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当阳、远安一鼓而定,气势高涨的史进更是马不停蹄地带人把彝陵也舀了下来,倒是董平、朱仝带的本队攻打荆门有了些麻烦。与两个分队分手之后,右厢的本队(一个乘马轻步兵军、一个重骑兵军和一个射手营)沿着既定的路线向荆门挺进。根据情报那里有八千守军,按照双方的战斗力的对比,攻克城池应该问题不大。一向行事谨慎的朱仝提出在派出斥候在大军前方侦察的同时,要等待提前潜伏到城中的暗探传递最新的情报。董平略一思考之后也就答应了,毕竟队伍中有足够的力量,不象其他两支分队需要依靠行动迅速才能舀下城池。

朱仝和董平的谨慎使他们避免了一次贪功冒进的失误。当右厢本队在距离荆门城大约十里的地方扎下营盘之后,很快就从城中传来消息:由于南部各州县发往襄阳的援军已于昨天上午抵达并将在这里整编,所以荆门现有的守军数量不是八千,而是一万六千人!暗自庆幸了一番没有草率行事之后,右厢的几个首领又开始发愁了,这么一大坨敌人怎么才能吃的下呢?

还是美髯公朱仝手捋长须说出了一句中听的话:“能攻则攻,不能攻则守。我吃不掉他,他能吃掉我?”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董平一拍大腿:“对啊。不行的话,我们就在这里堵着他,剩下的人马攻城略地,攻打附近其他的乡镇,树立威望,扩大队伍,筹集粮草。我就不信城里的那帮孙子眼睁睁地,一不能北上援助襄阳,二不能阻止我们做大。就算我取不下守将的脑袋,他们的老大王庆也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哈哈哈!”众人一起大笑。

荆门城中的守将在发觉有官军来袭之后,第一反应自然是禁闭城门,加强戒备,然后才是探听虚实,搜集情报,很快他们就知道了对方是原本的梁山人马,现在的威盛军。这支讨伐军出其不意地来到荆襄,不但围困襄阳,来犯荆门,而且一天之内连下当阳、远安和彝陵,大家一下都有些惶惶然。

荆门的守将是贺英和房绅,南部援军的头领是金西龙和马聚,四个人都是王庆手下二十八宿中的人物,自然对王庆的脾气禀性很是了解,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坐以待毙。不过就应该怎样对付眼前的局势,几个人还是争了个面红耳赤。贺英主张按兵不动,理由是梁山的总兵力大约有六万(这个数字对于以前的梁山还是相当准确的),现在应该是全伙前来征讨,前往襄阳的兵力大约不少于三万,不然也不会有能力将襄阳的人马困住,那么南下的兵力也会将近三万。能够一天之内同时攻占己方的三座县城,每一地的兵力都应该在五千左右。(兵书上讲,进攻对方最少要有两倍的兵力优势。)所以算来荆门城外的梁山军大约也应是万五之数,这样对于原来的荆门八千守军才是合理的。现在大家兵力相当,己方并没有什么把握,所以先不主动进攻,等待其他地方的援兵到来,再一起围剿当前的敌人是比较稳妥的做法。这个主张得到房绅的支持,毕竟他们是一州的守将,守住城池更为重要。

而金西龙和马聚就不这么想了,他们的任务是率军北上,增援襄阳,如今在这里滞留已经违反了大王的军令,如果再被扣上个消极怠战的帽子,只怕将来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何况他们心中也很有数,南部各州县的新兵已经被前几次的抽丁几乎抽干了,各地只剩下有限的一点人马,哪里能够再组织起新的援军来和自己一起围剿当面的梁山军。所以他们的观点是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不然只能是死路一条!争论了两天之后,贺英和房绅终于拗不过其他两个兄弟,同意他们带一半的兵力开城出战,毕竟这两天梁山的人马没有主动前来挑战,或许他们也是对自己很顾忌呢。而且梁山军已经开始在攻占的各个县城开衙主事,再不动作只怕大王真的要舀他们的脑袋出气了。

荆门守军一开城门,董平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他马上把各军的正副统制等将领找来,简单布置之后,命射手营留下,步兵军留下一个营,由朱仝领着守大营,剩下的跟着自己前去迎战。两支人马在离城六里的一片平地上相遇,各自列开阵势。

