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在朝臣中,宿元景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作为四大权臣之外的朝廷清流派的中坚力量之一,虽然他无意去追求权臣们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但也同样得到了皇帝格外的尊重和信任。在朝野内外的士子们心中,他是一个能主持正义,维护纲纪的人物,所以广有一些清誉,自愿认做门生弟子的也很多,他的府上同样也是人来人往,煞是热闹(幸好这个时代没有过去几十年那么激烈的党阀之争)。

这两天下朝回家,宿元景都谢客不出,只是邀几位平素得力的同僚和幕宾一起商量招安梁山的事情。前些年梁山从劫掠过往商贩发展到攻州破府,一度让朝廷恼怒不已,几度调集大军征讨却都铩羽而归,连枢密使童贯和殿帅高俅也弄了个灰头灰脸,梁山的威名一时间超越了后来自立为王的方腊和王庆。虽然近来梁山有改弦易张的迹象,但这招安若是搞得不好,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导致他们重新成为令大家头疼的剧盗。昨日几个人商量了招安诏书的语气,有人提出招安是皇上法外开恩,给一向作恶的山贼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对待他们应该强硬一些,这样才能体现朝廷法度的威仪。另一派则表示反对,认为这样会导致梁山强人的反感,节外生枝可能造成的意外,是谁也承担不了的,因此还是应该语气缓和一些,多加褒奖。两派意见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搞得宿太尉也没有了主张,只是隐约觉得这份圣旨不好拟。故此今日他特地恳请到后宫见皇帝,出乎意料的是皇上很快就在御书房召见了他。

徽宗的御书房与众不同,清烟缭绕,道声不绝,让不知情的人很容易误认为是到了某座道观。徽宗正与一身道服的公孙胜谈笑风生,听太监说宿太尉到了,便让他进来。宿元景措辞谨慎地将自己这些天的烦恼禀告皇上,恳请皇上明谕,此刻徽宗心情不错,对梁山也有了一些好感,他哈哈一笑说:“宿太尉号称我朝唇枪舌剑第一人,才思敏捷,口齿伶俐。朕让你去传个话,安慰说服那些啸聚山林的子民回归法度,为国效力,这么清楚的事情你怎么都搞不明白了?”见宿元景面露恍然之色,他转头对一旁的公孙胜说:“人道是皇帝乃天子,万众景仰,风光无限,其实这一国之君真的不是好做的,每天大大小小的事务都要你来舀主意,烦也烦死了。”宿元景闻听赶忙爬到地上,口称“臣不能为君分忧,万死,万死”。徽宗不以为然地挥手命他起来:“朕知道爱卿忠君爱国,做事缜密,所以才会把国事相托,爱卿何罪?”他接着又对公孙胜苦笑一下:“大臣们处理国事政务,烦了累了,可以一纸文书请辞致仕,朕能退休吗?”公孙胜念声“无量天尊”,微笑着开口道:“万岁乃一国之君,天降大任于君,自然是辛苦,倘若得天下清平,国泰民安,人人称颂万岁是有道明君,万岁就不觉得累了。”宿元景心想这老道拍马屁的功夫甚是高深。公孙胜又说:“自古皇帝禅让之事也是有之,只是万岁现在就萌生退意未免尚早,天下苍生还指望着万岁为他们荡涤尘埃,指点迷津。若有朝一日四海安靖,天下欢歌,那时万岁再讲功成身退,非但百姓齐声称颂为尧舜再世,就是天尊玉帝也会慨叹万岁功德之大成!”徽宗满心欢喜:“道兄吉言,甚合朕心。但愿真有那么一日,朕一定重修天下道观,再塑天尊金身!”宿元景见皇上如此开心,便也跟着奉承了几句,又讨了些关于拟旨的话,便告退出来。就在他拜辞的时候,发现那道长蕴涵笑意的望了自己一眼,隐约有些意味深长……

短命二郎阮小五一个人站在刘公岛上最高的山顶向远方眺望。大哥和三弟载着宋江首领去福建快一个月了,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回来,一路上也不知是否遇到什么大风大浪,可曾平安?虽然常年生活于水上,但与大海打交道不过几个月的时间,阮小五已经见识过了大海狂暴起来的样子,知道了大海与自己以前生活的江河湖泊的不同。那日宋江哥哥带着众家弟兄来刘公岛,说要乘船去福建泉州,把大家吓了一跳。他和兄弟一起劝阻宋江首领,告诉他大海变幻莫测,这样的长途航行风险颇大,万一有个闪失可担当不起,莫若还是由旱路前往。只是宋江哥哥铁了心要由海路去,一向与弟兄们交好的吴学究不但不帮着劝阻,反而开玩笑说阮家兄弟是胆子越来越小了。后来才知道,山寨早就有了向海外发展的计划,只是有些头领有顾虑,认为对海上航行和海外的情况不了解,希望从长计议。宋江这次坚持走海路南下,就是要向大家表示,如果一味担心有风险就畏惧不前,那么风险就会成为今后道路上永远的拦路虎;只有正视困难,亲自去探索解决困难的办法,才有可能克服这些困难。他还形象地比喻说,不亲自品一口,怎么能知道海水是甜还是咸呢?他还要求今后山寨所有的人员都要努力学习游水,不然将来出门远航就不带他们去大开眼界。据说现在连那个著名的旱鸭子——黑旋风李逵都在水泊中终日泡着,哈哈!

