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来丹霞岭的是独角龙邹润。两个人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彼此的大名还是听过的。欧阳一飞冲着在篝火中闪闪发光的那个独角肉瘤一抱拳:“在下欧阳一飞,久仰邹家英雄大名,不知深夜来此,有何见教?”

邹润对浑身血迹的欧阳一飞也抱拳施礼:“欧阳堡主客气了。闻听欧阳堡主带领子弟兵在此奋勇抗倭,在下十分佩服。此次是奉俺梁山宋江哥哥之命前来为堡主助战的。”欧阳一飞大喜过望,上前一步拉住邹润的手:“果真如此?”“俺叔叔和双枪将董平带领的先锋骑兵已经到了离此十里地方,命我前来与堡主联络。”“太好了,有多少人马?”欧阳一飞的心欢喜得简直就要跳出来了,梁山军马的威名他可是如雷贯耳,再加上先锋队中还有双枪将董平,心想真是老天爷开眼,这一方百姓总算有救了。邹润见欧阳一飞如此激动,忙回答说:“第一路先锋军乃一千骑兵,后续的几路人马也在陆续赶来。”两个人接着商议了一下目前的战场态势,欧阳一飞希望梁山人马连夜赶来,加入防守的阵容,以应付明早倭寇的进攻。邹润满口答应,说回去向叔叔说明这里的情况,然后便全速过来。欧阳一飞忙安排了两个弟子与邹润一起回去,充当向导。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从东面的山坡上露出半张脸,倭寇的进攻就又开始了。佐川带着手下的人马挥着长长的倭刀,呼喊着向山坡上冲来。佐川觉得昨天其实就可以一举舀下前面这道山岭的,如果不是那几百个敌人不要命地从半山腰杀出来,乱了前面攻击部队的军心的话,自己早就翻过这山,开始大肆搜掠了。因为前面的敌人战斗力跟自己手下比起来差的很多,只有那批偷袭的敌人还算比较能打,不过昨天下午一战之后估计也剩不了几个了。所以他对今天一举攻破防守十分有信心,带头冲向前面不远处用石块和树枝堆起来的障碍物。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从障碍物后面射出来的箭比昨天一开始稀疏了不少,而且大多也没有什么劲道,佐川心中暗喜,对身边的人们高喊“冲上去,杀光敌人!”当倭寇冲到离障碍物只有三四十步的时候,从那里忽然飞出一片密集的箭雨,把前面的倭寇放倒了一大批,紧跟着无数的大石块被扔了下来,顺着山坡滚到倭寇的队伍之中。“坏了,中了敌人的诡计!”箭雨中,佐川见一枝羽箭直奔自己的胸口,他连忙用刀一架,没想到那枝箭劲力十足,虽然略微改变了方向,但还是深深地扎入他的右肩。紧接着,佐川身上又中了两箭,手臂再也无力举起来。身边幸存的倭寇见势不好,连忙背上他就向山下跑。

见倭寇退了,董平收了手中的弓,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欧阳一飞,见他还在不停地向退却的敌人放箭,便笑着说:“欧阳堡主可以停手了,不然那些倭寇一下子死绝就不好玩了。”欧阳一飞不解地问:“将军如话怎讲?”董平怕他误会,便向他解释道:“此次出兵,宋江哥哥要求的是全歼倭寇,不使得一个漏网,免得以后又来酗事,所以本来卢员外不让我轻易与倭寇交兵,以免暴露实力,可是我们到这里后发现倭寇攻势甚猛,若不动手,只怕老百姓会吃大亏,故此我和邹渊头领商量还是及时与你们合兵一处。刚才那一阵子擂石弓箭估计也杀得他死伤二三百人,连他的大头目也中了数箭,不死也是重伤,所以他一时半会不会再上来,如等得山寨后面的人马到,便可一网打尽。只是不要现在就把他们打怕了,就此逃走去与那大股的会合。我只带了一千骑兵,你这里的人手也不多,拦截不住,那时全歼倭寇就难了。只怕我还要受违反军令的处罚呐。”欧阳一飞不再说什么,只是再次感谢董平带人及时相救,便到后面去检视伤员去了。