董平把两千重骑兵放在队伍的两翼,中间是轻步兵和部分射手,总兵力不到五千人,而金西龙和马聚带了八千人马,其中轻骑兵不足六百人,其余的都是轻步兵,仗着人多势众,看上去杀气腾腾。金西龙首先出阵挑战,董平本想上前应敌,身边的丑郡马宣赞拦住马头说:“身为一军之帅不可轻动。”自己催马抡刀迎了上去。双方报过姓名之后,金西龙还想多说几句,斥责梁山不该前来挑衅,宣赞哪有心情听他胡言,四十八斤的大刀一挥,直扑对方当顶。金西龙见对方毫不客气,也不敢怠慢,举起自己的长枪相迎。

宣赞祖居陕边,血统中还带有几分蛮夷,在西北战场一度颇有名气,上梁山之前曾因战功位居五品的防御使高位,并非浪得虚名,一口大刀势大力沉,挥舞如风。金西龙的力气不如宣赞,长枪斜着一架并没有把对方的大刀架出去,反而双臂被宣赞的“泰山压顶”压住,对方的刀头直奔自己的头顶而来,吓得他猛磕马肚,危急之中闪了过去。

两马盘回来,金西龙心想自己的力气不如对方,只能依靠速度,所以他把马催快,手中长枪“蛟龙出海”,扎想宣赞心窝。宣赞见对方枪快,忙用刀杆向外一崩,顺水推舟的砍向对方的双臂。金西龙枪走外门,把马一横,用枪攥点击对方面门,被宣赞侧头躲过。

双马错过,两个人都使出背后技,金西龙的怪蟒翻身,长枪直指对方肋部;宣赞大鹏展翅,单手抡刀,平砍过来。由于宣赞是反身单手,所以轻松地避过对方的偷袭,同时他这一招攻击范围很远,金西龙眼看已没有逃脱的可能,一颗大好头颅即将成为宣赞的首功!

好在金西龙也是久经战阵,见势不妙,来了一个金刚铁板桥,整个人后仰,把刀口从自己的鼻子上方堪堪让过,全身齐唰唰地出了一身的冷汗,哪里还敢再打,一夹马腹想逃回本阵。宣赞知道自己和战马都披挂了重甲,论速度是追不上对方,便不去追赶,而是摘下弓箭,一箭射中对方的马臀,战马一个惊跳把金龙摔将下来。

阵中的马聚见情况紧急,自己连忙持枪冲出,前来营救。宣赞看对方又上来一人,便不去搭理摔得七荤八素,正挣扎着爬起来向回逃跑的金西龙,勒住战马横刀等待。马聚见金西龙已经一瘸一拐地逃回本阵,心中略微一宽,手中点钢枪舞了个枪花,突刺宣赞的前胸。宣赞也懒得问对方姓名,身子一晃的同时,大刀以挟风挂雷得向对方斜劈。马聚的力气还不如金西龙,他收枪一架,勉强把这招化解,两个虎口都震出了血,双臂酸麻得抬不起来。就在他动作迟滞的时候,宣赞的第二刀也砍过来,马聚顿时身首异处。董平见已得手,把令旗挥动,军中隆隆的战鼓敲响起来,全军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压上!

逃回本阵的金西龙换了一匹马骑上,见与自己多年为伴的马聚命丧黄泉,心中悲痛难忍,又见对方全军开始准备冲锋,把心一横,也命令擂鼓前进。本来双方之间距离大约两箭之地,这一冲锋,距离便很快的缩小,梁山军中的火枪和神臂弩首先发射,趁着王庆军的士兵纷纷格挡远程打击之时,两翼的梁山重甲骑兵轰鸣着扑向对方的侧翼。金西龙和手下的偏裨牙将还是很有战争经验的,见对面的骑兵已经出动,大有包抄自己后路的局势,忙传令变阵,企图用防御骑兵比较有效的圆阵来抵御梁山的冲击。

