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当天午后,吴用找到宋江,把登州倭寇之事大体解释了一下,然后他对宋江:“如今我梁山招安大计已有进展,高俅已除,蔡京待诛,之后就要为国家建立几件功勋,寻朝中正直的大臣向皇上谏言我梁山的报国之心,谋得皇上的招安谕旨。既然倭寇是朝廷的一个心病,官府征剿又不甚得力,何不我们来做这件事情,一来符合我们梁山蘀天行道,保境安民的宗旨,二来可以赢得一方百姓和官员的支持,三则想朝廷表明心迹,建功立业,为将来的招安做些铺垫。”宋江闻听连声说好,忙叫人把卢俊义等重要首领请来商议,并把孙立、邹渊、邹润、解氏兄弟等对登州一带情况熟悉的头领唤来详细询问当地的情况。

经过商议,梁山决定出兵登州,为当地百姓解除倭寇之困。次日宋江在忠义堂召集在山的全体头领,调兵遣将。三通鼓响过,众人肃立,铁面孔目裴宣站在内堂阶前,取出令旗迎风连挥三下,然后高声点名,从宋江开始,被点到名字的人都双手抱拳应答一声“在”。这是近期以来,在卢俊义主持下,主要由原朝廷降将为主组织的军事整顿运动的内容之一――严肃军纪。

点名过后,裴宣向宋江禀告,应到的全体头领全数在此,然后自己退到一边。宋江命众头领入座,自己也在最之间的一张椅子上坐下,静静地望着大家,他很喜欢这样井然有序的方式。宋江的左边是卢俊义,右边是吴用。下面依次是天罡星和地煞星,排的整整齐齐,将诺大的忠义堂刚好坐满。宋江见大家都安静地坐好,等他发话,便轻轻一敲手边的惊木:“众位兄弟,我想问问大家,我们梁山行事的宗旨是什么?”下边早有嘴快的头领回答:“蘀天行道,除暴安良!”“不错,”宋江站起来说:“这也就是说,我等兄弟聚义并不完全是为了图个自己的逍遥自在,更不单纯是为了自己避开贪官污吏的欺压。因为我等虽然可以在山上衣食无忧,但是山下还有更多的人正在受着不平待遇;我等虽然可以在山上快活度日,但是国家却内忧外患,等待我们去拯救!”他的声音变得高亢激昂:“昨日山寨得到情报,一股来自东海扶桑国的倭寇正在登州地界烧杀抢掠,残害我们的百姓同胞!我们能看着不管吗?”几十个声音同时回答:“不能!”“好!”宋江见大家的激情已经被煽动起来很高兴:“现在我们就要马上出兵,去消灭这些没有人性的倭寇。下面由卢员外调遣人马。”

身材高大的卢俊义已经被明确作为今后梁山军事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他站起来走到中间,回头看了裴宣一眼:“此次出征由我和孙立将军总负责,朱武军师辅佐。董平听令!”英俊的双枪将董平唰的起立,插手听命。“命你与邹渊、邹润带一千骑兵为第一路军,今天午时之前出发,前往登州地界。注意沿途各州府官军的动静,如有异动速速回报。到登州之后以探明情况为主,不可与倭寇大队轻易交战。”董平与身后的邹氏叔侄齐声答应,接过裴宣递过来的调兵令箭,回原位坐下。卢俊义接着安排霹雳火秦明、神火将魏定国、圣水将单廷圭、解珍解宝兄弟,带三千步兵为第二路军,今天申时之前出发,为第一路军的接应,同样要注意沿途动静,不可轻动。自己与孙立、朱武、黄信、索超、樊瑞、鲍旭以及孙新夫妇为第三路军,带骑兵两千、步兵两千。又命杨志、凌振、汤隆、李衮、项充为后队,负责押运粮草,并带上新制作的火器,准备在这次出征中检验一下火器的应用。此外,卢俊义把最后一支令箭交给阮氏三雄,命他们带一支水军自黄河入海配合大军的行动。

一时间梁山上下忙碌起来,好在最近山寨在训练备战方面做的比较严谨有效,所以各支部队还算按照计划在进行。看着这一切,宋江对身边的吴用说,今后还要在这些方面多加努力。

董平和邹渊等带着第一路军的一千骑兵一路飞奔,五天之后接近了登州地界。由于邹氏叔侄是当地人,多年在此占山为王,所以对这一带的地形和防务情况比较熟悉。虽然几年来多少有些变化,但是总的来说是没有错的。这也就是为何让他们参加第一路军的原因。到了一个叫大泽山的地方,邹渊建议董平让队伍停下来休息,自己带了两个弟兄到附近的村子里打听情况。回来之后对董平讲,据当地的百姓说,前些日子倭寇从成山头附近登陆,接连骚扰了威海和莱山一带的许多村子,后来登州的守备兵马由现任统制钱大人领着出来与倭寇在芝罘附近打了一仗,各有死伤,所以现在的倭寇一部分大约三千人在玉皇顶附近与登州兵马对峙,另一部分两千来人则绕到莱阳、栖霞一带骚扰,搞得钱统制进退两难,因为他只有四千人马,如果分兵则会被倭寇各个击破,如果不分兵,作战的时候也有可能被倭寇前后夹击。所以也只能凭险固守,等待援兵。