玉麒麟卢俊义押着大队人马沿着官道急急前进。沿路上的各州府已经前面两路人马照会,知道梁山人马并非是来寻自己晦气,而是要去登州帮助朝廷打倭寇,心里塌实了许多。要知道前两路梁山人马的统帅董平、秦明原本都是山东官军中有名的统制,不但武力出众,而且各州府都有自己的朋友,所以各州府的官军不愿也不敢出来滋事,因此卢俊义的大队人马一路走的很顺利。

临近黄昏,行至潍县地界,接到第一路军董平的急报,说因为形势紧急故已决定领军参与对倭寇的阻击,希望后队迅速赶上来,同时还附着登州最新的战事通报和地图。卢俊义虽没有很多的带兵作战经验,但也知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所以他并没有责怪董平,想到前方军情紧急,而秦明带的都是步兵,所以请孙立带第三路军中的两千骑兵脱离大队,全速前往增援。

病尉迟孙立带着骑兵连夜赶路,一天一夜之间跑了五百多里,超越了秦明的第二路军,第二天傍晚时分已经接近了栖霞。孙立命人困马乏的士兵扎营休息,自己站在附近的小山包上望了一阵,让人把随队前来的鼓上蚤时迁请来,嘱咐他再辛苦一下,连夜赶到丹霞岭见董平。时迁不顾疲劳,毅然领命前行,终于在午夜前后赶到董平的军营附近。

远远望去,董平扎的营盘很是整齐,前后四门清晰分明,时迁准备从最近的右后门入营,却奇怪的发现营门不见站岗巡逻的士兵。时迁是夜行摸营的大行家,马上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用鼻子仔细嗅嗅,在营门附近的一个隐蔽处发现了两个梁山士兵的尸体,颈动脉明显是被锋利的锐器割断,一看就是武功高明的杀手所为,鲜血还没有凝固,说明偷袭者动手没有几分钟。时迁很是紧张,如果董平或其他的主将被杀手暗算,这个仗就不好打了。他急提一口气,身形如箭一般向中军大帐飞去。果然,在影影绰绰的灯火下,赫然发现两个黑衣人正附在大帐的顶上向帐内偷窥。时迁担心黑衣人动手,情急之中从随身的百宝囊中摸出一只暗器便打出去,同时扯开嗓子大喊“来人啊,抓刺客!”只见一点寒星飞到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身前却突然失去了光芒,时迁心中一寒:自己家传的独门暗器“寒星镖”四面都是刃,旋转着向前飞,一般人根本无法接的下,怎么那家伙轻易就收了此镖,难道他的武功十分高明?殊不知那黑衣人心中也正十分惊异:怎么此人用的暗器竟和我们扶桑忍者用的“飞星”不论式样还是手法几乎一样?难道是我们自己人叛变了?

听到外面喊抓刺客,和衣而卧的董平一骨碌起来,抓起床边的双枪冲出帐篷,只见两条黑影伴随着两道寒光从半空中掠下,他双枪一展,把劈过来的两把倭刀隔挡出去,顺势身形一旋,左防右攻,将两个黑衣人圈在里面。按照董平的武功造诣看来,这两个刺客功夫平平,从功力到招数都么有什么出奇之处,只是出刀很快,两把雪亮的倭刀急雨般的攻进来,在董平的枪杆上迸出一绺火花。董平乃是梁山泊五虎将之一,久经战阵,一招一架中都蕴涵着高深的内力。那两个刺客急攻之下没有得手,反而被震的两臂酸麻,眼看刺杀不能得手,便想逃之夭夭。董平看出刺客的退意,他双枪一展,如双龙出水,枪尖直附在两个人的胸腹之间,哪里容得刺客轻松逃去。眼见就要将刺客毙于枪下,忽然旁边又窜出一个黑衣人。董平一惊,倒不是害怕,象这样身手的刺客来个十个八个他也能应付,关键是担心再有敌人加入进来,自己就没有把握留下这两个刺客了。令他欣喜的是来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梁山兄弟时迁。时迁刚才发暗器没有打中刺客,但他的一声喊却大大发挥了作用,不但破坏了刺客的如意算盘,而且惊醒了梁山的士兵,把大帐周围团团围住。时迁知道凡是敢深入虎穴,黑夜行刺的人轻功都会不错,所以他没有急于上前来帮助董平舀人,而是传令大队的弓箭手张弓搭箭,只要见到有人想用轻功纵跳逃走,立刻万箭齐发。布置完之后,他才拍拍手,没事人一样的走过来看热闹。

