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金眼彪施恩可谓春风得意。

原本在孟州的时候他就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为了“快活林”,他鼓动着武松一起搞了个失而复得、得而复失,与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一伙结下生死恩怨,不但武松就此成了行者头陀,成就了快活恩仇的一世英名,施恩自己也从官宦子弟不得已踏入江湖。

自从在二龙山入伙之后,他以为自己经商的天赋就此埋没,没想到在梁山大聚义之后,宋江慧眼识人才,把他派到东京来重操就业,果然是如鱼得水。一年多时间下来,他不但伙着张青、孙二娘夫妇,在东京城内把几家大酒店办得红红火火,而且自己后起炉灶的珠宝古玩店在京城这一行中也名声大噪,大家都知道“施记惠宝斋”的当家的眼光特毒,书画古玩样样精通,正品赝品一目了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店里还有萧让、金大坚两个大行家在暗中坐镇)。附庸风雅的文人骚客,巴望仕途的官员士子频繁出没施恩的宝号,有的是来选购礼品或藏品,有的则是将家藏或从别处买来的东西请施当家的验证估价,一时间此处也说的上热闹非凡。

除了这两样生意,施恩还有一项更为隐秘的生意。原本就是牢城营的管营,对这一行的内幕了熟于胸。经过这些年的人生剧变,他比起当年不知道要成熟了多少倍,现在回头再去看牢城营中的事务,无不了如指掌。利用以往的同谊关系,施恩不但很快与各地牢城营的管事和衙内们恢复了交往,更与京城中刑部、大理寺、开封府等衙门建立了新的关系,逐渐形成了一个可以互通资讯、共享资源、共同进退的体系,开始对大宋朝的犯人的审判、押解、服刑等方面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这些影响的取得是通过两类发生进行的。对于那些习惯于贪赃枉法的劣吏,施恩通常是先摸底,后威胁,再利诱,使之听命于自己;对于那些还算清正廉明的官吏,施恩则采用结交、施惠或晓之道义、倡议光明等方法进行笼络。象开封府中有个叫孙定的孔目(早期在林冲、杨志等人的官司里起过不小的作用),人聪明又正直,颇有一些口碑,施恩费了很大的力气才通过另外一些素有清廉名声、不满现状的官员那里搭上关系,然后就时常在孙定面前高谈阔论自己忧国忧民的情节和惩治贪官污吏的愿望,让孙定引以为知己,渐渐地就把孙定收到梁山这条船上来了。

这日施恩正逍遥自在地踱进张青夫妇的“悦来大酒店”,就见柜台里的孙二娘一个劲给他使眼色。机灵的他马上发现自己的得力助手——小霸王周通正在靠里的一个雅座中陪着好久不见的柴进、杨雄说话。他马上收起那副公子哥的气派,规规矩矩地向柴进唱了个大诺。

柴进早就听说这个施恩如今在东京混得人模狗样,便半开玩笑地问:“施大官人日理万机,如何有时间召见我等闲人?”这个玩笑把施恩吓得不轻。虽然柴进不是四大首领,但地位也是高高在上,论声名更是在江湖上唯一能与宋江比肩的,而且他与宋江等人的密切关系更是不能忽视。如果自己被他参上一本,自己可就无法这样逍遥自在了!他连忙冲柴进直摆手:“您老人家千万别这样,小可哪里敢称大官人,这不是要折杀小可?”柴进跟他笑了笑,让他也坐下,告诉他这次来是奉哥哥的指令有大事要做,现在就等着徐宁来一起商议。原来宋江对招安之事,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朝中权贵们的阻挠,尤其是蔡京。蔡京不但身居高位,对皇帝有不小的影响力,而且因为江州蔡九和大名梁中书等血案与梁山结下深仇,只怕会全力以赴地明里暗里对付梁山。所以柴进这次赶来东京的目的就是汇同山寨在当地的力量干掉蔡京。现在高俅已经伏诛,童贯和杨戬等其他大员与山寨实际并没有解不开的宿仇,因此蔡京除掉之后,对梁山顺利接受招安是大有裨益的。

不一会儿,一身便装的徐宁就到了。现在不光是施恩这样原本在东京没有什么人知道的梁山头目出头露面,就连徐宁也可以堂而皇之的活动了。一来是那些知道底细的人对梁山如今的势力很是顾忌,连高俅都莫名其妙地死了,自己何必去出头呢?二来是许多消息灵通的人已经得知皇上下旨招安的事情,虽然现在梁山还没有易帜,但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了,也许将来梁山的人都摇身一变,成为朝廷官员?所以大家都知道原来的金枪班教头徐宁是梁山头目,却任他在街上横行!