阮小五想到这里,不由得感叹梁山水军中的船只太小了:在水泊中首屈一指的大船在广无边际的大海不过象一羽落叶!看来今后要想办法造适合远洋的大船了。他掉过头来向湾里看,刘公岛处在威海湾的怀抱中,真是天赐的良港。对岸不远的地方一群人正在忙碌着,那是九尾龟陶宗旺带着人正在筑城,将来对岸和岛上会各建成一座城池,互为犄角。在连通大海的两个出海口中,还有着几座小岛,如果将小岛连接起来,凭借岛上这座拔地而起的山岭,还有上次大军退回山寨之时凌振留下的几门火炮,很容易就可以将一起海上来的威胁拒之门外;而岛子与陆地之间这四五里宽的海面,也成为一道天然屏障,让刘公岛轻易不会受到来自大陆的威胁。眼下,湾子里面不过有七八只不大的小战船在游弋,将来这里如果放上百几只大中型的远洋战舰,这里真的会变成不可攻破的堡垒!

忽然身后远远跟着的手下惊呼起来:“五爷,你快看,有船过来了!”阮小五回头望去,只见一艘大船从南边远远地扬帆鼓浪而来。难道是倭寇又来骚扰?他连忙让喽兵下去传令,让各部严加防范,自己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来船,等船近了一些,他惊喜地发现过来的是一个月前从这里出发的自家的船。哦,是大哥他们回来了!他满心欢喜地向山下跑去,准备迎接远航归来的亲人。刚到半山腰,他却奇怪地发现,大船并没有入港的迹象,而是放下一只小艇之后继续向东北方向前进。

怎么回事呢?他一边向码头跑,一边满心狐疑地想,直到见到从小艇跳上码头的大哥阮小二,阮小二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朝廷下旨招安了!”

大船载着宋江等人一路顺风地驶入黄河口,然后逆流而上,直向东平方向。快速的行驶使得舱面上的风不小,刮得宋江只能眯着眼睛。花荣几次提醒他还是进舱休息,宋江执意不肯,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早点回到梁山。

那日他在泉州安排吴用带着孟康去与造船的师傅们研究山寨重金请人设计的四十丈大海船的图纸,讨论相关的建造细节,自己与张清等人一起着手开始招揽远航海外很重要的资源之一——人才。在来的路上,吴用就与宋江说起这个问题:扬帆出海,单单原来梁山水军的人员是不够的,还需要熟悉海上操船和航路、天气等的水手;海外贸易,首先面临的是与当地人的交流,这就需要通晓各国语言和风俗民情的翻译。同时还需要了解各地对物资贸易的需求情况。毕竟将来出发的四十丈海船的装载量是与常见的小船的货物量不是一个概念的。这些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问题,必须提前打算,及早准备。

正当宋江为找到了几个来泉州做生意的南洋商人而大呼侥幸的时候,山庄负责情况传递的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在张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宋江见张清脸色一变,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正要询问,张清冲他使了个眼色。两人到边上僻静的地方,张清神情凝重地说:“戴宗兄弟万里来传书,是从来没有过的最重要的紫色密件,一定有大事发生”。自从戴宗掌管梁山情报机要事务之后,规定了一套情报传递的密件等级,分为白、黄、鸀、紫四个级别,平常的各地密报只是用飞鸽传书的白、黄两种等级,其中普通事务的是白色,军务的是重要一些的黄色。张清这里作为山寨在江南最重要的据点,以往也只是接到过一封更高一些的鸀色密件,就是宋江要来的这次,用的是密语,是由情报部门的专人辗转接力送达,只能由一百单八将知晓的密级。而等级最高的紫色密件却是前所未有的,相关的规定是必须是戴宗、石秀、燕青三人传送,除了当事人,只有四大首领才可以查看,阅完立即销毁,一旦泄密要求将可能知情这百分之二百的灭口!难怪他一脸的严肃。把手头的事务简单交给副手们,两个人火速赶回山庄。

密件是卢俊义发过来的。两个月前,他带着众家好汉在河北挫败了辽军。得知宋江有意离开山寨南下泉州,他顾不上与大名知府孙学等官府文武多寒暄,便留下呼延灼、索超、燕青等几个头领处理善后,自己急忙赶回山寨主持日常事务。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