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第一卷:八将聚首第四十八章:沈家豪宅

    二人携手走到屋前赵义道:“大姐这会跟陈先生在外面谈事,一会便回来,你先等一会,我还要出去一趟,晚上哥哥陪你喝酒!”他清楚高阳与大姐的关系也就不在啰嗦,打开房门后拍了拍高阳的肩膀转身去了!

    沈家的房产很多,光这样的别墅在上海就有不下十座,每一栋的装修都各具特色,一时无聊高阳便楼上楼下的转了起来,别墅的外观跟附近的其他房子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市内装修的却是匠心独特,别具一格,屋中家具家电等竟然全部都是原木外观,这种连带树皮的木质都是经过特俗工艺处理过的,没有丝毫的异味。这样原生态的装修方式让人走进房中后会生成一种漫步原始森林的感觉。

    四楼的屋顶之上开了一个全口的强化玻璃天窗。冷眼看上去就仿佛没有封顶一般,再在房顶上掉上树叶的枝杈,躺在四楼的榛木床上,便有有一种露宿荒山的感觉。高阳也奢侈过,也挥霍过,但从来没想到过钱还可以这样花,看来在享受生活上,自己的这个老姐还真有一套。

    这两天不是在车上就是在飞机上,在郑州忙碌完就一直没有睡上一个好觉,这会总算是闲下来了。高阳伸了个懒腰,随后和衣躺在四楼的大床上,望着天空渐渐的睡去。

    迷糊间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睁眼之时灰褐色的天空已经被满天的星斗所取代,睡硬板床正骨不假,但睡惯了软的猛的一换后腰觉得酸痛异常,高阳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后腰想起来,翻身间只见沈舒原正坐在不远处看书。

    “原姐几时回来的?”高阳此时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个宝蓝色的单子,而且鞋子也已经被人除去。

    “没一会,回来后下厨做了个晚饭,刚坐下你就醒了!”沈舒原见高阳醒来便放下手中的书微笑着说道:

    “做饭?这东房子里还能设厨房嘛?摆个煤气灶在屋子里可大损整体形象呢!”高阳打趣道,他方才虽然在屋中转了一转,但并没有去厨房和卫生间,不知道里面的装修是什么样子的。

    沈舒原起身示意高阳跟自己下楼,:“当然有了,你还不知道吗,你老姐有时候喜欢自己鼓捣几下,不仅有厨房,而且还是全厨具呢,我带你去看看!”

    还真有厨房,而且还不止一个,二楼和三楼各一个厨房,二楼的厨房是专门烧烤用的,煤气灶藏在群木当中,点起火来真如野外篝火一般,而且整个房间都涂有防燃层,两个排风扇装在如树洞一样的窗户上,冷眼看上去就好像是松鼠的窝。三楼是做正规餐的厨房。全套的厨具都仿佛是用泥土搭建而成一般,如果不亲手去摸,绝对不会发现是合成材料。

    高阳边看边叹息道:“原姐,你太会享受了。”

    “喜欢这房子吗?”沈舒原将一张墨绿的色的餐布铺在三楼的地板上,一边从厨房中将饭菜端出一边问道:

    高阳想去帮忙却被她推了出来无奈只能坐在木墩上等候:“喜欢是喜欢,不过不敢长住!”

    “为什么?”沈舒原将木制的盘子放到餐布上然后用围裙擦了擦手问道:

    高阳指着树枝一样材料制成的天花板学着蜡笔小新的声音说道:“我怕毛毛虫!”这句话将沈舒原逗得呵呵之笑。

    见菜全部摆放好了,高阳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动筷子开吃。

    嘴巴里的东西还没有嚼完高阳就问道:“原姐,那个地皮到底怎么回事?”

    沈舒原摇摇筷子道:“我要知道怎么回事就好了,先吃东西吧,吃饭我在跟你仔细说!”

    高阳道:“那也不能就这干吃,我给你说说我最近的事情吧!老弟我前几天还在郑州开了场演唱会!”

    沈舒原先是一愣随后问道:“郑州的那场慈善演唱会是你搞的?”

    高阳紧闭嘴巴瞪大眼睛点了点头,看沈舒原一脸疑惑高阳也就不在逗她,当下把和雁门打赌的事情从头到头跟他说了一遍,两人一边吃一边聊,一顿饭吃了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等高阳把整个过程叙述完毕后,沈舒原也开始收拾碗筷了。

    “以后可别干这样没把握的事情了,想捐钱怎么还不能捐出去,三个人就办了一场演唱会,还亏的你想的出来。”沈舒原起身收拾碗筷的时候,并没有组织高阳帮忙,二片刻功夫就把狼藉的杯盘收拾干净,由于这顿放就沈舒原和高阳两人吃,高阳便没有要酒喝,他没说沈舒原也就没有拿,东西全部收拾好后。沈舒原从冰箱里拿出一些切好的果肉放在餐布上,然后道:“这次的事情不简单,还可能设计到外八行中其他的门户,要不然我也不会叫你过来!”