董平让邹渊把相关的地形画出来,仔细地端详了半天,说:“邹头领,卢首领命令我们不可与大队敌人交战,可我们也不能到了这里什么也不做。所以我想是否应该一方面与登州的官军联络一下,告诉他们我们梁山人马愿协助他打败倭寇,另一方面,最好我们选个地方先截断那股分兵深入登州腹地的倭寇,等后续人马到了好一举歼灭。”其实邹渊对卢俊义说的不许与倭寇交战的命令感到不满,现在听董平如此说,正合了自己的心意,便马上赞成道:“董将军说的是,我们是先锋,随军令不可违反,但也不能坐视敌人逃走。我们不主动与倭寇交战,但倭寇找上来,我们难道还要马上逃跑不成?这样,你写封书信说明我们的来意,我让熟悉登州内线的弟兄给那个钱统制送去,咱们再好好研究一下在什么地方关门打狗!”

登州三面临海,境内多山,莱阳和栖霞作为难得的群山中的平缓之地,自然成为百姓聚居的地方,宋朝两地均还没有设县立置,但作为两个大的城镇,故此被倭寇首领看成金银如山,美女如云的欢乐窝。前几日大股倭寇在与登州的四千兵马交战之后,分成了两股,其中一股大约两千人在首领佐川的带领下,绕过宋军的防线,深入到这一带来烧杀抢掠,同时大有从南边绕行,抄登州兵马后路的趋势。在栖霞附近的丹霞岭,倭寇遭到了当地团练的阻击,这些由当地的十几个村庄联合组织的团练虽然训练少,武器差,但是作战勇猛,熟悉地形,搞的佐川很是头疼。

在丹霞岭阻击倭寇的团练使是登州府任命的黄四龙,可实际上团练和民团的联合总指挥却是丹霞堡的堡主欧阳一飞。欧阳一飞世居栖霞一带,从他祖辈开始在此创立了丹霞堡,习武授徒,在山东武林中也算小有名气,到欧阳一飞这时门下徒弟、庄客已有三百余人。因为时势混乱,鸀林纷起,加上倭寇袭扰,所以附近的大小地主和村民都盼望有人能站出来保护他们,丹霞堡也就成了一方的救星。眼见倭寇蜂拥而来,附近十几个村子的人全都撤到丹霞堡,村里的轻壮男丁都舀起武器,准备跟随欧阳世家一起保卫家园,登州府在栖霞的县尉黄四龙也带着手下的几百土兵到这里汇合,凑起大约一千五百人马,在险要路口打了倭寇一个埋伏。倭寇虽然小受挫折,但凭着人多势众,久经战阵,并没有把这只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放在眼里,不断地冲击联合民团的防线,给土兵和壮丁们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要隘山口险些失守,幸亏欧阳一飞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带着手下弟子在危机时刻从侧后杀出,扰乱了倭寇的军心,这才勉强坚持着把山口控制在手里。

入夜,四周一片宁静,交战的双方在一天的激战之后都在各自的营地里养精蓄锐。欧阳一飞带着几个亲信弟子在阵地上巡视。这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粗犷汉子,经过激战后身上的衣服沾染了不少的血迹(不过全都是敌人留下的),使得他看起来更具杀气,实际上他的心情很沉重。本来己方的战斗力就不如倭寇,今天的血战又损失很大,比较有战斗力的门下弟子们也在那次突击中死伤了一百余人,如果不是敌人摸不清底细,这道险峻的山口早就落入敌手了。想到假如要隘陷落之后,倭寇长驱直入,烧杀抢掠的情形,他就感到身上的压力太大了。黄县尉不过是用钱捐得的一个普通武生,自身的武功很稀松,指挥打仗就更不用谈了,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来扛这副重担。也不知道自己给临近几处鸀林发的求救帖子是否会起作用,也许就算有哪处的寨主卖欧阳家的面子派来援兵,但如果行动迟缓可能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远处站岗的一个弟子跑过来急急地禀报,说有三个人自称是梁山来的义军,要见堡主。“梁山?”欧阳一飞对梁山是早有耳闻,听说那里聚居了许多的江湖豪杰,立起大旗要蘀天行道,自己也算是鸀林中人,与他们却素无来往,如果他们能派人援助,或许可以守得住丹霞岭,可梁山还远在千里之外呐,远水毕竟解不了近渴啊!

m.qiuwu.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