李二人。

柴进目光炯炯地望着李俊,等着听他的想法。李俊说:“大官人,你说的事情不错。往日在山寨,凡事不论大小,只须听命便是,但凡有何率意而为,也自有大哥们担着,闹不出什么大的事情。领命下山来江南独当一面之后,我也体会到这当大哥可不是件轻松的差事。稍有差池,不是人头落地,便是百悔莫及,心中无日不惶恐。在外人看来,大哥颐气指使,威风八面,一令既下,无敢不从,谁想过大哥也是凡人一个,考虑不周之处便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倘真按你所讲,形成一个制度,遇到大事不是由一个人独断,而是博采众长,自然要稳妥许多。可这个能行得通吗?”

“唉!”柴进叹口气:“你道我看不出此言对于个人的利害?休说李逵那样的兄弟会大吵大闹,就是学究这般心思慎密之人,也未必不会怀疑我的动机。但我知道,这件事若是做成了,不但于我梁山军日后的发展大有裨益,还会对各处各地广开民智,弘扬正气有些好处,对于国家,对于百姓都是件好事。我柴进一个人的荣辱得失算得了什么呢?想我大周皇裔当年禅让于太祖皇帝是为了天下大势,为了百姓、江山少遭涂炭,让有德之君来领导全国,也算是大义吧?我们山寨弟兄违了晁天王遗命而公推宋江兄长为主,也是为了让仁智之人为首领,也是为了大义。那么宋江兄长为什么就不会答应取智于民这个大义呢?凭良心说,我柴进对于宋江兄长之为人绝无异议,但你刚才也说了,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常言说得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如果这一失是失在于国于民的重大举措上呢?也许这种情况在我等有生之年不会发生,但以后呢?有谁能保证为首之人事事都是出于公心?防微杜渐最好的办法不是依赖为首者的仁智品行,而是制度。只要有了完备的制度,只有为首者不是心存奸诈险恶,哪怕他能力心智不足,也可以从众人的公议中获得民智,从而做出最适当的决策。”

李俊静静地听着、思索着,觉得柴进的主张的确要比自己高出一个层次。终于他下了决心:“好吧,我李俊愿意追大官人之牛尾,共同去向宋江大哥进言。”柴进用感激的目光望着李俊,毕竟这是梁山众多重要头领之中第一个支持自己见解的人。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柴进突然想起来的路上说起的洞庭湖钟相,便问李俊可曾知道他们的详情。李俊摇了摇头:“我倒是有所耳闻,只是飞鱼帮的势力眼下集中在江浙一带,故而还没有来得及到那里去一睹详情,只是觉得其言语太过激进,又太过笼统,难以真正落到实处啊!”柴进轻声念道:“均贫富,等贵贱。嘿嘿,那不是天下大同了吗?圣人描述的完美世界,的确有些遥不可及啊!不过我还是想有机会去那里亲自看看,看他等如何来推行这平等均富。”

他又问李俊:“你对宋江哥哥倡导的变法新政看法如何?”李俊不知道柴进为何又问到这件事,干脆推说自己一直杂务缠身,并没有认真探讨此事究竟。

柴进似乎没有在意对方的闪烁之辞,自顾自地走到窗边仰起头来望着天边新升起的一弯新月:“新政好啊!这个世道也该有人来变一变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权势者只顾自己捞钱发财,最终就会逼得更多的人活不下去,起来造反。其实天下的财富有那么多,你是根本捞不完的,只要足够自己吃用也就可以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何必要那样奢侈无度呢?”

李俊被他的话有所感染,倒了两杯茶走到窗前递给柴进一杯:“大官人,你我身世不同。你生在富贵人家,一出生家中便有良田千顷,银钱百万,从来不担心吃不饱穿不暖。我原来以为你从不关心穷苦百姓的生活,以往觉得许多话都不便对你讲。我可是从小就生活在苦寒之家,住在江边,家里有没有田地,一家老小都靠打渔为生,遇上刮风下雨,江上风大浪急,生活便没有了保障,故而年少时怨天尤人,哀叹命运不济。长大之后方知世上苦命人居多,为什么地主老财可以花天酒地,为什么贫苦百姓连吃饱饭都常常做不到?不是地主老财比百姓更聪明更勤奋,而是因为这个社会不平等!富人们靠巧取豪夺有了钱财,就去勾结贪官污吏,仗势欺人;穷人们遇灾遇难,告天无门,只能卖房卖地,受尽盘剥。皇帝老儿更是为了一己私利狂征暴敛,种田的农民辛苦一年打的粮食有将近一半并不属于自己,眼巴巴地被人家多去却无从说理,只道命该如此。倘真能推行新政,减轻穷人的负担,让有钱人来承担更多的税赋,让国家来帮助穷人活命,我想百姓是愿意拥戴的。只怕这新政并不好搞,一则有权有势的人会百般阻挠,二则官绅勾结,阳奉阴违,从中渔利,到头来依旧是个竹篮子打水,空欢喜一场。”

“不会的,”柴进满怀信心地说:“只要能让新政深入人心,只要新政推行循序渐进,持之以恒,固然其中会遇到许多困难和挫折,但最终会有成功的一天的。”停了一下他又说:“哪怕新政之策不能尽数落实,能实现一部分终也会对天下百姓有好处的。”李俊将信将疑地说:“我听说神宗年间,皇帝是力主新政的,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柴进把嘴一撇:“肉食者鄙,不足与谋!”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