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名满天下的老教师周侗站在校场附近的一处凉棚下,很欣赏地看着不远处的士兵训练,他的得意门生卢俊义和记名弟子林冲正在那里指导。周侗身后站着整天缠着他讨教的浪子燕青、什么事都愿意掺和一下的李逵和刚刚从太行山回来的武松、杨志。

武松的伤已经痊愈多日,只是因为申虎硬拉着他多住几日,所以才一直捱到近日才回山。早在少林学艺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周侗的大名,后来又陆续见识了林冲和卢俊义的手段,愈发渴望得到这位名师的指点。周侗也很喜欢武松那种疾恶如仇、刚直不恶的性格,已经答应收他为记名弟子,传他一门心法。燕青曾经是卢俊义的贴身伴当,当年周侗在大名卢府住了六年,培养出玉麒麟这位武林奇才,燕青也没少跟着学艺,只是善于识人的周侗看出燕青虽然聪明伶俐,身形灵活,但是并不适合象卢俊义那样专心一门技艺,所以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杂学都展示给燕青,让天资聪慧的小乙学了个七七八八。这两日燕青没有多少公事,所以终日跟在周侗后面,全身心地照顾服侍,同时也希望从周侗的只言片语中再学些什么。杨志其实并无心再学些什么,在太行山认了个族叔,不但让他了解了杨家门中一些他原来不知道的事情,更让他领悟了杨家武功中还有许多他未曾涉及的东西。他心想自己的家传武功都没有完全学完,何必再舍近求远地去学别派的东西呢?不过由于宋江还没有从东京回来,卢俊义又忙于部队的编组、训练,没有时间来安排他,所以一下子成了闲人,便陪着武松来找周侗了。

李逵是现在梁山中最让大家开心的人。自从宋江等人定下了“站稳脚跟,海外发展”的方针之后,就要求山寨的全体人员都要开始为今后的路线做思想和物质上的准备,其中包括每个想跟随部队继续作战的人都要学会游泳。刚开始的时候,李逵并没有把这当回事,心想我只要不望水里去也就罢了。等得知宋江说的海外发展,是要亲自乘船漂洋过海,心中才有些慌了起来。宋江说了以后出海,不会水性的弟兄一律不能上船。果然等宋江去福建的时候,就死活没有答应让李逵跟随着,这让李逵心中十分委屈,想到将来宋江远航海外一去就是经年累月,自己不但不能与自己铁了心要追随的哥哥同行,那些大家传说中的海外奇观异景更将无缘亲眼见识,李逵急得差点哭出声来!

当时宋江、吴用等几个自己平时最敬佩的人都外出下山了,他只好去找戴宗问主意。戴宗听完他的委屈,先是笑得不停,好容易停下来才告诉他没有别的办法,还是铺下身子把游泳学会了是正途。李逵无奈回到自己的营中,命手下几个会水的弟兄教自己游泳,奈何他是个天生的旱鸭子,进到水中就六神无主,除了扑腾着喊救命,别的什么也做不了。前后几次让他没了信心,直到宋江从福建回来,他的水性依然是零!

不知死活的李逵去找宋江,想哭诉一下自己学习水性以来的艰辛和心中的委屈,心想没准老大心一软就答应自己今后可以继续跟着他而不用去练什么游泳了。没料到宋江刚回来就急着去东京准备面圣廷对,哪里有心情听他罗嗦,李逵刚说了一半,宋江就抓起一支令箭扔给负责山寨军纪的铁面孔目裴宣:“暂时免去李逵的一切差事,让他专心练习水性,什么时间练成了什么时间再来找我!”

天啊,为什么要这样来折磨我啊!这是李逵从总寨走出来时候的心声。连喝了两天闷酒之后,他终于被平素关系不错的阮小七拖出屋子。小七是回山来办事情的,听说李逵现在正走背字便过来看看,见了他那副德行很是不满,所以一直把他拽到鸭嘴滩水边,把半醉半醒、一路上怨天尤人的黑旋风直接扔到水里去了!

