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这天,宋江照例把秦明、林冲等人派出去到城下挑战,杨志等人在暗中埋伏接应,自己和卢俊义、军师吴用一起在大帐中商议下一步的计划,忽然帐外值守的孔明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禀报说荆门方向有紧急军情报来。宋江吃了一惊,忙命来人进帐讲话。灰头灰脸、全身冒汗的信使把密信呈报给宋江,宋江打开一看,顿时脸色大变:远安被王庆军偷袭而失守,徐宁身受重伤!

徐宁是被毒剑刺伤的。

自从夺了三县,围住荆门之后,董平就按照宋江事前交代的,分派史进、徐宁、朱仝在彝陵、远安、当阳主持当地的政权光复事宜。徐宁带着燕顺、马麟在远安除了先清除了王庆的残余军队之外,更是在几天之内基本摸清了远安的情况。远安城不大,城里不过两万人左右,四郊农村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几万的人口,在附近只能算是个小县城。前年王庆军占领这里之后,不但派军队在这里驻扎,还委派了县令主持政务。前几日城破时守将在混乱中战死,伪县令则悄悄逃走了,县衙中的文吏和衙役们倒是没有逃走,大家觉得反正现在主事的整天变来变去,谁来当官都需要熟悉当地情况的属下,自己又没有做什么大的恶事,也不怕百姓出来告自己,所以就一切听从天意了。通过这些文吏和衙役,徐宁召集了十里八乡有威望的长老和士绅,把梁山军奉旨讨伐王庆的来意讲述清楚,嘱咐大家不要惊慌,照旧生活,静等朝廷新委派的官吏到来。在这个期间,县里的各项事务由梁山军将领代管。

徐宁在东京为官良久,虽然不是文官,但也知道地方官的难处——每天上上下下的各种杂事会吵得人头都炸掉!如果不理政务图轻闲,良心上又过不去。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想着把这个苦差事推给两个助手,可惜那两个人也都是人精——燕顺原本是清风山的大寨主,马麟也久历江湖,没什么官瘾,对官差丝毫不感兴趣,害得一向为人平和的徐宁还是自己顶起这个烂摊子。几天的忙碌下来,总算把县里的事务安排得有些眉目,徐宁也终于抽出时间准备过问一下这里的防务。

恰在此时,马麟急三火四地冲进来:“徐将军,大事不好,王庆的人马杀进城来了!”“啊?”徐宁伸手就抄起一直放在身边的金枪:“那你跑回来做什么?还不赶快带人把他们打出去。快说,怎么回事?”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就向县衙外走,马麟只好跟在他身后,报告情况。刚到县衙大门,两个手执水火棒的衙役向他们弓身施礼。徐宁不在意的一摆手,脚步却丝毫不停。没料到其中一个衙役猛地蹿前一步,手腕一翻,一柄闪着蓝光的短剑扎向徐宁的心窝。

原来老谋深算的王庆在房州思忖良久,终于想出应该避实就虚,先解决南边的问题再说,两天前他对外声称身体不适,不见外人,暗地里领着自己的三千铁卫昼伏夜行地朝南边摸过来。这三千人是王庆的起家部队,经验丰富,士气高涨,今天又见到久不出面的大王亲自带他们出战,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地要与梁山军分个高低。王庆之所以敢于亲自带人马出战,不仅是因为手上有这支勇猛善战的部队,而且严令荆州唐三长配合行动,南北夹击,更是因为他早就在各个州县和将领身边安插了不少眼线刺客和死士。在这座彝陵城中就有四五十人分别潜伏在县衙、土兵、商贾之中,这些人多半是王庆的亲戚或同乡,每月舀着远远高于普通军人的饷银,又不用他们去上阵拼命,所以对王庆非常忠诚。正是这支隐型部队的存在,使得王庆对自己这次南下偷袭十分有信心。果然自己这些伏子不仅里应外合,打开了城门,而且已经在城中各处兴风作浪了。

城中许多地方都已经开始响起阵阵喧嚣。听说是王庆本人亲自带队前来,而且已经攻占了北门,徐宁心急火燎地准备赶到被王庆军占领的城门去厮杀,忽然一道寒光出现在眼前,仗着武功扎实,他凹胸吸腹,躲开了这要命的一剑。哪知刺客竟不是弱手,一招走空,刀刃一晃,竟把匕首当作宝剑使,顺势下斩徐宁的腰腹。由于几日来一直忙于衙门里的政务,徐宁没有穿护身的赛唐猊宝甲,等他奋力扭转身形,用金枪将刺客打翻在地的时候,大腿上已经被刺客的短剑拉了一道三四寸长的口子。

