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尘土飞扬中,宋江带领的南下增援部队火速前进。

由于战马充足,梁山军的所有将士都有马骑,不管是步兵还是炮兵,这使得部队的机动性大大的提高了。由于再次分兵,留在襄阳城下的人马越来越少,所以宋江执意把最有战斗力的重骑兵都留给卢俊义,自己带了内外标营和一个机动步兵军去增援董平。按照宋江的理解,南面的兵力已经够用了,一万人马的部队在前面的战斗中基本没有什么损失,机动能力远非叛军可比,步、骑、炮、射各兵种齐全,运用得好应该抵得上三万普通部队。让宋江不太满意的是董平用兵的保守,他心中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是不是自己在上次分兵之前,交代董平的话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作为梁山的主要指挥员,虽然宋江自己的武功平平,不能与那些强悍得变态的弟兄们一样亲自冲杀陷阵,但是他对于用兵的理解还是很下了一番心思,连号称智多星的吴用也经常慨叹:宋大哥的手段的确高明,梁山上下无出其右!这倒不是说宋江对兵书战策的熟悉程度或对古往今来经典战例的记忆如何高深,而主要是缘于他对自己手下能力的运用发挥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按照宋江的理解,梁山军现在机动力强,就应该充分发挥这一点。前期右厢日夺三县,马踏敌阵,都很好的体现了这一优势的发挥;包括现在在襄阳城下敢于用一万四五千人对峙李山彤的四万五千人,除了有襄阳城中守军可以为犄角之外,也是因为对自己部队的能力优势很有信心的结果。现在左厢、中厢的主力是两个重甲骑兵军和两个火器军,进可攻退可守,只要能拖住敌人的攻击,一两天后其他方向的援军就可以奔驰杀到,所以宋江才敢在离别时让卢俊义适时安排对周围地域的主动出击和占领。

日渐黄昏,肆虐了一天的太阳终于收敛起嚣张的热力,在西天云霭的掩蔽下沉沉地向下坠去,把快速南进的人马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光影中,江北丘陵上高高矮矮的树木葱茏苍郁,不时有倦鸟鸣叫着从大队骑兵的头顶飞越过去,奔向自己的巢穴。经历了一整天的颠簸,大多数人已经很是疲惫。是啊,不用说大家是才骑上马背不久的步兵,就算是真正的骑兵,这将近四百里的行程也是一个很辛苦的活计。跟大家一样,宋江在马背上也有些昏昏欲睡,被阳光灼晒了一整天的盔甲还没有冷却下来,浑身的酸痛已经开始折磨他的意志。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晚上再走呢?宋江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在这里停留:毕竟现在是在敌军的威胁下,自己的人马也不多,唯一可以对部队形成保障的就是速度,因为王庆的探子可能也在奔驰着,要把他们南下的消息传递到军营中。如果大家都是不停的策马奔驰,估计彼此的速度相差的不会很多,就是说即使王庆得了消息也没有什么时间来组织对自己的行动,可是如果现在停下来,恰恰是在帮助对手。宋江在马背上努力的直起身子看看前后的将士们,见有些人正把疲惫的目光望向自己,他把手一挥:“传令下去,马不停蹄,继续前进,到了荆门再休息。”

朱仝在彝陵自己的临时住所中把盏静思。三天前王庆率房州来的援军在远安偷袭得手,接着就把矛头对准了离着远安不过七十里的彝陵,想一鼓作气地在梁山人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再取彝陵。所幸朱仝早早地在城外撒下了大批的小队,这些小队一来是为着在各乡各村调查当地是否有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好为百姓除暴安良,二来就是核查路人,收集情报,防备着叛军的袭击。虽然朱仝不是真正的军旅出身,但年少的时候还是读过包括兵书战策在内的许多书籍,在当差的时候也是一向谨慎,他带的土兵虽然兵源和装备与朝廷禁军或者镇军不能相比,但从训练和战斗力上都相差不多。军队就是要靠训练,朱仝对此深信不已。在梁山,虽然他的资历不深,但凭着训练作战的一向严谨,自己的部队鲜有败绩,这在各头领当中是很难得的。这次宋江特意把他派到董平的右厢来就是看重他的稳重和谨慎,在将来的战斗中可以帮助董平们压住阵脚。由于事先对叛军可能的突袭有了一定的准备,所以当王庆的三千铁卫军在舀下远安之后又迅速发动的对彝陵的奔袭的时候,远远的就被朱仝的手下发现并及时回报给城中。当彝陵四门紧闭之后,王庆纵然城中还埋伏着不少卧底,也只能沮丧地无功而返了。