董平的双枪就象两条毒蛇一样在两个黑衣人的胸前不停的吐着芒光,那两个人竭尽全力的后退、招架,但依然摆脱不了那蛇信的追击,他们心里想:如果给哪怕一瞬间的喘息也好,那样就可以利用短暂的时机用轻功逃脱。可是眼前的这个对手实在太恐怖了,一点机会也不留给他们,只要自己动作稍微迟缓,身上肯定会多出一个透明的大窟窿。时迁在边上满脸轻松的看,嘴里还不停的给董平加油,不过他马上就变的怪异起来,因为其中一个黑衣人对同伙说了一句“完蛋了”,用的正是大宋国内没有的、时迁他们家乡的语言!时迁楞了一下,马上冲那两个刺客用他很少说的家乡话喊:“投降吧,我保证你们不死!”那两个刺客闻言,抖了一下,董平的枪尖就在这一刹那刺进了他们的身体。时迁急的大喊:“手下留情!”董平心念一转,撤回了七分力道,枪尖在离刺客心脏还有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向后一撤双枪,两个黑衣人象木棍一样轰然倒地。周围的梁山士兵们齐声喝彩,上来几个人把那两个家伙绳捆索绑,押到一边救治。

收了双枪,董平不解地问时迁:“哥哥(时迁的岁数比董平大不少)为何不让我杀了这两个刺客?”时迁迟疑了一下说:“我想留个活口,问明敌人的底细,以便按照首领的要求全歼倭寇。”董平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时迁说:“谁能懂倭寇的话?怎么审问啊?”时迁说:“就交给我吧。”

自从前几天佐川中箭重伤之后,这支倭寇中便产生很大的分歧。由于是几支小股人马拼凑起来的,所以几个头领对应该继续进攻还是应该退却去与另一个大队会合争论不休,所以一直也没有再向丹霞岭发动进攻。最后他们商定,趁黑夜派两个忍者高手摸进敌营,去刺杀大宋的将领,如果成功则必然引起防守部队的极大混乱,这样就可以再发动攻击;如果不成功,则应该退到玉皇顶去与藤井阁下的队伍会师再做商议。如今已经日上三騀,那两个刺客依然没有回来复命,而宋军也没有出现混乱景象,显然是任务已经失败了,于是几个头领凑在一起商议,决定撤退。傍晚时分,倭寇的人马已经退过了莱阳,如果连夜行动,估计明天中午之前就可以会师了。

深秋的胶东夜晚已经很有些凉意,倭寇们连夜行军,一个个人困马乏,士气低落,此刻队伍已经拉得很长,有不少人掉队。就在前面的倭寇得到命令可以停下来休息,等待后面的人马的时候,从路旁的小山坡上杀声四起,无数的骑兵挥舞着刀枪冲杀下来,打了倭寇一个措手不及。大部分倭寇刚刚从急行军的状态中松懈下来,被以逸待劳的骑兵一个冲击,早已失去了战意,纷纷四散奔逃,可是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只见刀光闪闪中,一个个倭寇尸首分离,死于非命。

孙立如天神下凡一般冲在队伍之中,右手枪,左手鞭,所向披靡。今天一早他就得到丹霞岭董平派人送来的消息,说倭寇已经开始有退兵的迹象。他约束人马一路急行,不到两个时辰便赶到丹霞岭,与董平和欧阳一飞商量之后,由欧阳一飞带路,抄到倭寇的前面布下了埋伏,董平则与邹家叔侄一道带人从倭寇后面尾随,前后夹击敌人。倭寇基本都是步兵,在突如其来的骑兵冲击下根本没有象样的抵抗就溃散了,孙立惟恐暗夜之中贸然追击会导致损失过大,便下令各路人马退后两里地列队结阵,只要倭寇逃不出去,天亮之后不须费多少力气便可大获全胜。果然几个时辰之后天光大亮,只见对面的山坡上和山谷里到处都是倭寇的尸体,旗帜、刀枪扔得到处都是,剩下的几百人聚成几堆,脸上全是失败后的茫然。手下的小头领问孙立怎么办,孙立咬了咬牙,从牙缝中吐出一个字:“杀!”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