从突如其来的变故中迅速反应过来,一直跟在身后的马麟赶上前来,一脚把刺客手中的短剑踢飞,接着拔刀逼住对方的咽喉,喝令周围的手下把他捆起来,却见那刺客脸上浮出一份狞笑,嘴角淌出一道黑血,早已服毒身亡!徐宁见刺客居然毫不犹豫地自尽,也是一愣,接着就觉得腿上的伤口开始发麻,眼前金星乱冒。他知道刺客刺伤自己的剑上也定是涂了剧毒,而刺客用自己的死保守住了解毒的秘密,不由得心中一寒。他连忙向扶住自己的马麟说:“这里就靠你们了,要保存实力…..”话没说完就昏迷了过去。

咆哮!就象狂风在咆哮!

襄阳以西几个州县的军民都已经在城头上见到了梁山大队骑兵卷起冲天的尘土,无数的铁蹄宛如百面大鼓一起擂动再地面上疯狂敲击。这支人马光天化日下,自东而来,经过各个城市的时候并不做任何逗留,而是直直地扑向王庆的王都——房州!一时间无数的探马、斥候和信使在荆襄大地上飞奔起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查明这只据说有七八千人的骑兵的真正行踪,并把这一切及时地报告给这里的最高统治者——顺天王王庆。

其实这是梁山军吴用使出的一个花招,虚张声势、直扑房州的只不过是杨志、黄信等人率领的两千人马。自从听到徐宁重伤,远安失守之后,包括宋江在内的梁山军头领们都坐卧不安,宋江更是焦急地在帐中走来走去:前些年那带毒的暗箭夺走了我的一个哥哥,难道今天这带毒的匕首又要再夺去我一个兄弟吗?军中的神医安道全昨日去了六十里外的一个县城。近日来,梁山军大队除了在襄阳城外与王庆军的主力对峙外,还抽调人马陆续攻占了附近的一座县城和几处大的乡镇,目的是为了断绝襄阳城外叛军得补给,给房州的王庆制造更大的压力,迫使他把剩下的兵力也投到这个方向来,为全歼其有生力量,从而最终彻底消灭这一反叛势力创造最有利的条件。没料到王庆居然不上当,没有把力量集中到北面的襄阳方向,而是长途奔袭南面战场。估计他是对襄阳的李山彤很有些信心,料定李山彤在有一定粮草储备的情况下,即便不能击败梁山军队,也足以自保,而且梁山人马远道而来,粮草补给方面同样存在很大的压力,说不定李山彤还能坚持,梁山的后勤就告罄了呢。如果这样的话,对付一支异地征战、弹尽粮绝的敌军可就容易得多了。

包括卢俊义在内的梁山头领们现在对王庆已经没有了轻视之心。能短时间内长途奔袭数百里,在梁山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击得手,利用事前潜伏的人员配合行事,这些无疑与梁山的手法十分相似,是农民军屡屡挫败官府的不二法门。同时,避实就虚,不冒风险与战斗力强大、士气高昂的梁山主力在襄阳决战,而是挥兵指向相对薄弱、立足未稳的荆门董平部队,利用地形和人数上的优势而获得绝对主动的局势。如果能将这支偏师一举歼灭,不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削弱对手的实力,而且从士气上也会取得彻底的扭转。那时梁山军将不得不面对叛军的几路夹击,形势与现在可就大不一样了!

宋江们怎么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大家对当前的局势和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变化商议之后,很快就做出了相应的行动:襄阳方面继续保持对敌军的压力,由卢俊义负责指挥,同时要进一步加强对周围城镇的蚕食,以求更大程度上断绝这里敌军的对外联系。如果李山彤有行动,卢俊义就应该发挥梁山人马装备好、机动性强的特点,能打则打,不能打也要把敌人拖住,等待南面局势稳定后,再图谋与襄阳城中的官军里应外合,彻底歼灭王庆的这支主力部队。宋江则带着花荣、林冲、鲁智深、李逵、吕方、郭盛、凌振、裴宣、安道全、皇甫端等以及三千援军火速南下支援董平,力求稳住局面,伺机打击并消灭王庆的有生力量,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南方的占领区。杨志带领的骚扰部队要积极配合前面两支队伍的行动,适当的挑选叛军力量薄弱的部位攻击,扰乱叛军的后方,使之不能有效地对前方的战斗进行支援。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