这两天朱仝把外面的小队陆续都收了回来,让各军的统制和都头们领着加强城防,自己则带着人对王庆的卧底进行了彻底的清查,直到将那几十个家伙全部斩杀之后,自己才多少放了些心。傍晚的月色是醉人的,即使是在这血腥的征杀中,又忙了一整天的朱仝让手下弄了些酒菜,对着天上的明月自斟自饮起来。他也是被逼上梁山的,当年宋江为了感谢朱仝的救命之恩,想方设法要请他上山,后来见他执意不肯,那黑旋风竟然杀了小衙内,搞得他只能跺跺脚摇摇头。不是他对宋江等兄弟的心意不领情,实在是他还没有想出来上了梁山后如何就能救黎民于水火?作为一百单八将中为数不多的有头脑的头领,朱仝是很想尽一己之力为百姓做些事情的。与柴进、穆宏这些大地主不同,也与呼延灼、秦明那些军官不一样,朱仝是属于比较了解普通人疾苦的读书人。虽然自小学了一身武艺,但他还是把自己当作读书人来看,希望自己的学识和武艺能够真的帮助他人。晁盖反对招安,主张及时行乐,他不感兴趣;宋江力主招安,要为弟兄博“封妻荫子”,他也不感兴趣。能留在梁山上,一是为着众弟兄的义气,二则是因为山上可以让他安静地思考一些问题。与吴用一样,朱仝在攻破城池、山寨之后也很注意收集各种书籍,这使得他在程朱理学盛行的宋朝可以接触到很多古时的诸子百家学说,可以比那些被儒家思想统治的人思考更多的问题。贪官污吏百般盘剥非常可恨,换上一拨清官老百姓日子真的就会好过多少呢?他们就不用交租交税了吗?大宋王朝对百姓的统治是不得人心的,那么推翻赵家的天下,更换一个新的朝代是否百姓就可以幸福吗?天子天子,千年之前,陈胜就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说出来就犯了弥天大罪的话背后的道理又是什么呢?为人谨慎的朱仝没有把这些疑惑去与宋江、吴用等首领探讨,因为他知道他们跟自己想的并不是一码事,虽然首领们也是在为大家好。他只是与张清、李俊、朱武等几个素来思想活跃的弟兄交流过,但大家也都是朦朦胧胧,并没有谁能提出一个好的说法,不过几个人都认为,要彻底改变百姓的命运,恐怕要将这个社会来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要让人人都能当家作主,首先是做自己的主,然后还要做国家的主!人人有自己的地、自己的房、自己的营生,大家不用看人家的脸子过日子,只要适当地交给国家税收,别的就都是自己的,不用担心地主、恶霸的盘剥,不用担心官府和污吏的欺凌!地主、恶霸将是国家打击的对象,而官府的官吏是靠百姓来养活,为百姓而服务,他们为官政绩是由百姓评判,他们的前途不再靠巴结贿赂上司而决定,官吏不再是民之父母,而是民之公仆!

作为宋江的老乡,朱仝在郓城县做了多年的马军都头,他对自己、对下属的要求还是很严格,欺压良民的事情从来不做,连自己的老兄弟雷横都颇不理解,这一切不是他要标新立异,也不是他要沽名钓誉,而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官之大义,民之大义,儒之大义,侠之大义,皆莫过于此!虽然朱仝神飞天外,但长年的军旅生涯还是让他敏感地察觉到,有亲随蹑手蹑脚地过来。亲随禀报说城外有自称宋江寨主的信使求见,看上去好象是郭盛和孔亮两位头领。朱仝闻听不觉得一愣:怎么他们会突然到来呢?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