    “其他的门户?”高阳手拿着橙片停顿在半路,侧目望着沈舒原。

    沈舒原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本来地交给丁八爷以后,三个月内无论有什么事都跟我没关系的,但警方介入了话就难说了,毕竟他们是打着我公司的名义去的。现在出问题了,警察肯定是找我们!”

    对于这件事高阳还有许多迷茫的地方,于是便问道:“等一下,原姐你先把事情从头到尾在跟我说一下,我到现在还没太明白具体的进过!”

    沈舒原道:“难道赵义没有跟你讲?”她明白高阳的性格,虽然从长白回来后看起来沉稳老练多了,但做为一个千者,而且还是千门的主将,凡事都欲早知早析。

    高阳无奈道:“讲是讲了!但只说了一半,说是后一半留给你说!”说罢高阳苦笑一下,赵义的原话也不是这样说的,赵义说大姐这么久没见你了,给她多留点话,省的临时组织言语麻烦。

    高阳当然不能就这样直接跟沈舒原说了,所以就一笑带了过去。事情的经过赵义已经说了一些,在加上沈舒原说的,高阳总算对事件的整体有了些眉目。

    那块地上是否究竟有墓地现在沈舒原还是不能确定,她从丁八那里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丁八爷只是说这块地对他们很重要,但具体重要在哪里丁八爷并没有说。地皮的三个月使用权是在高阳困在戒香的时候进行交接的,由于沈家和江湖之间也有很深的联系,所以丁八爷一句话就可以了,什么书面合同全部都没有做,盗门丁八说出来的话,那就是钉下的钉子。盗门中人在前一个月里什么事情都没有,沈舒原答应他们在三个月之内不管不问的,所以也没有去工地看,谁知四天前的一个早上,忽悠有人找到赵义说:“他们在工地施工的四十几个人全部都联系不上了!”

    赵义本来是不扶着对外业务的,他的事情主要就是看守沈家的老宅。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电话却打到他那里了,同是公司的事情,既然有人跟你说了,你肯定不能不管不是,赵义急忙就把这事情跟沈舒原说了,沈舒原也纳闷异常,就在这个时候,丁八爷再次来访,

    按丁八爷的话说就是四十三个人一天之内全部消失,所有的通讯设施全部不管用了。由于高阳起分析此地有墓地,所以她提醒丁八爷说:“八爷!那块地里面有墓穴吧?你的那批活计会不会是先下到墓地里了!”

    丁八爷苦笑:“四十多个人呢,又不是小说中写的那种墓室一样,空间广阔,风景宜人。现在不可能有墓大到可以装下四十多个人的!而且我也都查过一遍了,到现在盗洞都还没有一丝眉目呢,规划地宫的前期工作刚刚做完,怎么可能进墓呢!”

    沈舒原这下就不明白了,难道丁八是怀疑自己这方面动的手脚?丁八爷看出沈舒原的脸色不对便道:“沈家姑娘不要误会,身为外八行,你们沈家的行事和做为哪有不清楚的道理,我这次亲自过来就要是问问高门主现在在哪?”

    “问我?”当沈舒原说到这里时,高阳终于忍不住插口了,丁八亲自来找沈舒原竟然是为了打听自己?难道?

    沈舒原点了点头道:“他确实是过来打听你的!”

    高阳道:“他怀疑我做的手脚?”

    沈舒原笑道:“也不怪人家怀疑,四十几个盗门的好手,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的江湖上除了你千门主将外,谁还有这个本事?”

    高阳无奈的摇了摇头摆手示意沈舒原继续叙述下去。

    那日丁八问起高阳后沈舒原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径直道:“这块地高门主确实是知道,但他绝对不会插手进来的!这个请丁八爷放心!”

    丁八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犹如石投静水荡起的波纹一般颤动了一阵随后才道:“小徒鲁莽,行事上考虑欠佳,对贵上和千门都多有冒犯,小老儿还真当是高门主跟我开的玩笑呢!既然与他无关,我在派人进去调查就是了!”

    丁八最后的一句让沈舒原明白了他这次此来的主要目的,看来丁八还是有些畏惧千门的手段,证实了不是高阳所为他才敢再次派人。

    说到这里沈舒原止住了话头对高阳说道:“丁八爷现在都怕你,你足以自豪了!”

    高阳此时正要将橙片放入口中听沈舒原这样说便放下手中的果肉苦笑道:“他哪里是怕我,要是真畏惧我千门的手段,他便不会来了!”

    沈舒原不解道:“这话怎么说?”

    高阳起身走到窗前抬手推开设计犹如树洞一般的小窗:“盗门只是想确定我是否牵扯到此事中来而已,丁八爷纵横一生,从西北到东南,能将分散了近千年的盗门合成一统,怎会畏惧我一个蓬头小子。我想他是在安排第二批人手的时候,为保完全才来你这里说这些话!”

    沈舒原仍然没有明白于是便说道:“第二批人手与你有何关系!”

