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其实,就在众兄弟沸沸扬扬,暗中揣测的时候,宋江已经与吴用一起,跟卢俊义摊过牌了!宋江这次一改往日的低调,开诚布公地说:“近来山寨中对寨主之位的议论想必员外已经知晓”,见卢俊义不动声色,又接着说:“我今天来想和员外一起商议这件事,请员外谈谈真实的想法。”

卢俊义这些日子也很不好过。在捉史文恭之前,他并不知晓晁盖遗言这些事情,但是自从擒住史文恭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是捅了马蜂窝。身边又没有多少人可以商量,虽然燕青的忠心让他很欣慰,但始终觉得他还太年轻,在这样的问题上是帮不了自己的,所以他的内心想法一直压在心底,表面上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即使是象李逵那样的莽汉在自己面前骂骂咧咧,他也只作没有听到。没料到今天宋江居然主动找上门来,而且开门见山地谈这件事。

卢俊义略微沉吟一下,说:“公明哥哥,我卢某本是不问世事之人,奈何老天见不得我的懒惰,降下一场大祸,险些连性命一起搭进去。多亏哥哥和众兄弟舍命搭救,这才暂离厄运,苟然残喘,安敢有他念?擒下史文恭本是为山寨报恩出力之举,抑或是那厮作恶多端,命该如此?但逢上寨中任何一兄弟在那里伏候,料那厮亦无逃脱之理,故绝非卢某之功也。天王遗言,某本不知,故此犯了山寨禁忌。而今之计,但凭哥哥吩咐。卢某既无担当寨主之能,也无担当寨主之心,倘哥哥应允,卢某当立刻收拾下山,任后半生飘零江湖,以绝众兄弟之非议,结梁山义气之始终。拳拳之心,天地明鉴!”说完跪到在地,不再发言。

宋江连忙起身将卢俊义扶起:“员外何必如此?有话慢慢讲来。”

待卢俊义归座,他接着说:“今日前来,绝非宋江要逼迫员外,实是有话要与员外商量。”他看了一眼吴用:“小可宋江本刀笔小吏,文无三尺之才,武无缚鸡之力,上愧对国家,下愧对高堂。然造化弄人,不得不撇家舍业,逼上梁山。”他不禁摸了一下脸上金印:“上山以来,见众兄弟意气相投,忠义为先,晁天王待我象亲兄弟一般,也感到十分的欣慰。”

宋江咽了一口吐沫,接着说:“原本以为山寨有天王哥哥领导,众位兄弟扶持,就当是化外之方,养生之地,也就在这里死心塌地,了此残生。谁料想哥哥他竟撇下我等,撒手去了。”唏嘘片刻之后,他又说:“哥哥去后,山寨无主,众兄弟推重,小可暂领权位。然天王遗言,不可擅改。今得员外上山,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又如天王所言,擒贼报仇,故宋江已铁了心肠,誓将寨主之位让与员外。”见卢俊义嘴唇一动,他马上阻止道:“此非私授,真天意也。”他又看了一眼吴用:“宋江之心,军师可证。”吴用朝卢俊义点了点头,说:“员外且听公明哥哥把话说完。”宋江接着说:“宋江自上山以来,日夜筹谋之大事只有一件,如此事了结,宋江自愿风云野鹤,别无他求。”

“这件事就是——招安!”

“招安?”卢俊义脸上一片茫然。

“员外可知梁山兄弟都是怎么上的山?”卢俊义摇摇头。宋江语重心长地说:“做首领的首先要了解手下弟兄的经历,和他们对未来的追求,知道他们要什么,你才可能给他们。”