李逵的酒一下子就全醒了,他拼了命浮出水面,骂了一句“天杀的小七”,就又沉入水下。阮小七抱着双臂看着在水中翻腾的李逵说“游泳有什么难的”,然后慢慢下到水里,一面揪着李逵的后脖领,一面大声呵斥他让他不要慌。李逵知道小七下水来救他了,按照那个水鬼的本事自己肯定死不了,便真的摄住心神,居然在水中站稳了身子!原来这里的水深顶多到李逵的肩膀,是因为他自己心慌意乱,所以才一直在水中乱扑腾。阮小七把抓着李逵衣服的手松开,问:“会淹死不?”李逵咧嘴笑了笑。小七也笑了笑:“学游水最重要的是不要心慌,只要心不慌了,学几个最简单的动作,人就可以在水中不沉底。你想不想学?”李逵忙不迭地点头。“好,你先上岸,用心看我的动作。”

李逵乖乖地踩着湖底向岸边走,等大半截身子出水之后,刚才一直担心喝水而不敢开口说话的他终于长叹一声:“总算还活着!”小七在水中鱼一般游动,见李逵在岸边定了心神,他才身子一立,踩着水告诉李逵:学水性首先不要怕死,心不慌人就不会轻易沉底。过了对水的恐惧关,后面的事情反而好办了,反正宋江哥哥只是要你学会游泳,并不是要跟水军的老弟兄一样精通水性。见李逵真的听进去了,小七在水中示范了几个动作,等李逵看明白之后又唤他下水。李逵一来是高手在保驾,二来再不学习真的没出路了,所以咬着牙下到水里,一招一式地比画起来,居然在水中也能漂浮和游动了。

过了半个时辰,小七拉着他上岸,他还有些意犹未尽。上山的路上李逵问:“小七你说,为什么你来教我我就学的会,我营中那些笨蛋教了我两个月都不行呢?”阮小七哈哈大笑:“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我来教你你当然放心,你却不放心下面弟兄,生怕他们害得你淹死,人起了恐惧之心,自然就畏首畏尾,学不会了。你平时又是那样的脾气,所以下面的人打死也不会象我直接把你扔到水里。”李逵挠挠头说:“没想到游泳还是挺有意思的嘛。”阮小七闻言转过身子,扳着李逵的肩膀说:“铁牛,你现在刚刚开始,记住千万不能一个人去游水!你向我发誓!”李逵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是小七担心他出意外,他心中有些感动,冲着好兄弟使劲点点头:“你放心,我保证不一个人到水边去。”马上为难的表情又浮现上来:“明天你办完事情就回刘公岛了,我让谁来继续教我游泳呢?”小七问:“你营中会水的弟兄不是很多吗?”“切,他们那些料跟你可差的太多了,万一把我教的不对呢?”阮小七认真地想了想:“我推荐一个老师给你,此人深知水性,不在我之下,而且与你是老相识,老早就有渊源。”“谁呀?”“就是当年与你大战浔阳江的那位。”“浪里白条张顺!”两人相对哈哈大笑,愉快的往事渀佛又回到眼前。

这一个月来,李逵的水性长的飞快,不但是因为师傅选的得当,更是因为李逵自己肯下功夫,为着今后能跟在宋江大哥身边漂洋过海,现在再大的辛苦他也愿意接受。今日水军也要进行重组,张顺他们忙的不可开交,所以李逵也认真的遵守自己答应阮小七的话,不去水边游泳,而是跑来跟着燕青们看练兵。

老教师周侗是一个非常注重忠君报国的人,所以他的弟子卢俊义在当时梁山劝他入伙的时候是那样的抵触。现在周侗对梁山的认识与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经过与梁山众英雄的直接相处,他从他们身上深切体会到那种豪杰意气和英雄气概。这几日来除了鼓动其他几个兵家名宿帮助卢俊义整训队伍之外,他又把自己近年来新琢磨出来的几门功夫教授给武松和燕青,同时他语重心长地告诫道:“武学的精义在于领悟,武学的高深在于融合,武学的魅力在于创新。你们现在都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今后可以借鉴所学武功的长处,结合自己的特点,摸索最适合自己的心法和招式,而不必过于拘泥于所学。”这些话不仅让燕青、武松大为受益,日后武功突飞猛进,就连旁听的杨志也从中领悟到许多,就如一位名宿所言:杨家功夫自金刀令公始,又不以令公为甚。杨家功夫之强是因为杨家忠君爱国,天下闻名,故四方豪杰以与杨家交友、联姻为荣。杨家得以集天下诸多名家精华之大成,并在百年的实战中不断锻炼、提升,因而博大精深,不可景仰。与其他梁山好汉不同,李逵的天真烂漫也让老教师充满了兴趣,在李逵表演了他最舀手的车轮板斧之后,被他那拙劣招式惹笑半天的周侗终于上前,指点了李逵一套久不面世的斧法,并且传授了他一门纵跳的轻功心法,告诉他以后上阵不可过于恃蛮力,要知道留得身躯作大事。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