一行人进了密室凑在一起商议了半天,讨论了许多的办法,柴进都觉得不妥。施恩倒是想出个主意,他却不肯直接讲出来。施恩是东京的梁山头领中少数几个知道公孙胜潜伏在皇帝身边的人,这倒不是因为施恩的级别比周通、张青们高多少,而是通过他自己的人际网络,在偶然的情况下探访出来的。自从知道这个惊天大秘密,他就盘算着如何帮着首领们用好这颗棋子,现在时机出现了。施恩装着和别人一样苦思冥想的样子,待众人约好各自想办法,等下次再研究的时候,他向柴进使了个眼色。柴进会意地点了点头。

待众人分头离开,柴进问找个借口留下来的施恩:“兄弟有何高见?”“大官人,小可哪有什么高见,只是有个小小的设想罢了。”“说说看。”“依我之见,要除掉老贼不难,难得是不让别人起疑心。”见柴进点点头,他又接着说:“我认为这次非要动用梁山在东京的所有力量不可,包括公孙先生。据说蔡京经常可以通过皇上得到公孙先生献的延年益笀的仙丹,所以我们可以请安神医在给蔡京的丹药中加点东西。”“唔,这个你也知道?谁告诉你的”柴进的脸色变得有些严峻,毕竟高级机密的泄露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人告诉我,是我的眼线刺探出来的。”柴进闻听心想以后戴宗的情报部门工作要加强了,尤其是反间谍方面。“蔡京现在觉得皇帝赏赐的仙丹让他返老还童了,所以是夜夜**,尽情享乐。如果他死在女人身上,总不会有人敢说皇帝下了毒药吧?”“那怎样才能让他死在女人身上呢?”“找一个风流的尤物,让老贼快活的流连往返,欲罢不能!”“这样的人有吗?”“有啊,在下几个弟兄开的青楼之中就有这样的女人。不信我带大官人去看看?”施恩有些嬉皮笑脸地看着柴进说。柴进顺手给施恩头顶来了一巴掌:“臭小子找揍啊?咱们说正事呐,哪有心思去看什么青楼女子,你却要带我去窑子,让宋江哥哥知道了,你我的脑袋还要不要了!你快接着说,怎么把那样的女人送给老贼,而不让他起疑心?”柴进这样想是很有道理的,谁会对一个外面的女人那么相信,何况太师老爷面对还是一个青楼女子呢?如果蔡京不放心,让这女子在太师府上先独守三个月空房不打紧,山寨的招安大计如何能捱得起呢?

施恩胸有成竹地说:“没问题。如今小可店里经常有一些盼望升官发财的小官吏来搜罗宝贝进贡上官,更有一些连进贡的门路都找不到。这会我们就把萧让抬出来,他不是还在太师府做幕宾吗?如果我们给那官迷指出一条明路,他自会乖乖地蘀我们把那女子送进太师,让老贼无所顾及的笑纳!”柴进听完这个完整计划,上下仔细地打量了施恩半天:“好小子,主意不错嘛,你是如何在这短时间内能考虑的这么周全?我回山见了宋江哥哥一定好好推荐你这个小子房,把你调到军师的身边当个真正的谋士,不能再把你埋没了!”“呃,好….啊?把我调到军师身边?柴大官人,您千万留情!您对小可的赏识,小可感动万分。就是您不要向首领们推荐了,小可才疏学浅,生性又懒散,简直就是不堪重任,就让我在这里打理这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哈哈哈,原来你小子是在这花花世界里迷了心窍,不肯再上山去循规蹈矩地吃苦了吧?”“大官人明鉴,就看在小可想出这个主意的面子上,多多担待吧!”“呃,那就要看看你小子的表现了。这样吧,要不先带我去你说的那些弟兄那里,看看是够真的有人见人爱的尤物。这可是大事啊,如果选出来的人不能让蔡京一见倾心,我们的计划就不能进行了。你不要光张着嘴不说话,赶快带我去吧?”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