怎奈何梁山重骑兵的威力远远超过他们以前所见过的所有骑兵,他们人和马匹都覆有厚厚的铁甲,虽然这导致速度始终快不起来,只是比普通步兵快上一倍,但不畏惧弓箭的袭击,偶尔有几个人被射中要害,落下马去,后面的人也会毫不犹豫的补上他的空缺,保持着整体队伍巨大的冲击力。这两支骑兵队伍曾经在梁山得到大宋朝当世最有名气的战阵专家诸葛均先生的指导,他们不先与对方的步兵去纠缠,而是全军绕到敌人的侧面,把马头浅浅调整成正对敌人阵势的侧面的时候,所有的人加快速度,长龙般的冲杀进去。

王庆装备简陋的轻装步兵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冲击,这十几二十个骑兵列成一个横面的铁龙,在王庆军中象铁锤砸西瓜一样势不可当,守军不是被长矛挑飞,就是被战马撞倒,命大的闪过正面冲击,也难逃被后面跟上来的铁骑的屠杀。那些举起刀枪抗争的王庆军将士发现,他们的武器很难给对方造成致命的伤害,而对方哪怕是把自己轻轻的擦过,沉重的铁骑就有可能把自己带倒。而一旦倒下,就很难避免被马践踏成肉泥的厄运!

这支王庆军马中大半是刚被征召的新兵,基本没有受过什么严格的训练,双方对峙倒还可以依靠将领的号召保持士气,随着两支梁山铁骑从左右两端分进合击,王庆军的斗志就开始迅速的消失,而失去斗志的士兵选择的只有逃跑,终于全军崩溃了!金西龙被手下的亲兵裹胁着拼命地向后奔跑,他此刻的想法和其他的士兵一样,坚决不能被那些变态的骑兵追上。

董平率军在溃兵的背后不紧不慢地追赶,用弓箭或刀枪毫不费力地杀戮着敢于顽抗的敌人,把那些扔掉兵器,跪地求饶的士兵慢慢的圈起来,毕竟这是补充和壮大自己队伍的主要兵源之一啊!赶到荆门城下,金西龙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边的已经不到千人,而对方的骑兵已经远远的追了过来。他连忙让手下向城墙上喊话,让他们赶快打开城门,不然自己就没命了。

城门上的贺英、房绅早就看见自己的人马败退回来,但是不敢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因为梁山的骑兵紧紧咬着他们的尾巴,万一让梁山军也跟着冲杀进来,那后果……谨慎的贺英说什么也不能去冒这个险,他无奈地对着下面的金西龙喊:“兄弟,对不住了,你还是赶快绕到南门再进城吧!”金西龙气得差点晕过来:我们是步兵,对方是骑兵,再绕着城池跑半个圈,估计自己一个人也剩不下!身边的将士见入城无望,而追兵的刀枪已经在他们的眼前闪动,早已累得无力反抗的人们纷纷丢掉武器,举手投降了。

金西龙无奈地长叹一声,没想到自己这一仗竟然输得这么惨!他拨转马头,带着身边的残兵败将沿着城墙向西逃窜,不多远,前面一队梁山铁骑拦住了去路,为首的将军金盔金甲,手提双枪,正是梁山军主将董平。金西龙鼓起余勇,催马挺枪直刺对方心窝,董平左手枪一缠一带,把金西龙的力道引到外门,轻舒猿臂,右手枪的枪尖已经顶到对手的咽喉处,引而不发。金西龙见对方来枪已无法抵挡地指向自己的要害,干脆把眼一闭等死,半晌却没有动静。他挣眼一看,见对方的枪尖停在离自己咽喉三四寸的地方,却没有继续扎过来,只是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金西龙万念俱灰地把身子一挺,想冲向枪尖自尽,董平枪头一缩,引得金西龙一头栽下战马,任凭对方的士兵上来绳捆索绑。董平把双枪合在一手,冲着金西龙身后的几百王庆军残兵喊:“放下武器,降者免死。”呼啦啦的一阵子,降兵们的刀枪扔了一地。贺英、房绅远远地望着,对视一眼,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次荆门城下的大战,梁山军斩杀二千七百多人,俘虏四千九百多人,出战的八千王庆军士兵逃脱的不过三百人。相比之下,梁山的损失要小的多,牺牲一百五十人,另有大约四百人受伤,伤亡主要是在混战开始时双方对射和骑兵冲锋中产生的。等到后来梁山铁骑突破对方的阵势,王庆军开始崩溃之后,梁山将士几乎就再没有什么象样的伤亡。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