“梁山弟兄上山落草,多半原非本愿,实在是无奈之举。象柴大官人,原本好好的做他的大周皇室后裔,没料想一场劫难,结果不得不到这荒僻所在安身。”卢俊义扭头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副痛苦的表情。“象大官人这样的例子,在山寨真是举不胜举――林教头、武二郎、花和尚......哪个不是逼上梁山!”宋江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这些弟兄都是被官府通缉,想下山也下不去了!除非是招安。”他把话题又引回来:“员外不会以为我们都是愿意在这里做强盗的吧?”玉麒麟若有所悟,结合自己的经历,点了点头。宋江看自己的话开始发挥效力,便继续往下说:“当然有些弟兄在上梁山之前就已经揭騀而起,何也?生活所迫!”他自问自答:“如果有一份安逸舒适,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们大概是不会造反的!”卢俊义似懂非懂地附和:“就是说不做强盗就活不下去,如果有好前程他们就不至于此?”“是啊!如果有好的活路,谁会愿意整天过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活呢?现在我们有了钱,可以过好日子了,可是他们下得山去,难道官府不追究他们吗?所以现在对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谋求招安!”卢俊义对这个说法大体已经接受了,所以很明显的点头称是。“还有一种人,”宋江抬手指向公孙胜:“比如道长,原本可以不问世事,潜心修炼,然而他实在不能不顾百姓的死活,不能不痛恨贪官奸臣,因为他有理想有追求,要创造一个众生平和的朗朗乾坤!”这几句话宋江说的高亢激昂,搞的大家也跟着群情激奋。“为什么要上梁山?是要结交天下的英雄豪杰;为什么今后要再下梁山?是为了解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这些日子我读了一些东京递回来的时政文章,令宋江眼界大开。当今大宋危机四伏,周围的大辽、契丹俱有灭我中华之心,而朝中君臣醉生梦死,无人理会;各地文武也是浑浑噩噩,万一番寇入侵就一发不可收拾,晚唐时五胡乱华得惨剧又要重演。再一个大宋国势渐危,战乱纷起,怕天下生灵难免尽遭涂炭。咱们是躲在高山之上逍遥自在,可就能忍心看着家乡父老陷于水火?不行!我想既然我等兄弟自诩英雄,又号称要蘀天行道,就应该站出来阻止这种危局。要想这样做,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就要得到众人的支持,就要先得到朝廷的赦免,让众兄弟可以心无顾及地大展鸿图,所以也是要谋求招安!卢员外,你同意我的说法吗?”

卢俊义早已因激动而满脸通红:“同意!我卢某举双手同意!”

宋江正色道:“我等自幼学文习武,是为了为民出力,报效国家。今有众兄弟同心同德,梁山必将心想事成,开创一片新的天地!卢员外,宋江之一生将为之而奋斗,奈何小可才微力薄,恐误了众兄弟的前程,更坏了救国救民的大业,故请员外体谅宋江之苦衷,挺身而出,接任梁山之主,宋江等将唯员外之马首是瞻。”说完,他抢前一步,拜在卢俊义的面前。

卢俊义大惊失色,连忙也双膝跪倒:“公明哥哥急公大义,为卢某之楷模,卢某将终生追随哥哥,决无贰心。哥哥请起,安居交椅,倘卢某日后违逆今日誓言,当如此桌。”他把宋江架起来,一转身,一掌把身边那张花梨木的方桌打得四分五裂!

众人皆为卢俊义这石破天惊的一击而震撼!

宋江说:“员外武功天下闻名,更是接任梁山之主的好条件啊!”

卢俊义一脸的痛苦:“哥哥到底要怎样才肯接受小弟的忠心,难道要我以死尽心?”

宋江拉住卢俊义哈哈一笑:“员外坐下,听我慢慢说。”

“梁山弟兄素怀忠义之心,多行仗义之事,然官府未必知我等心事,只将我与其他江湖鸀林相比。现梁山兵多将广,声威远振,或许朝廷以为心腹大患。我等即使堂堂正正提出,愿为国家效力,请朝廷前来招安,朝中官员也未必肯相信我等的真心,更何况有四大奸臣,与我梁山广有仇怨。”

吴用也在旁边插话说:“如果朝廷并非真心接纳我等的招安,将来必有于弟兄不利之事,故此我们事先就要筹划一个万全之策。”

卢俊义点头称是:“两位哥哥想的长远。”

宋江说:“我与军师谋划着这么几件事......”卢俊义在一边听着,时而张口结舌,时而啼笑皆非。最后听完宋江的全套计划之后说:“哥哥对卢某信任,卢某感激不尽,但有差遣,万死不辞。然寨主现在议定,或有唐突,不如暂缓些日子,等其他诸事皆准备停当,卢某自当驱前效力,决无二心!”

宋江与吴用对视一下,点了点头。宋江说:“好,就依员外所言。”

两人告辞出来,举头见皓月当空,几个月来压抑的心情感觉轻松了许多。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