    高阳沉声道:“如果我分析不错的话,这块地必定与外八行有些关系,而且已经有其他门派牵扯其中,丁八爷是担心我千门也来趟这洼浑水,所以才到你这里来说这些话,只要你说我不会参与,那么我以后就是知道里面的秘密重大也定然不好意思在牵扯其中了。”

    高阳这么一说沈舒原才明白丁八的意思,清楚后心中不免苦闷异常,没想到自己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竟然被丁八几句话就套进去了,丁八知道高阳与沈家关系密切,有自己这亲口保障说千门定然不会牵扯其中,那么以后无论这块地因出多么大的利益,高阳碍着自己的话头,也绝对不好伸手过去。

    高阳见沈舒原低头不语就知她心头所想当下笑道:“我本来也没有跨界的意思,再说了古墓中能有什么我用的着的东西,对了这事后来怎样?我听赵大哥说,第二批人也出问题了?”

    沈舒原本来还在愧疚自己断了高阳的后路,但听高阳此说一想也对,一个破坟中能有什么好东西?要说古董他所收藏的东西,恐怕就是挖出秦始皇的坟来也不见得就一定有,想到这里闷意顿去当下便道:“奇怪就在这里。丁八刚走不久,上海房地产开发那边就打电话过来,说是警方称在我公司的楼盘工程中有大量的人员失踪,要求我方配合调查!”

    高阳原来绝对此时一团迷雾,主要也是因为赵义说的不太清楚,此时沈舒原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一说,高阳顿时明白其中的猫腻了,当下便笑道:“现在那块地被封了吧!”

    沈舒原点了点头道:“恩!被封了,后来我电话联系了丁八,他说警方的事情他会摆平,我公司现在只需装个样子,配合调查就好了!”

    高阳笑道:“丁八爷这个老狐狸,这警一定是他自己报的,而且他前期进去的四十几个人是否失踪都是一个未知数!”

    沈舒原知道高阳会跟自己讲述缘由也就不在发问,只是摆手招呼他坐过来吃水果,高阳走回到餐布边坐下说道:“这墓里的东西看来牵扯不小,牵扯进去的门派肯定不少,要不然丁八爷也不会闹的自己报警!”

    虽然不想发问但高阳的话实属让她一惊:“自己报警?丁八会自己报警?”

    高阳点头道:“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了!他报警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警察封锁这片地,以便外人难以插手。现在还有什么实力能让盗门如此畏惧呢?”说到这里用食指用力的顶了顶自己的额头。

    外八行中现在盗门一枝独大。虽然兰花门的产业兴旺人数也不少,但毕竟都是女子赚的都是巧钱,根本无法与盗门抗衡,其他门派就更不用说了,现在的正宗千门雁尾子全世界恐怕也就高阳这一支了,而且八将还缺两人。东北神调门的手艺现在已经沦落成只能欺骗一些乡村百姓赚些小钱,西北销器门绝迹以有百十年,民国七公子之后在世上就在也没人见过销器秘技。红手绢的手艺尚在,但门人也多数走进了文艺圈,现在喝多中国戏法的高手的都是红手绢的传人,但这样的势力能让盗门畏惧?亮杀一派到是实力雄厚,柳七声望更远在丁八之上,只不过柳七百岁的高领早以淡了江湖心,难道说是亮杀门人?想到亮杀门,高阳又不由自主的想起白露!

    恩?就在这时高阳忽然想到滇南蛊门。蛊门的手段高超,别说是丁八就算是柳七自己也不敢妄言轻视,而且高阳从戒香回来的时候,还在车上见到了两个沂蒙山客。难道说是他们?

    但他们的目的地是北京啊,难道这会又来上海了?

    见高阳在沉思沈舒原便没有出声打扰。事情她也说的差不多了,当下便下楼去给高阳铺床。分析了半天也无法确定其中缘由,高阳摇头散去满脑子的思绪抬头一望沈舒原已经不在屋中了。

    他还以为原姐是走了,从窗户朝下一看,车还在门边上停着,就放楞的时候,便听沈舒原在楼下道:“今晚你睡二楼还是四楼?”

    “我……我还要找赵大哥喝酒,晚上就不在这睡了!”高阳迈步下楼就想走。道楼梯口刚好碰到抱着被子上来的沈舒原。

    “你这以来,赵义又有喝酒的理由了!这一段中原西北的乱跑也没好好休息一下,还喝什么,在姐姐这好好睡一觉,明天在去!”

    高阳结果沈舒原手中的被子,拉着她走下楼来,将被子丢在二楼客厅的椅子上后高阳道:“不了,赵大哥还等我呢。”说罢急忙转身下楼。

    高阳虽然办事多任性而为,但留宿在这他还必须多考虑考虑,向陈玉琢董明奇这样的江湖人,别人就是给在多的钱人家也绝对不会屈身为仆的,可见他们为沈家办事的缘由,完全都是因为沈家的大小姐,如果这两人要是离开,沈舒原的安危可就没了保障了。

    .
凤舞文学网已恢复更新 m.qiuwu.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